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到未来做考古学家 > 第14章 虔诚的物理教会信徒

  那名双脚失去了摩擦力的小偷不断用力挣扎,他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从地上爬起来,就像是普通人第一次穿旱冰鞋,难以移动分毫。

  他已经发现了是柯文文正在搞鬼,于是怒气冲冲的看过来,口中发出一连串的谩骂。

  柯文文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她左右看看,发现旁边有一个卖坚果的摊子,于是就放下行礼走过去拿起了一枚坚果。

  “信徒只能在自己的教区内使用圣言,使用的时机也有严格的限定,比如说现在就是一个可以使用圣言的时机,除了困住小偷我们也可以适当的惩戒他。”柯文文口中说着,手中轻轻将那枚坚果抛了起来,念出了新的圣言——

  【牛顿说:用力!】

  被抛起来的坚果,突然悬停在了半空中。

  何征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如果柯文文只是施展一些魔幻奇妙的能力,何征或许不会想那么多,可她这能力明显跟牛顿,跟物理规则有关,何征不免就开始思索这里面的原理。

  坚果悬浮半空,是因为消除了它的重力?

  不对,柯文文的这句圣言是“用力”,那……她虽然将坚果抛到了半空,手掌没有和坚果接触,但其实一直都在对坚果施加一个持续向上的力,这个力抵消了重力,这才让坚果漂浮在半空。

  而接下来柯文文的动作证实了何征的猜测,她伸出右手,中指拇指相扣,放在悬空的坚果面前,口中念道——

  【牛顿说:再用力!】

  啪!

  手指弹向坚果。

  坚果立刻向着前方的小偷飞去,因为抵消了重力,它并没有呈现出抛物线的轨迹,而是直直的飞向前方,同时坚果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刚刚离开柯文文手指时何征还可以捕捉坚果的踪迹,可当它即将飞到小偷面前时速度已经快到何征难以发现。

  哗的一声,那枚坚果在小偷的身上爆碎,小偷也哇的痛叫了一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何征眼睛满是惊奇之色,柯文文的这个圣言,本质就是可以在身体不接触的情况下,还持续向物体施加力,坚果悬浮半空,是因为持续施加的力抵消了重力,弹飞坚果时,坚果速度越来越快,也是因为持续对坚果施加了一个推动的力,让坚果不断加速。

  这……如果距离足够,那枚坚果恐怕可以达到子弹的速度吧?

  物理(和平)教会的信徒,在这未来世界岂不是无敌的?

  柯文文先前说她很厉害……这竟然不是在吹牛B!

  四周聚集了一些人,有人主动过来帮忙制住了已经昏迷的小偷,被偷窃的人也对柯文文不断感谢,柯文文显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熟练的跟他人交涉。

  过了一会有两名穿着制服的人过来,那是两名卫士,卫士是一种传承,同时也属于一种公职,在这里类似警察的身份,田高作为卫士,本身也需要担任类似的巡逻、守卫职责的,这两名卫士感谢了柯文文,带走了昏迷的小偷。

  柯文文继续带着何征往自己家里走去,这时候何征忍不住跟柯文文道:“你们和平教会还招不招人,我能加入不?我是说做像你这样的信徒,我觉得我很有前途。”

  “你?”柯文文扭头看了何征一眼,露出一丝不屑,“看到我刚刚展示圣言所以心动了吧?不过我跟你说,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信徒的,成为信徒需要虔诚的信仰,品质还要万中无一,还要接受圣殿方面的重重考核,这可是最难获得的传承了,否则你觉得明石城里一万人为什么就我一个和平信徒?”

  “……”何征一时哑口无言,他不是被成为信徒有多么困难给吓到了,而是觉得柯文文说的虔诚信仰、品质万中无一,她确定自己达标了?

  “哎,不说这个了。”柯文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胳膊肘碰碰何征,大眼睛眨了眨,“你先前说的‘卧槽’,是什么意思,这也是前文明的考古词汇吧?”

  “……没错,它通常可以用来表达震惊的情绪。”何征解释道,柯文文对于前文明的一些知识似乎格外感兴趣,这几天就缠着何征问了不少问题,经常可以听到她对于前文明如何神奇的惊叹声。

  “哦哦。”柯文文眼睛立刻亮晶晶的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个新学的词汇。

  说话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看起来跟四周其它屋舍没有什么不同的院子,推开大门进去,可以看到一个干干净净的小院,有四五间屋子,柯文文将何征领到了左侧的一个房间外,这房间上了锁,柯文文从身上翻找出一把钥匙,将房门打开,带着何征走了进去。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你先住在这里吧。”她口中招呼道。

  何征进入房间,扫视一圈四周,屋子不算大,陈列着几样半旧家具,最里面是一张单人床,上面的被褥杂乱的堆积在一旁,这地方看起来能住人,但也仅限于能住人了,跟何征之前的预期有点差距,之前柯文文说她家兼着旅馆业务时他还以为是类似民宿那样的地方,可这地方跟他的设想落差也太大了。

  看到柯文文拎着行礼准备离开,他连忙叫住她:“等一下,这就是你跟我说的顶级旅馆待遇吗?虽然我失忆了,但你不要骗我——你家真是兼职旅馆的吗?”

  “这我能骗你吗?我可是虔诚的信徒……不过我家上一次开张已经是半年前了,这地方没时间打扫,回头我帮你好好整理一下。”柯文文连忙保证,人已经钻进了对面的一个房间里。

  “……”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不过何征现在一无所有,身上的衣服都是别人的,柯文文肯收留他还有什么更多奢求的,何征这样安慰自己。

  正查看这房间时,柯文文从自己房间出来,跟他道:“回头再收拾吧,我带你去城务厅登个记,不过得先去考古工会一趟,有了考古学家的正式身份,城务厅那边登记起来要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