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三十二章:寻敌之路,计将安出

  “主人有请?”

  李梦天凝神看着两人,心里思量着对方的用意。

  里面的负责人已经知道他们来访。

  看雪映月、戴俪尔望着自己,李梦天面无表情地答道,

  “请两位带路!”

  独眼龙让另一名守卫继续站岗,自己则带三人往里走去。

  来到中间帐篷,独眼龙单手推开帐门

  “请!”

  没再多说什么,径直回基地大门了。

  李梦天展开白光视界,提前扫视,发现里面有几人,但没人说话!

  没再犹豫,抬腿走了进去。

  帐篷里面颇为宽敞,用粘帘分割了几部分,最里面摆了一面长形的折叠桌,一名年轻人端坐上位,头也没抬地喝着咖啡。

  周围的四个人,都是身穿迷彩服,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

  李梦天嘴角微翘,没有客气,坐到了那名年轻人的对面。

  这时,对方才仰起头,朝李梦天三人点了点头,用流利的英语问道,

  “三位不请自来,不知来我们基地,有何目的?”

  李梦天细看,发现这名年轻人皮肤白皙,鼻梁高挑,眼眸深邃,显然具有古印度雅利安人的血统。

  举手抬头,轻柔含蓄,神采夺目。

  李梦天心中暗赞,这样举止不凡的大帅哥实是少见。

  不过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荒僻的小镇,恐怕另有隐情。心中不觉警觉。

  往左右看了看,雪映月倒未见怎地,戴俪尔却颇有些含羞遮魂,神行间略见局促。

  “小花痴!”李梦天心中吐槽,深吸口气,答对道,

  “请问您是这里的负责人吗?”

  “算是吧!”

  “是这样,我们有两名姐妹本是跟我们一起,可前些日子路遇强盗,把我们冲散。后来我们报了警,可这里的警察效力太差。我们自己多放打听,有人讲隐约在这里见过她们。因此特来此地寻找。”

  “你和左手边这位姑娘,不是本地人吧。”年轻人没有接言,而是转问她们的来历。

  “不是,不过我们跟这位本地姑娘相识已久,那两位也是她找来相陪的,结果却……”

  这套说辞在来这里的路上,三人已经串过口供。戴俪尔讲了她村落里两位得力下属的容貌给李梦天细晓。

  年轻人没再说话,而是转头用印度语问戴俪尔,

  “是什么样的强盗?”

  戴俪尔见帅哥问向自己,心中窃喜,嗓音微颤,

  “一共三人,有一个没看清,另外两个是一僧一尼,身穿粉色袍衣,脸上画着各种血色的符号!”

  年轻人略思片刻,向旁边站立的一名猛男打了个响指,低头耳语了几句。

  其他人不明就里,李梦天却低头沉思。

  借助白光,李梦天不光视界大增,其他四感都有不小的提升。

  林晨希号称通晓各国语种,偶然继承她语言能力的李梦天,对这年轻人所说的用语,竟然一无所知,心中颇感困惑。

  等他们说完,年轻人复又对她们三人笑了笑,

  “我已经通知下面,尽量去调查了。如果有线索,我会立刻跟三位讲。”

  李梦天当即表示感谢。

  “既然等候消息尚需时日,不如三位小姐在我营地暂居吧。”

  “多谢您的好意,我们在此处已有居所,不麻烦您啦。”

  年轻人没再坚持,“你们怎么认为我会帮忙呢?”

  见年轻人此时才问出这个该问的问题,李梦天款款答道,

  “有本事的人都喜欢耍帅,知道我们要找的人是勒奇纳,哪里肯不帮忙呢。”

  年轻人哈哈大笑,彼此都已知晓对方并不简单。

  显然对于李梦天撕下傻白甜的外衣,直接道出是找勒奇纳麻烦,这名年轻人也是颇感意外。

  “不错,果然有些门道。我叫奥利加。这些都是我的手下。请问有消息后,该如何找到你们呢?”

  “只要你们在营地门口,挂出红旗,我们自然会再上门拜访。”

  奥利加盯着李梦天,露出某种不可捉摸的神情,

  “我送三位离开!”

  待三人走出营地,李梦天朝戴俪尔低声道,

  “有人追踪,搞些幻术,掩护我们离开。”

  戴俪尔点头示意,催动心法,只见身后狂沙骤起,天地旋即不见。

  周遭的人各自都以为沙尘暴忽至,连忙收摊、闭门。一番哄闹后,李梦天三人早已踪迹不见。

  来到进镇前的落脚处,见周围没人跟来,三人这才略显放松。戴俪尔朝李梦天问道,

  “梦天哥,之前我们没说要暴露目的,你后来为何跟他们的负责人挑明勒奇纳的事呢?”

  “是啊,梦天,我也猜不透你的用意。万一他们对勒奇纳忌惮,不就无法借力打力了吗?”

  见二人有此疑惑,李梦天只得转移话题,

  “我看那领头的年轻人,举止高深,不可小觑啊……”

  突然,想起一事,调侃地说道,

  “戴俪尔,你是不是被他迷住啦?这小白脸不会是你的菜吧?”

  “切,我还不是配合你演戏。不装得像一点,怎么让对方觉得我们是送上餐桌的嫩羊呢!”

  李梦天无言以对,若以当时的情况,戴俪尔的反应确实是最合理的,自己和雪映月都过于镇定了。

  不禁心中佩服,心想不可小看了这鬼丫头。

  “这下好了,”戴俪尔嗔怪地说道,“我们只能祈祷对方愿意跟勒奇纳硬扛了。”

  李梦天略显尴尬,他不愿直言自己的真实想法。在当时的情况下,他隐约觉得亮出底牌,才是自己最佳的选择。

  这感觉之强烈,让他毫不犹豫,但此刻说出,恐怕二人难以理解,所以不多解释,只是一笑而过。

  好在雪映月对他持有绝对的信任,宽言向戴俪尔说道,

  “我想这也是个办法,对方不是也同意了嘛,我看那公子哥的神态,不像是在诓骗我们,等等看吧,说不定真能找出那对恶僧淫尼呢。”

  见雪映月出言,戴俪尔没有再说。三人开始商量后面的安排。

  最后,听从了李梦天的建议,决定派戴俪尔往勒奇纳的分堂查探一番,李梦天、雪映月则负责外场护卫。

  原来,李梦天一直分心以白光窥视对方的场子,可无论怎么观察,都未见任何异常,只有平常的信徒,熙熙攘攘来此祭拜。

  留守的僧尼,各个循规蹈矩,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可李梦天还是不放心,他总觉得那寺庙周遭透着古怪。既然决定以明搏暗,便不再有太多顾忌,决定涉险探查。

  三人等到日头西落,暗夜初升之际,悄悄从另外一侧的道路进了城镇。

  其中,戴俪尔化为一名老妪,给李梦天二人穿上了本地的黑袍,裹上头巾后,再也认不出本来面目。

  来到寺庙的门口,发现勒奇纳果然是这里势力最大的宗教。

  庙墙高约两丈,红墙灰瓦,粉刷如新。

  大门口,两支石雕的神像,各自手握长蛇,看不出所雕是哪位菩萨。

  石门之内,第一层大殿远高周围的平房矮脊,纱灯数盏,亮盈盈驱退了夜幕,只有石墙的角落处叠有几处暗影。

  此时,庙里祭拜人数尚多。这边陲小镇,夜生活不多,常驻的人口里面,似乎信奉勒奇纳的信徒颇众。故而晚饭刚毕,虔诚之徒竟不及休息,直接来此请安忏悔,念经跪拜。

  戴俪尔依照李梦天的指示,随着前面的三两人,径直走了进去。

  李梦天和雪映月则守在对面一处茶摊,假装等家人出来。

  李梦天见戴俪尔走远,忙催动白光,远窥庙宇深堂之内况。

  只见戴俪尔在里面,开始也是四处跪拜,不时与坐堂的僧侣攀谈几句,可待他走进二门,往后殿查探时,白光视界竟中断了片刻,李梦天大惊,待投影再至,竟发现戴俪尔踪迹皆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