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三十六章:还要努力

  洛云舒对第一次课程很满意。

  既赚了银子,又修理了那小丫头。

  好!今天继续!

  何玄晶很早从被窝里爬起,此时天色未亮。

  正京城内,秋意渐浓,踩在浸满朝露的石阶上,何玄晶打着哈欠直骂爹。

  “我要不是为了你,何苦来这里受欺负!”

  何玄晶冻得哆嗦,眼巴巴期待进教室暖暖身子。推开房门的刹那,一股冰爽混着秋风,瞬间割破了自己的桃结絮袄,揉搓着内里的鸳鸯春衣。

  “洛老爷,贵府是已经穷得烧不起炉火了吗?”

  “在这里要叫先生!”

  “是!先生!那您行行好,烧起暖炉行吗?”何玄晶梨花带雨地央告着,

  “您要是不怕冷,可否赐小女子一尊手炉取暖?”

  何玄晶迷迷糊糊跪坐在垫上,不小心触碰了旁边的铜盆。

  “啊!你干吗放冰块!”

  …………

  课毕!

  何玄晶颤巍巍爬出了教室。

  一个时辰,自己写了不知多少张“生”字。

  哦,按照洛云舒的狗屁理论,我写的是“恨”,是“杀”。

  何玄晶委屈得想大哭,此刻,她竟然怀念起上月街边的乞丐生活,想睡就睡,想起就起。

  “妈妈!我要回家!”

  铃铃铃……

  第二节课开始!

  此时天色已开,朝霞灿目,彩云叠飞。一缕红光散落在学室里,畏缩在桌前的何玄晶终于有了些许暖意。

  “晶儿,明白为师的良苦用心吗”

  何玄晶恨恨地瞪着洛云舒,强自苦撑,

  “先生,小女子明白!我现在终于学会写‘生’字了。”

  “很好。”洛云舒欣慰地点了点头。

  “八艺之内,你有何善学?”

  何玄晶眨眨眼,不知洛云舒所指何事。

  小白痴!洛云舒心中难免吐槽满地,但面上还需装作和蔼可亲的好先生,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何玄晶掰着手指,想了想自己的往昔幸福生活。

  母后好像都给我请过老师,不过最后都只作鸟兽散。稍微多练一点儿的,也就是抚琴和跳舞了。

  对自己的多才多艺很是满意。自恋许久后,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既如此,我们就选琴、书、舞与那春娘比试!”

  “这一课,我们学习琴艺!”

  何玄晶饥寒交迫,想起了往昔被母后逼着习琴的甜蜜往事。

  金纱鸾账里,

  暖炉檀香旁。

  仙乐缥缈远,

  果味满堂香。

  往事如烟……

  “啪”地一声,戒尺打在何玄晶手背上,旋即把她拖回了阴冷残暴的望悠居。

  “专注!你若想赢春娘,只有跟着我勤学苦练,才能有三成机会!”

  “才三成?”

  “你毫无基础,这也就是为师,换作旁人,半成都没有!”

  毫无基础?老师,我真的学过!何玄晶泪目……

  看着洛云舒洋洋自得的自恋样,何玄晶很想立时捅他几刀。

  “冷静冷静!”幻想过后,默默地抱起了古琴。

  “琴者,通天起窍,造化修心之艺!而要修心,必先苦其筋骨。”

  眼见洛云舒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何玄晶连忙拉了拉领口,一脸戒备地准备反击。

  “脱掉夹袄!”

  “你想干吗?”

  “快脱,要不要为师帮你?想直接洞房花烛吗?”

  何玄晶狠狠地在心里鞭笞着洛云舒,奈何身居人下,只得低头。

  哆哆嗦嗦地脱掉了歪袄,露出了里面的轻薄绣衣。

  见何玄晶满脸怒意,洛云舒正容道,

  “晶儿,我知你心怀不满,是不是以为我在捉弄你。你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苦心啊。也罢,待为师陪你!”

  说完,不等何玄晶搭言,竟直接解开丝扣,脱掉雁绒外帔,解开内锦玉袍,赤裸上身,坐于台前。

  何玄晶万料不到洛云舒如此豪放不羁,急忙闭眼,奈何迟了一步,健美的线条,精壮的胸肌扑面而来,只吓得小鹿乱撞,意乱神迷。

  “喂,快穿上,人家不用你陪!”

  洛云舒忍俊不禁,

  “好,为师尊重你的意见!”

  “……”

  洛云舒讲解着技法,与其他老师与众不同的是,他并未细讲音律、指法这些知识,而是命何玄晶顺序弹奏五音,反复数遍,指尖不辍。

  “先生,我谈完一千遍了。”

  何玄晶手指伴着寒气袭扰,又经琴弦激震,早已麻木不堪,失了原有的纤细娇柔,难称玉指,倒像到插着根根小萝卜。

  “五音之感可有何心得?”

  “啊?先生,我以为你是让我练指法呢!”

  “重弹!听音!”

  哐当……

  已过午时,府内众人皆已休憩,洛云舒品着安湖仙草冲沏的玉梅雪饮,晃着瑶池蕉叶采撷的清蒲摇扇,摇着紫藤梨木雕整的玲珑卧椅,听着何玄晶铿破发泄的恨恨琴音,却是神如仙羽,稳若泰山。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何玄晶累得直接爬到在桌案之上,娇喘不止。

  “晶儿,何感?”

  “先、先生,我听到的,都是杀气……”

  “嗯,孺子可教。下课!”

  何玄晶饥肠辘辘,俯身吹着肿大数倍的指头,走回了内宅卧房。

  望着自己的手指,何玄晶再也把持不住,眼泪簌簌地落在胸口。

  “等等,这该死的洛全输是不是疑心于我?变着法的折磨,难道想逼我露出破绽?”

  “好,找时间再试探此贼!”

  一番咆哮后,再也支持不住的何玄晶,倒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