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留守青年 > 40 重返理想之地

  枣儿再次回到了朵子西村。

  这次是祁辰亲自开车送来的。

  路启元正和村里的两个鳏夫在村委会斗地主,路长顺引着祁辰和枣儿上楼,路启元不认识枣儿,丢下牌,跟在后面说:“镇长下村检查工作都带秘书了呀。”

  祁辰说:“地里没活干了吗?闲得你!”

  路长顺停下脚步,侧身让祁辰和枣儿上楼,堵住路启元说:“你跟着干什么?该干嘛干嘛去。”

  “我瞧瞧美女。”路启元腆着脸说。

  “她是庄书记的闺女。”

  “庄有成的闺女?她不是镀完金调到农林局去了吗?咋成了祁辰的秘书?”

  “滚!”路长顺气得脸色铁青,抬脚向路启元踹去。

  路启元没有防备,挨了一脚,踉跄着险些摔倒,忙用手抓紧了楼梯扶手嚷道:“村支书打人啦……”

  枣儿站在楼上看得真切,想要过去问个究竟,被祁辰一把拉住说:“那是个无赖,不要理他。”

  换作旁人踢他一脚,路启元早就破口大骂了,路长顺是他叔,不能骂,只能站在村委会院里冲着楼上大喊大叫。

  “路长顺,你忘了小时候挨饿,是谁省下口粮给你吃了,不是我爹哪有你,你个忘恩负义的……,坑我坐大牢,今天还打我……”

  他是成心当着祁辰的面让路长顺难堪。

  路长顺上了楼,抓起墙角的红缨枪要去攮了路启元。

  祁辰抱住他说:“你和他一般见识干嘛,别理他,咱们说正事。”

  祁辰想尽快和他交待完枣儿的工作,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当路长顺得知枣儿是来村里任第一书记时,叹了口气说:“你这孩子,犯什么倔呀!你爹拼命朝外送你,你拼了命回来,真不知你是咋想的!你都看到了,那可是我亲侄子,他都这样没人性,你说农村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祁辰苦笑说:“农村工作再难,总得有人干。”

  路长顺说:“我老啦,干不动了,祁镇长回去和庄书记研究研究,把我换了吧,我得留着这条老命抱孙子呢。”

  枣儿感受到了路长顺心里的凄怆和无助,不由想到曾和兰花说过的那番话,有些羞愧,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懂路长顺,或者说是不懂路长顺那一代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时代在变迁,尤其现在,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巨变,怎能奢望每个人都可以迈过高山大海,目光如炬,心有定力,永远站在时代的前沿呢。

  枣儿说:“长顺叔,你不能气馁,不要退,我要在朵子西干两年,你在后面帮我撑着,两年后若朵子西还是这副模样你再退。”

  “枣儿是带着建设西朵山蓝图来的,正要大展身手呢,你怎么能撤梯子,老路,甭说气话,再干几年,把‘传帮带’的光荣传统发扬下去。”祁辰说。

  路长顺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热情,闷闷地抽了两支烟,整个人被烟雾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看不清枣儿,枣儿也看不清他。

  “长顺叔,你不是要我给村里建一所幼儿园吗?我办到了,县农林局领导帮咱找来一笔捐款,幼儿老师一到位,马上就可以开园了。”枣儿说。

  “幼儿园还没建怎么开园?”路长顺的眼睛在烟雾里亮起来。

  “先借用村委会的院子,”枣儿说:“挨着村委会的那片废墟可以建幼儿园,找些村民清理出来……”

  那是满家店旧址,满大仓的宅子。

  “不可以,那块地不能动。”路长顺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能动。”

  “可是,紧挨着村委会的小楼,撂荒着一片废墟,多影响村容村貌啊。”

  路长顺不说话了,哆嗦着双手又点上一支烟。

  祁辰笑笑说:“这件事慢慢商议。老路,我把枣儿交给你啦,你们在一起配合过,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希望你们联起手来,齐心协力把朵子西的各项工作抓实抓好。”

  路长顺没有再提辞职的事,他怕万一自己真退下来,枣儿把满家店给占了,他要守住对满大仓唯一的念想。

  按照惯例,下派干部是要带一份大礼进村的,以便取得村民的信任,有利于开展工作。

  枣儿是农林局的人,局长和庄有成又是老伙计,对枣儿的支持力度自然不会小。

  局长征求枣儿的意见,问她想给村里带去什么项目。

  枣儿说:“我以前答应过村支书,要给朵子西建一所幼儿园。”

  “你这是要我帮你还债啊?可以换个项目吗?比如建果园、蔬菜大棚什么的,好歹和咱的业务搭点边啊。”局长说。

  枣儿不说话,笑笑地看着局长,看得局长无奈起来,面露难色说:“教育方面的事不太好办,要找教育局帮忙。教育局长是个老滑头,他肯定转回头要我帮他们去帮扶村上项目,一来一去,等于我要出双份的钱,太亏了!”

  枣儿仍是不说话。

  局长拿枣儿没办法,咬了咬后牙槽子说:“好吧,我算是栽在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手上啦,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办完这件事,今后别指望单位再帮你了,有困难找你爸去。”

  枣儿高兴地跳起来,扑过去要抱局长,吓得局长向后一仰,险些连人带椅子摔倒,枣儿格格笑着跑走了。

  朵子西幼儿园很快在村委会办起来,枣儿开始磨路长顺要满家店那块地。

  没人告诉她,满小山是满家店的继承人。

  枣儿向村里人打听,村民好像商量好似的,全都一个口径,“你去问支书。”

  路长顺闭口不提满家店的往事,白菊也不提,兰花更是闻之色变,弄得枣儿一头雾水。

  路长顺带着枣儿在村里转悠,挑了几块空地,枣儿都不满意,因为她已经给朵子西做好了规划,将来整个村子都要拆掉重建,幼儿园一旦建好就不能再动。

  建新幼儿园的事便暂时搁置下来。

  枣儿再次回到朵子西,已是有备而来,她要一步一步实施自己的计划。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以兰花的养殖场为突破口,把养殖场建成“珍禽园”。然后围绕“珍禽园”发展生态旅游,农家乐,手工艺品加工。

  只要外面的人能进到山里来,就可以慢慢吸引来投资,西朵山热闹起来,才能带动朵子西的经济发展。

  枣儿拍了不少朵山的风光图片,在网上和同学聊天时顺便发给他们,然后把朵山描述得像世外桃源一样干净美好。

  同学笑她活在虚幻的世界里。

  她抱着绿孔雀合影,戴着孔雀翎饰品起舞,拍兰花在七彩山鸡群里的笑脸,拍孩子们在山溪里捉鱼,拍饭桌上热气腾腾的辣子鸡和山野菜。

  同学们终于沸腾起来,纷纷留言说:“枣儿,你这是在炫富啊!”

  “枣儿,我要预订农家院,等假期去小住几天。”

  “枣儿,把你戴的孔雀翎胸针送给我吧,正好配我的新买的裙装。”

  “……”

  枣儿给兰花看同学们的留言,兰花说:“看她们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两人相视大笑。

  枣儿找到祁辰,把在西朵山发展生态旅游的计划拿给他看。

  祁辰说,“镇里一直有这个想法,只是找不到突破口。朵山镇远离国道,交通闭塞,又没有叫得响的景点,搞旅游很困难。你的大学同学多,可以请他们一起出出主意,看从哪里着手,先做起来。”

  枣儿问:“你这不是官话吧?”

  祁辰说:“我们是官方谈话,当然是官话啦!但不是套话、空话。枣儿,咱镇上也来过不少大学生村官,除了借调到镇上帮忙的,剩下的要么在村里小学代代课,要么成了村干部的影子。像你这样有头脑,主动做事的真不多,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出成绩。”

  “不是大学生村官不想干,是你们把我们当孩子看,不肯撒手。”

  祁辰说:“你们真要想干,谁还能摁住你们的手啊!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

  祁辰的话对枣儿启发很大,是啊,只要你想干,谁也拦不住。

  枣儿向爷爷借了一万块钱,用一个月的时间,请一个精通网络的同学帮忙,建了一个“朵山风情网”。

  枣儿在网页放上朵山镇的简介和西朵山的风光图片,把兰花养的孔雀、山鸡和庄冬至的木刻根雕作为朵山的特色农产品重点推介。

  兰花对网站不太感兴趣,她以前在网上做过宣传,几乎没什么效果。所以当枣儿把网站给她看时,她说,“要是能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就好了。”

  “我不会花钱做广告的,我要他们主动为咱朵山做宣传。”枣儿说。

  兰花对她的话不以为然,说:“你太天真了。”

  枣儿是太天真了。

  朵山值得炫耀的东西太少了,没有人会对深山里的一个小镇感兴趣,网站的点击率极低,枣儿在网上四处发贴推广,仍是不见起色。

  枣儿陷入了苦闷中,感到要做成一件事实在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