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留守青年 > 39 想要拥有天空

  满小山被枣儿弄得哭笑不得,瞧了瞧泪眼婆娑的牛先慧,说:“你们喝点水,先坐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满小山找出自己的存折到营业室取了两万块钱,交给牛先慧,“牛大姐,贷款的事我真的爱莫能助,我自己有点钱,你先拿去给孩子看病。”

  枣儿愣住了,她没想到满小山会这么侠义。对他的好感不由又增加了几分。

  “满主任,不好意思,我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也是替五婶着急。”

  “不,你说的很对,你的鞭策就是我工作的动力,我们一定要努力把工作做好,争取把朵山信用社留住,为朵山的经济发展继续贡献力量。”

  牛先慧又跪了下来,千恩万谢道:“世上还是好人多,谢谢满主任,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我替我儿子给你磕头了!”

  枣儿搀起牛先慧,向满小山告辞。

  满小山说:“枣儿同志,这点钱对杨铃的病不过杯水车薪,要想治好他的病,还需要筹集更多的钱。你何不替他们在网上寻求一下帮助。”

  枣儿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说:“不如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我明天来找你商议好吗?”

  满小山无法拒绝这个请求,点头应允下来。

  ……

  枣儿用心整理了一下杨铃一家悲惨的遭遇。

  父亲离家出走,母亲势单力薄,加上杨铃渴望生命的眼神。把这一切组合在一起,做成图文并茂的打动人心的文章,发到网上去,呼吁人们关注这个孩子,伸出援助之手。

  枣儿略去了牛先慧早前的种种不耻行为,那些事情和救治杨铃无关,即使生病的是牛先慧,也应该帮她一把,这是两码事。

  枣儿借口商议救助杨铃的事情,经常去找满小山。

  磊山火车站那一幕,第一次带牛先慧找满小山的情景,时常在枣儿的心头回放,每一次想起来都似有暖流在涨潮,涨得她心里满满的。

  通过几次接触,枣儿发现,这个大男孩,平时不苟言笑,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其实他的内心有着不为人知的柔软。

  有一次枣儿问满小山:“你知道你的眼神很像梁朝伟吗?”

  “长满皱纹是吗?”

  枣儿第一次听说眼神可以长满皱纹。

  满小山偶尔冒出来的冷幽默总是让枣儿忍俊不禁。

  枣儿笑弯了腰说:“小山哥,你太有才啦!我是说你的眼神和梁朝伟一样忧郁,深邃如大海,一般人看你一眼就会掉进去。”

  “你还是别掉进来的好,我的眼睛小,装不下那么多人。”

  和满小山在一起,枣儿特别放松,什么话都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来,小山总是包容地一笑,意味无穷,让枣儿心猿意马。

  不知不觉得,枣儿对满小山产生了一种,只有传说中的爱情才会有的情愫,这种情愫很微妙,多一点太多,少一点太少,恰到好处的让人浑身舒服。

  枣儿没有哥哥,她把小山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她以为她对小山的感觉就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感觉。

  防治白蛾的工作落实得很顺利,省里有拨款,灭虫药剂也是统一发放,枣儿只要监督各村对山林认真施药即可。

  枣儿跟着兰花学会了骑摩托车,每天跨在兰花高大的摩托车上,在各村奔走,像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一样。

  兰花说:“你硬生生把一个娇小姐变成了女汉子,让庄书记看见,肯定要怪我。”

  庄有成早就知道了,为她担着心,只盼着她在朵山的工作赶紧结束,极早回县城去。

  在枣儿的努力下,杨铃的病情终于引起了众多爱心人士的关注,捐款源源不断汇进了牛先慧的账户,杨铃也住进了省立医院等待骨髓移植。

  忙完了杨铃的事情,枣儿再没有去找满小山的理由。

  防治白蛾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枣儿没什么事可做,只能天天呆在兰园里——枣儿给兰花的小院取名兰园——百无聊赖时就给小山转发些搞笑的段子,或者打电话听听满小山充满磁性的男中音。

  过了一段时间,枣儿的局长亲自给她打电话,要她马上回单位,因为县委一把手换人了,县委有新的工作思路。

  县委新的工作思路是往贫困村派驻第一书记,帮扶贫困村脱贫致富。农林局抽调的人最多,办公室急缺人手。

  枣儿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说,坏了,可能要错过一次下派的机会。

  回到县城,枣儿第一时间去见局长,说:“局长,我要做第一书记。”

  局长将桌上的茶杯朝枣儿面前一推,眼镜片后面的目光盯着她的脸看半天。

  枣儿给局长茶杯里续了水,再次说:“局长,让我驻村吧。”

  “不先汇报一下你这段时间的工作吗?”局长不悦地说。

  枣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然后赶紧回到办公室,把自己的工作笔记和书面汇报材料拿给局长。

  局长很好奇,因为很少有人会主动上交工作笔记。他一页一页认真翻看,渐渐投入了进去,以至于忘了枣儿还坐在对面。

  有了这本工作笔记,枣儿在朵山每天的工作情况便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前。

  局长深为震撼,表扬枣儿,“你的工作做得很细。”

  “也有疏忽的地方,我在汇报材料里做了自我批评。”枣儿说。

  局长抬起头,看着枣儿,“你瘦了,好好歇歇吧。”

  “我想回朵子西,我知道那个村有派驻第一书记的计划。”

  “人员早都定好了,而且分派人员的工作在县委,我做不了主。”局长摊摊手。

  “你是局长,可以向县领导建议。这是我驻村后的工作计划。”枣儿再次拿出打印好的计划书。

  局长愣住了。

  如此看来,枣儿违背庄有成的意愿,不肯留在省城并非一时冲动,而是有备而来,她心里肯定早就有了蓝图。

  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有的人拼命向外走,有的人却拼命要回农村去。天下攘攘,人来人往,最难懂的是人心。

  枣儿无疑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年轻人。

  这位局长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有主见,做事踏实的年轻人。

  “这次可是要在村里呆上两年,你爸爸刚费尽心机把你调上来……你不怕惹他伤心?”

  “我理解爸爸的心情,可我更想拥有自己的天空。”枣儿说了句富有诗意的话。

  “外面的天空不比山里大?”

  枣庄认真地说:“正因为山里的天空太小了,我们这代人有责任去拓展它,让农村的天空变得和城市一样高远宽广。我这样说你或许会以为可笑,会认为我不自量力,但是总得有人去尝试,去努力,哪怕我能给乡村带去一点点的变化,总比一成不变的好。”

  局长经历过喊口号唱高调的时代,要他相信一个唱高调表决心的人并不容易,但他更练出了分辨虚伪和真诚的能力。

  唱高调和抒发情怀的声音很相像,不用心去分辨,常常会对一个人产生误解。他能听懂枣儿的心声,他毫不怀疑枣儿的真诚。

  可是枣儿好像缺少理解,一个人得不到理解是极其痛苦的。

  局长几乎在一瞬间做出决定,支持枣儿去拥有她的天空。反正她的工作关系在农林局,大不了回来接着按庄有成指定的路走下去,两年的尝试,耽误不了她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