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逝韶华 > 第六十二章 蒙混过关

  老大夫哼哼唧唧对旁边扶他的人抱怨道:“那女的明明已气绝多时,偏让老朽去治,真是脑子坏掉了……”

  文寿浓眉紧皱,暗想这些人未免太狂妄霸道。人死不能复生,去下面找阎王爷理论也没有用。他想到方才入店之时见到的那个账本,账本上黑漆漆的几块小方印,突然记起了此行的目的。

  这趟浑水,不淌为妙。

  丁若羽安安静静用完饭,取了包袱就走,想尽快赶路,在那群南越人之前接走吕贤达。

  到了堂前,忽觉背后风声袭来,她感应到有十数枚暗器朝她周身各处打来,力道迅猛,避也避不开,只得飞快设下风盾,阻住暗器势头,向前疾行了几步。

  楼上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那妖艳女子去而复返,居高临下道:“来自炎国的朋友,不知急着要上哪儿去?”

  江湖上的事,丁若羽一窍不通,却也怕惹上麻烦。她停下脚步,回身拨开悬在半空的十几枚暗器,撤了风盾使其自动掉落,仰头对那女子道:“回乡探亲。”

  “巫、巫术?”

  堂内众人原以为她必会命丧这一片暗器雨下,却见暗器在快要接触到她的时候全部停在了空中,一时间鸦雀无声。此刻听那妖艳女子点明才反应过来,眼前这小小的姑娘竟是名巫师。

  楼上妖艳的女子有点语塞,忽然戏谑地笑道:“小妹妹慢走,咱们后会有期。”

  丁若羽默默看了她一会儿,如同什么事也没发生般向外走去。

  牵了马,她怕有人在后面跟踪,沿着街巷胡乱转了两圈,才往地图上标注的正确方向而去。

  一路飞驰,穿过好几座小城,终于来到一座较大的城池。想着先前遇到的南越摄魂师应该早就被甩远,她才停下来找了家客栈歇脚。

  路上她现买了两身换洗衣服,也为了方便行动,不时更换着打扮,就怕被麻烦找上门。晚饭后她去街上转了一圈,听到不少江湖人都在议论,之前遇到的青龙阁二弟子文寿及其七个同门死于那座小城的北郊,似乎就发生在她走后没几日。

  她又去客栈对面的茶馆外坐了会儿,听说有许多人在打探一个背着大大的包裹、身着白衣、梳了根松垮垮麻花辫的小姑娘。丁若羽不禁伸手,摸到自己此时梳着的妇人髻,松了一口气。

  巫师的出现,总会引起中原四国民众的慌乱。有一些组织视其为洪水猛兽,甚至以猎杀巫师为最高目标,只因害怕他们的“神之力”。

  她趴在桌子上,明知不得轻易使用术法,却还是被迫用了。难道那群南越人,之前已跟了自己一路?她猛地爬起来,转身就走,身后老板娘忙叫道:“那位娘子你茶钱还没付!”

  丁若羽尴尬地转回去递给她几枚铜板,这才注意到老板娘身侧还站着名眉清目秀的白衣女子,正是她拜了师的楼雪。

  这座城坐落在祥云城旁边,两天便可抵达。楼雪笑眯眯吩咐她取了行李马匹,搬到她已定好的客栈去住。

  “都到了煜国还不来寻我。”路上楼雪数落她道,“今日我便要教你,一个人行动是能免去一些麻烦,却远没有合作的效率高。”

  客房中,丁若羽摊开地图,上面的路线在前一座小城时便分为了两种,一是她此刻略短一点的路线,另一种是从祥云城走。

  “李韫一早来信说你定不会去找我,我只能提前来此候着了,果不其然……”楼雪指了指地图上她们眼下的所在地道,“你若从祥云城那边走,就还得等上两三日才能见到我。”

  丁若羽从见她第一面起便觉得亲切,又看她早已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待她发问后,将路遇南越摄魂师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随随便便住个店都能撞上段红烛……小徒儿你真的有麻烦了。”楼雪听完煞有介事道。

  “她叫段红烛?”丁若羽不明所以道,“何方神圣?”

  “我只能告诉你,这女人不但会用药做傀儡,还精通下蛊之术。”楼雪说完抿住了唇,将帘子也全部拉好。

  瞧她这么神秘兮兮的,丁若羽灵光一闪道:“她……不会还擅长追踪吧。”

  楼雪苦着脸冲她点了点头,继续雪上加霜:“认识的人也遍布四大国。”

  “速战速决,尽快带着吕贤达去西域!”丁若羽愈发肯定了先前的计划。

  次日天未亮,师徒俩已结账退房,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中策马北去,想方设法地改变行装,进入了吕贤达如今隐居的小村庄。

  村落中白茫茫一片,刚下过一场大雪,她们牵着马越过一大片荒原,才看到零星散布的几户人家。

  丁若羽裹紧了那件厚厚的斗篷,怀里的包裹小了一大圈。她跟在楼雪身后,避开地上坑坑洼洼的小洞,来到一排看上去比前几家体面不少的红房子前。

  重重敲了几下门,里头传出人声,却半天才来开门。门后站着个灰皮袄蓬头垢面的中年人,探出头眯眼看了看她们,一副她们认错了人的模样道:“小娘子、大姑娘,你们找谁?”

  丁若羽一呆,不确定地看了眼地图,确实是这里。她再掏出画像,对比了一下眼前之人,终于看出他们是同一个人。画上人像教书先生,门后人像乡野村夫……这差距太大了。

  就在中年男子准备关门的时候,她硬生生挤进了院内道:“我们就是来找你的。”

  “找我?”中年人缩着身子堵住她们道,“你们看到我老婆了?”

  丁若羽同楼雪面面相觑,半天才道:“你娘子怎么了?”

  “没看到我老婆,找我干什么?”中年男子张开手赶她们走。

  “也许我见过她!”丁若羽急急忙忙道。这人看起来是讲不清道理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大哥,您先让我们进去吧,很多事情我们进屋慢慢说!”楼雪也跟着劝他道。

  中年男子怪眼一瞪,吹着胡子冲楼雪道:“你这大姑娘休想打我主意,我心里只有我老婆一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楼雪头疼地拍了拍脑袋道:“您不觉得外面天寒地冻的太冷了么?”

  中年男子终于放行,走一步停一下,回头看一眼她们有无异常举动。

  三人来到乱七八糟的堂屋内,拾出一块可供落脚的地儿后,丁若羽开口道:“阁下可是姓吕?”

  中年男子闻言,眼中立刻闪出一抹精光,警惕地盯住了她。

  “我是从炎国来的,不是南越人。”她怕对方误会,又赶忙解释道。

  中年男子这才缓缓坐下,哼了一声。

  “巫皇派我来接您,怕您在北煜这儿会遇到寻仇的摄魂师。”丁若羽展示了一个最简单的火球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巫术可不是人人都会的,中年男子盯着她看了片刻后道:“我是吕贤达。”

  丁若羽同楼雪相视一笑,终于能和他正常沟通了,趁热打铁道:“先生何时动身?”

  “动身?”吕贤达歪在油腻污脏的地毯上道,“等找到了我老婆就走,不然她一个人回来了,见我不在,岂不是又要离家出走?”

  “什么情况?”楼雪快要被他的态度给整崩溃了,拉着丁若羽悄声道,“咱们不如打晕他,直接绑去炎国。”

  “这……师父,这不妥吧?”丁若羽迟疑道,内心深处还是不希望动粗的。

  “这天底下就没人敢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吕贤达冷哼道。

  居然被听到了,丁若羽也头疼起来。

  “不知尊夫人样貌如何,离开时作何打扮?”她想了想,既然对方对自己的妻子执念如此之深,那便只能由此入手了。

  吕贤达脸上露出一丝得意道:“我老婆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说了等于没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凡深爱自己老婆的,都会这么认为吧……楼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在外貌上又有什么显著的特点?”丁若羽耐下心来换了个更形象点的问法。

  吕贤达皱了皱鼻子,捋着下巴的一小撮胡须道:“她从小被人关在地底下长大,皮肤比一般人白得多。走的时候,穿着我给她缝的黑袄子……”

  “肤色奇白?”丁若羽一惊,回想到段红烛那一伙人中,带头的高大男子怀里抱着的女人。

  “她是不是嘴边还有颗红痣?”因为白得吓人,她特地多看了那昏迷不醒的女人几眼,将她的容貌记得清清楚楚。

  哐啷一声,地上乱放的碗打翻了,吕贤达踩着满地狼藉三步并两步冲到她面前,揪住她衣领道:“你当真见到她了?”

  丁若羽点了点头,拿开他的手道:“见过,但那是在煜国西南边的小城里,而且……已过去好几天了。”

  “动身!”吕贤达似乎没听到她的后半句,大叫起来,“立刻动身,去南边!”

  “好,好……”丁若羽身上的寒气还没缓过来,又得被迫踏上征程,无奈地看了眼楼雪,发现对方比她的脸拉得更长。

  “小徒儿,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恃才傲物?”楼雪哆嗦着挽住她,刚从地毯上爬起身,那性急的吕贤达已在院门外大声催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