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三十七章:初入瑶池

  酉时!

  天色转暗,大户人家各已挑起纱灯,放下烛台。渺渺炊烟笼在街巷间,装饰着一派和谐宁闲的百姓田居。

  饱受半日摧残的何玄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何姑娘,少爷请您过去!”

  何玄晶顿时睡意全无,不自觉地低身看了看自己惨痛的手指。

  “不去!告诉他我要睡觉!”

  “姑奶奶,您要是不去,少爷可能直接过来寻您呢!”

  何玄晶顿时又想起了洞房花烛夜,赶忙胡乱收拾一番,跟着书童来到了望悠居堂内。

  “你怎么穿成这样?”洛云舒鄙视地望着她。

  何玄晶揉了揉眼,睡眼惺忪地瞪了洛云舒一眼,

  “来这收你欺负,你还希望我描眉弄粉,华衣彩服不成?”

  “放心,今天不难为你了,带你去个好地方,有酒有肉,给你补补!”

  何玄晶难以置信地望着对方,似乎感到新的危险正在迫近。

  “不劳少爷惦记,小女子随意吃些就好!”

  “不行,必须去。”

  “带她去我屋内,交给晴江她们替她收拾收拾!”

  何玄晶还待反抗,已被识趣的书童连拖带拽地交给了晴江、月锦二人。

  两位美姬各自撇着嘴,一脸无奈地接下这份苦差。

  何玄晶好不尴尬,自己明明不想就范,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况且还要在此,受这两个醋坛的白眼。

  “好了!”月锦一脸忿忿地帮何玄晶插上金钗之后,拉着晴江走了出去。

  何玄晶一声叹息,“我是招谁惹谁了。”

  复又回转望悠居,洛云舒早已等了半日,心下着急,捧着书本乱翻。忽听鸾铃交响,忙抬头细看,却是眼前一亮。

  何玄晶身着艳红锦纱芙蓉裙,身披绿羽孔雀氅,涛婉云鬓,凤簪别顶,粉装敷面,暗点桃红,青眉弯蹙,杏眼含情。

  洛云舒未再多言,只是淡淡地说道,

  “这两个丫头越发手生了,竟拖得这么许久,走吧。”

  自己径直地往外走去。

  何玄晶只得拽起长裙,小跑着挨后紧随。

  两人各乘撵轿,往城东而去。

  何玄晶久未盛装,心中惴惴,不知这洛云舒又搞什么鬼。

  突觉腹中微鸣,才想起自己还没食得晚餐,但想起洛云舒的话,却也好生期待。

  毕竟进府之后,虽跟着吴妈没受什么委屈,但毕竟是下人的餐食,不过是些粗茶淡饭。此刻想起以前的御膳盛宴,不禁甘津难止。

  “到了,请少爷,姑娘下轿。”

  何玄晶舔了舔香唇,轻提裙摆,缓缓下轿,“艳春楼”三个斗大的红字立时飞进自己的眼帘。

  此刻正值盛景,门口莺莺燕燕,撩音逗语靡靡传来,令人身心酥醉,意乱神迷。

  何玄晶做梦也没想到洛云舒带自己来这种地方,月婉楼之旅实属无奈,记为自己的生平大辱。

  现在又站在金纸青楼前,立时羞得满脸通红。

  “洛云舒,你好不要脸,又带人家来这种地方!”

  何玄晶拉住正要进楼的洛云舒。

  洛云舒正沉浸在香怀粉背的畅想中,突被学生揪住,忙收起垂涎,正色道,

  “晶儿不得无礼,要修舞艺,哪里还比得上艳春楼呢?我已给你安排了场次,今晚由你压轴出场,你稍是准备,为师给你助阵!”

  这又是搞什么鬼?何玄晶气得要疯,自己只是幼年时多练过几天而已,现在竟然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下场跳舞。

  她想立刻逃回河渊国,再也不惦记什么图鉴了。

  见其神色有异,洛云舒恶狠狠地威胁道,

  “打赌之事已传得天下皆知,你若不勤加苦练,世人都会鄙视你贪慕洛府荣华,你就是跑了,也是我洛家的人!”

  何玄晶呆立当场,知道日后如传到河渊国,自己真是百口莫辩。

  把心一横,先洛云舒一步走了进去。

  今晚是梁太师大公子做东,宴请一众狐朋狗友,庆贺自己喜得美妾。

  各人分宾主落座。梁公子起身祝酒,

  “多谢各位仁兄捧场,今夜舍弟给大家每人都安排了艳春楼最好的姑娘,良宵美酿,不醉不归啊!”

  说完,手抱娇娘,一饮而尽。

  突然,留意到洛云舒桌前,一妙龄女子,丝毫不理会自己的祝词,而是坐在那里,大快朵颐,此刻,正手撕鸡腿,眼露凶光。

  洛云舒好不尴尬,坐在他身旁的美姬早已惊得花容失色,紧紧靠紧洛云舒,生怕自己也变成盘中之食。

  梁公子分桌敬酒,第一杯就来到洛云舒面前。

  见主人拜席,何玄晶才小做收敛,但依旧夹掇不停。

  “洛兄,这位姑娘是否就是?……”

  “梁兄见笑,然也。就是她哈!”

  “模样还算周正,与洛兄倒也配得,只是这仪止还需洛兄好好调教哈!”

  何玄晶心中暗笑,进门之前,她已打定主意,知道今晚自己的面子是保不住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拉洛云舒下水。

  听完梁公子笑言,忙抬头起身,伸出一双油手,煞有介事地扑向梁公子。只吓得对方神色更变。

  “哦,忘了忘了,”竟往自己红锦裙摆上好一阵摩擦。之后,款款拉起梁公子玉手,不住称谢。

  洛云舒气得肝颤,刚想骂娘,留意到何玄晶朝自己挤眉弄眼,这才意识到险些中了反客为主之计。

  走近何玄晶面前,压低声音道,

  “够了,再闹让你待会跳脱衣舞!”

  何玄晶知道已经大大打击了洛云舒的嚣张气焰,也不再添药加醋,安稳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梁公子这才长出一口气,逃离了何玄晶的油爪。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朋客皆感意犹未尽,梁公子这才再次起身,

  “诸位,当此良辰美景,我为大家安排了诸多助兴节目。请细赏之!”

  言毕,厅内服侍的侍女、小厮忙碌开来。先是吹熄了一半香烛灯染,又特意罩上红纱粉帐,厅内立幻出淫靡暧昧的氛围。

  六位身穿柳叶荷裙、紫玉银裳的芊芊少女,掌托插满黄菊的提篮缓缓而出,身材婀娜,腰身曼妙。

  一曲“满饯花”,只听得众人魂离三尺,飘飘欲仙。借着迷酒暖灯,屋内越发香飘艳涌。

  何玄晶此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洛云舒则是迎来送往,唇齿留香,身边美人变换不断,已是喝得放浪形骸,斜晃卧狂。

  偶有几只咸猪手,趁着光线模糊,不顾小乞丐的吃相,妄想饱餐春光,都被何玄晶脚蹬腿踹,棒打了鸳鸯。

  洛云舒看在眼里,不住偷笑。何玄晶再不敢独坐角落,忙蹭到他左近坐下。

  “嘿嘿,晶儿,你就不怕我也不老实?”

  “我当然怕了,不过这是在上课,待会弟子还要下场。先生你可不能失了德行啊。”

  洛云舒直吓得酒醒,自己这些年的口碑可不能毁在一名小乞丐身上,赶忙侧身远离了半寸。

  待艳春楼头牌沈玉珠跳完一曲“如梦令”,博得群彩之后,压轴大戏终于到来。

  梁公子早已做好了铺垫,台下众人听说即将欣赏天下第一师新收高足的首秀,都兴奋得撕衣裂裳,拍掌叫好。

  何玄晶站在舞台中央,虽然在台下,把幼年时宫中首席艺师教授的舞步重温了数遍,但上得台前,依旧只觉天地崩眩,手脚冰凉。

  洛云舒坐在席间,竟然举杯朝自己示意,面带笑容,仿佛尽在掌握。

  “算了,反正丢也是丢他的脸!”

  何玄晶轻抬藕臂,再展妙腿,正是开始了自己的在正京城的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