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魔王妹妹不太冷 > 第五十三章 赌王?

  切斯特让众位朋友好好的招待了一下林程之后,就十分悠闲的到处在外面逛了一圈,欣赏了一下不远处正在游泳池之中的比基尼美女,在十分悠然的回到了赌场之中。

  “那小子也不知道那表输给了谁,哈哈哈,若丝菲尔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对那小白脸没有什么好脸色。”

  切斯特最喜欢的就是作为一个救世主,在别人无助的时候伸出自己的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这样就可以收揽人心。

  林程怎么说也是若丝菲尔的姘头,小白脸长得挺俊的,身上也足够有钱,若是自己在他输钱的时候,伸出手帮了一把,日后必然能够有好处。

  若是输的钱太多,恐怕不用切斯特帮忙,若丝菲尔自己就会掐死那小白脸。

  反正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吃亏,他都是好心好意的帮忙,只是可惜若丝菲尔这样一位有能力有美貌的女人,怎么会看上林程这个小白脸,明明自己也长得不错啊。

  切斯特悠然踏进赌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氛围变了,他们原本的赌桌之上围了一群人,皆是屏声静气,眼睛半点不眨的看着赌桌。

  直到三分钟之后,又轰然发出一阵惊叹。

  “牛逼,又赢了!”

  “尼玛的,这也太神了吧,居然一次都没有输过。”

  “会不会是出千啊?”

  “出尼玛的千啊,你当这上面的摄像头是死的啊,这赌场是谁开的你也别忘了,这话也敢说。”

  “但这也太牛逼了,从头到尾眼神都没有看牌一下,但无论是麻将,骰子,还是扑克牌,都他妈恰好赢过别人那么一点。”

  “这不会是那个赌王吧。”

  众人的议论声,让切斯特一点懵逼,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他离开才接近四个小时,怎么就突然来了一位赌王。

  “麻烦,让一让。”

  切斯特从人群之中挤出来,正打算去套一下那赌王的近乎,抬头就看到气定神闲坐在位置上的林程。

  这人绝对不是赌王!

  切斯特把视线移向另外一边,但另一边的人却满头大汗,迟迟不肯打开自己的蛊,看自己蛊中的骰子点数。

  “怎么了?”

  林程等半天,都没有等到这人颤颤巍巍的打开蛊,有些无聊的打了一个哈切:“我有点困了,你快点打开,这局过后我就准备准备参加宴会了,别耽误我时间。”

  好嚣张啊这小子,对面可是赌王,居然这样说话,等会把底裤输的都不剩了,自己可不帮他。

  “好……好好。”

  对面的“赌王”擦了擦汗,拿开了蛊,众人都凝神往点数上看,也是恰好输了林程一点,是还是十分真实的一点。

  “牛逼了,这运气逆天了。”

  围观的人发出赞叹,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每次都恰好赢别人一点的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在赌桌之上昏昏欲睡的人,仿佛这里面所有的局数都被他掌握在手中。

  “好了,赌局结束。”

  林程打了打哈切,淡定的招来工作人员,“麻烦你,结算一下筹码,再把我的手表拿过来。”

  “好的,只不过数额巨大,你请跟我上楼。”

  工作人员点头哈腰,瞧着林程的眼神之中也忍不住带了一丝浓浓的好奇,好奇这般的人物到底是从哪个赌场里面拿出来的,这让自己家老板也忍不住的起了结交之心。

  “嗯。”

  林程揉了揉头发,点头跟了上去,他看上去处变不惊,其实心里慌的一逼,金钱貂这时候已经消失在他的身边,看似神不知鬼不觉。

  但要是他但凡忍不住多玩一把,接下来暴露的可是自己了,现如今这个有异人的时代,指不定会被人发现什么。

  不过他到底赢了多少,他也不敢数。

  他甚至有种自己手上的筹码都是不真实的虚拟物品,开口闭口就是几十万的,说的他半点数都没有。

  林程心中左想右想的,却不知道他身后的切斯特简直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你们刚刚说的赌王……是哪位?”

  切斯特此时还有点不敢相信的开口。

  “你眼睛是瞎的吗?不就是刚才被带过去的那位?”

  那人听见切斯特的问话,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

  “不可能!”

  切斯特的声音十分大,引得周围的人不由的齐齐看向他。

  “你干嘛这么激动,那赌王和你有过节?”

  问话的人不由的侧眼看了切斯特一眼。

  “没有没有,只是认识,不过你们怎么说他是赌王,他不是才第一次碰赌这个东西?”

  切斯特不由的开口道,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只是出去逛了一圈,本来回来希望看到的是满脸懊悔的林程,结果却是风风光光享受着众人的崇拜,被赌场里面的神秘老板接到顶楼的高级待遇的林程!

  这根本不是他脑海之中预想的剧本!

  这他妈绝对是在逗他,传言中若丝菲尔的丈夫不就是懦弱可欺的小白脸吗?

  “你这话是听他说的吧,啧,玩赌术的心都贼脏,你以为他是小白,一上赌桌你就要被他弄的裤子都不剩,刚才我们这些人本来还围观着的,结果有些人看到堆着的那些筹码眼红了,这个小子二话不说,直接压了一半出去,说只要赢他一局,这些筹码都是他的了。”

  那人说话的语调十分跌宕起伏,让没有看到过这一幕的人,也不禁好奇起来。

  “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些人把自己的筹码赔了一个干净,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赢他,人家抽牌甩骰子都不带侧眼的,跟他赌的那些人对上他,每回都是冷汗连连,心里半点数都没有,这样的人他不是赌王,我名字就倒着写。”

  “这人居然这么厉害。”

  “谁说不是呐,心理战和赌术玩的溜溜的,一不注意你就得掉坑。”

  旁边有人跟他赌过的,心中也升腾起一种自己输的不冤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