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留守青年 > 10 理想忽远忽近

  火车咣当咣当前行,载着人们抵达一个又一个理想之地。

  岁月的车轮一下一下轧过去,把许多东西轧得七零八落,把许多往事撕成了碎片。

  满小山努力地不让那些碎片丢失,因为十几年过去了,他还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

  那场大火还在他心里燃烧,那片废墟里的谜团依然没有解开。

  莫不放在厕所里撒了泡尿回来,拍拍满小山的肩膀,将他从回忆里唤醒。

  “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大学毕业后一不留神去做导游了。故宫的导游,天天和前朝留下的那些霉味打交道,我他妈屁颠屁颠整整干了五年!突然有一天,我开窍了……”

  满小山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也想开窍啊。”

  莫不放躺倒,兀自说道:“导游和导演虽是一字之差,可是我的理想是做导演啊,岂能这样混一辈子,于是立马辞职了。”

  “辞职?”

  “是啊,兄弟,趁着年轻,还能找回自己的理想,快回头吧。人这一辈子,不做一回自己喜欢的事,到老了连回忆的资格都没有!”

  满小山叹了口气,“找回理想?我的理想丢得太久远了,怕是找不回来啦。”

  满小山的理想是做张艺谋那样的导演,把朵山镇满山遍野的红枣拍出《红高粱》一样的壮怀激烈。

  他这个理想,从十岁时在村里打麦场上看完《红高粱》就埋下了。他心里藏着一个与张艺谋的“我奶奶”一样的故事,那是属于父亲的。他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拍一部名叫《山枣花》的电影。

  满小山学习很用功,考高中时拿了全县第一名。

  还有一年就高考了,他的高考志愿早已选定,他要上张艺谋上过的那所电影学院。但是,他的追求之路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戛然而止。

  那场大火,毁掉了他的一切,家、亲人、爱情、理想和快乐。

  那场大火过后,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就像从西朵山上飞流而下的那条小溪,正流得欢畅,一条断崖横在面前,掉下去就从此窝在一个水潭里,再没有出口。

  满小山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再有快乐了。

  他的人生已经埋葬在痛苦的记忆里,如果有一种东西能清除记忆该多好。

  莫不放的话戳到了满小山的痛处,他的心如同被一根看不见的针刺到,疼了一下。

  那个小时候的梦想强烈地从内心深处翻腾出来,再也压制不住。十几年了,他活得很累,几乎天天活在朵子西那片废墟里,几乎天天在思念父亲,天天在想着如何解开那场大火之谜。

  可是,他又分明感觉自己离父亲越来越远,离他寻找的真相越来越远,仿佛真相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十几年前,他以一个临时工的身份进入信用社。他像一个卧底般的默默工作,一点一点地接近着和父亲有关的账目或者某些人,他像猎犬般地捕捉着当年失火案的蛛丝马迹。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青春渐渐逝去,他的信心也一点点被蚕食殆尽,他如同被丢进了无边无际大海里,怎么游都游不上岸。

  这十多年,他都干了些什么啊!只不过从临时工转成了正式工。从一个高中肄业学生自学拿到大专文凭。从一个懵懂的少年长成了三十二岁的青年。

  仅此而已。他没有自己喜爱的事业,没有属于自己的家;他拒绝爱情,他没有方向,看不到希望,他把自己活成了行尸走肉!

  也许,他该好好思考一下今后的路要如何走了。

  面对莫不放这个完全陌生的人,满小山突然有了很强的倾诉愿望。于是,他把自己的故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讲完,望向窗外,火车在疾驰,外面的树木飞速流逝,似乎把过去的一切都带走了。

  满小山的心里顿时轻松起来。

  莫不放真诚地说:“兄弟,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肯把你的经历说给我听。我觉得你不必活得如此辛苦,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用纠缠不放。”

  “不是纠缠,而是纠结,想做的无法去做,做了也做不好。不想做的每天都来,躲也躲不掉,做人太难了!”满小山伤感地说。

  莫不放点点头:“我理解,你呀,是一个有志气有理想的人,在特定情况下选择了一种并非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就把自己给困住了。你想过改变,却又犹豫不决,因为解不开那个心结——找出你父亲之死的真相。这个信念支撑了你十几年,也困扰了你十几年。”

  “是啊,那个人究竟去了哪里呢?”

  明明是两个人睡在屋里,废墟里却只有一个遗体,难道不该去弄明白真相吗?满小山茫然地看着窗外。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的年龄越来越大,可是你坚持十几年的东西却遥遥无期。你动摇了,你想换一种活法,可是,又无法舍弃已经拥有的东西,毕竟这个副主任职位是你努力了十几年换来的。对不对?”

  满小山想了想,说:“不错,我在省城学习的这半个多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我想明白了。”

  莫不放说:“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我可能无法给你建议。但是,人生短暂,应该珍惜年华。外面的世界很大,你放弃一些东西的同时,总会有另外一些东西撞进你的怀里来。如果你还坚持导演梦的话,你可以找我。我不敢保证你一定能成功,至少可以让你离梦想更近些。”

  满小山的眼睛里闪过一束奇异的光。

  莫不放的话对他的触动极大,他那颗灰蒙蒙的心渐渐明亮起来。他像十四年前面对宋庆国给他的两个选择一样,在心里瞬间做出了决定。他握住莫不放的手说:“谢谢,或许哪天我会去找你。”

  莫不放赞许地笑了:“做一个生活的强者吧,要相信前方有更多的精彩在等着你!”

  列车一声长鸣,在磊山停了下来。

  列车又一声长鸣,向着远方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