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十五章:双剑合璧,情消大漠

  李梦天做梦也没想到,白光竟然分开了。此时,两束白光,感应在李梦天的意识之上,就像是自己同时沉浸在两种场景,分别投射而入的信息,让李梦天大脑近乎错乱。根本辨别不清来源。

  “快动手!”雪映月那边越发吃紧,催促声不断。而男忍者受白光激荡,虽然刀力受挫,但变招其快,刀刃由下上挑,朝李梦天腹部划来。

  “映月大姐,你先坚持下吧。”李梦天苦不堪言,只能右手急转,结果两束白光分别引入,合力架开了来刀,李梦天顺势,让两束白光如锁链般,缠住了对方的忍者刀。

  眼见男忍者用力抽刀之际,他拔腿跑向雪映月和女忍者,借着光场,向雪映月传递着信息,“快护住我,合力灭了这个女妖怪!”

  雪映月已经完全明白了李梦天的战术,只见她挥刀,猛地扫向女忍者面门,待对方一愣神,立刻迎着李梦天,将他护在身后。

  李梦天猛地收回两束白光,强迫自己集中所有注意力在其中一束光的投影上,瞬间洞悉了全局。

  机会只在刹那间,当男忍者站稳身形,扑向他们时,女忍者也举刀砍了过来。

  李梦天洞若观火,千钧一发之际,敏锐地捕获了微弱的时间差,先操控白光,引导影魂朝女忍者心脏的伤口扎去。雪映月感知到了白光的导引,双手紧握影魂,并不抗衡白光对方向的把控。

  “啊!”,一声惨呼,在白光精准的导引下,影魂分毫不差地插入了心脏中心处伤口,顺着影魂,流出的竟是黑水,隐隐散发着混有恶臭的药气。

  原来,这伤口最初就受创于影魂。当年女忍者在施术之前,将影魂交给了他的师兄,直言能受刑于最爱之人,施术于最爱之物,此生无憾。师兄含泪答允,两人交换兵刃,共赴轮堕。

  此时,影魂入体,药力散尽,神志已是清明。男忍者突见师妹中刀,凶光爆盛,再无防范,挥刀扑向雪映月,欲与敌人同归于尽。李梦天所算时间竟被追平,再想引白光相救,已然不急。

  “罢了!”雪映月只觉寒光一闪,唯有引颈待戮。

  “当!”不曾想女忍者重创之际,竟挥刀挡住了来招。师兄呆在当场,竟似无法动弹。女忍者没有停手,而是抽刀而出,瞬时捅入了师兄心脏的伤口处,相隔百年,她依然清晰地记着自己插入的位置。而这柄刀正是当年师兄转赠给她的宝刃:破风刀!

  师兄先是一愣,随着药力流逝,心志也已复苏,旋即明白了师妹的心意:有人闯入塔内,任务已经失败,再继续如鬼畜般苟活,不如两人身死一处,终能破茧化蝶,双宿双栖!

  甜蜜的对望,眼已无泪,但心却相依,两人同时想起往昔:

  夏影月寥处,花间不语时。

  情浓相恨晚,再度夜归人。

  尸身轰然倒地,恍惚间两粒萤火破身而出,缠绵着往高处渐升,最终消失在了空中……

  雪映月看得痴了,她想起了那夜倒在她怀中逝去的师姐,泪水夺眶而出,手中的影魂再也拿捏不住,斜插入土。一缕烟尘乍起,淡淡地散开,黑夜中已没人看得清,只留下李梦天、雪映月,追忆着这里的逝者。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一直静立着。李梦天知雪映月感应远比自己剧烈,怕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忙试着转移话题。“快看,映月,两位前辈的尸身是怎么了?”

  像是挣脱的风筝,突然有人再次拉住了线,把雪映月的心神拖了回来。果如李梦天所料,情生骤变,雪映月受师姐当年惨死所困,今天的一幕再次令她心神剧震,险些走火入魔。

  李梦天的喊声,将她拖拽回来,不禁暗叫好险。定了定心神,忙顺着李梦天手指方向看去,发现两具尸身不断缩水,最后竟变成了两个木偶娃娃大小。

  雪映月也被这一变化惊到,认真回忆密录所记,终是认定没有关于此事的记载。俯下身,细看尸身状况,发现心脏处已经没有药液流出,通体也已干透,皮肤也已不是之前的暗黑色,恢复了本来正常的样子,细看二人容貌,虽因太过小巧不易辨认,但依稀间,还是能看出男俊女俏。

  雪映月不忍他们抛尸荒野,又想着带回去给师父过目,便恭敬深施一礼,拿出身上的布巾包好,贴身放入怀中。

  李梦天观雪映月似无大碍,便放下了悬着的心。这时,才有时间整理番思绪,细问雪映月如何寻他到此。

  原来,雪映月当日甩袖而去,回到自己的闺房,就发现又被师兄雷洛川禁足。当即就想闯出去寻李梦天。但没过多久,酋长木暮景就赶来商讨,被告知原来她师父此次走得甚是匆忙,而且神色不善,似乎有重大的隐情。

  但身为家将,木暮景不敢多问,而流主也没有多解释,只是告诉他不必张扬,他最多三日即归。刚刚堂上转述的言语,也确是他师父所讲。

  雪映月闻言烦躁稍减,想着李梦天只需挨过三天,应该不成问题。虽然她并不知道沙狱的全部细节,但觉李梦天有白光护体,万一有危险,也可轻松逃脱。自己这边,此时如果真的不顾一切杀出,必落口实给众人,到时师父回来,也不好交代。想到这些,只得先沉住气,静待师父归来。

  可就这样掰着指头等了三天,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因为禁足,雪映月无法外出查问,后来是从送饭的护卫口中得知,流主还未归来。再问木暮酋长,竟也紧急外出,原因不知。

  雪映月这下慌了,三天已过,李梦天那边什么情况,一点消息都没有,师父和酋长竟然双双外出,而且归期不定。自己到底是继续等待,还是冒险杀出?就这样挨到第五天一早,雪映月心想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李梦天那边万一有个闪失,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主意打定,便告诉守卫,自己身体不适,需要卧床休息,不需送餐。之后在床上做好手脚,换上忍者服,打包好行囊,待守卫换岗之际,神速暗起,神不知鬼不觉闪出闺房,消失在暗处……

  沙狱位置隐蔽,只有历任流主或代行掌事等少数人,才知其所在,雪映月逃脱后,便偷偷溜到了掌事二师兄暂居的流主堂附近,暗自观察,以求捕获些许线索。

  终于,探听到晚间会有两名护卫外出去沙狱,给犯人送水。雪映月心中大喜,立刻做好准备,跟踪前往。

  大漠追踪,不比他处,周围空旷,一览无余。幸好雪映月在次元世界习得追魂之法,此时在两名护卫身上送上魂魄印记,静待他们远去后,便偷偷暗中尾随。

  此刻暗夜已浓,黑衣之下,雪映月与这大漠合为一体。

  没多久,两名护卫在一处沙地站住了,稍作停留,便往这边折返而回。

  雪映月附入沙土,躲过他们后,暗自收回了魂魄印记,便起身急速赶往刚刚探知的地点。

  到达后,同样震惊不已,哪里有什么牢房,一个个沙坑交替浮现。早前听师父说过沙狱的恐怖,今天自己是第一次见识到,不禁深悔让李梦天来此受罚。

  当初在次元世界,一缕魂记追附在李梦天的意能之上。自己的魂印追踪之法,是在感知的魂魄上,投入自己的一丝魂魄,进行追踪。之后,可以任意收回。但对于李梦天身上的魂记,她一直保留着。

  这时,望着众多沙坑,不禁庆幸没有收回李梦天身上的印记,她屏气凝神,开始搜索,发现自己的追魂法一时竟感应不到李梦天。

  雪映月不免心慌意乱,忙继续集中精神,到处搜索,终于寻得端倪。但发现李梦天的魂力感应非常虚弱,猜测他是不是有了大麻烦。

  借助印记,又摸索着地上护卫的脚印,终是找到了关押他的沙坑所在。望着黑幽幽地坑底,哪有李梦天的影子?

  雪映月再顾不得危险,毫不犹豫地滑下沙坑,这才看到了李梦天凿开的洞口。

  幸好雪映月准备充足,随身带着忍者装备,拿出飞行套索,取飞爪钩紧在巨石缝隙内,探身向下,可自己标致的酥身,可比饿了五天的李梦天火辣多了,眼见洞口不够大,雪映月气得骂娘,只得拿出工具,又是挫又是凿,这番折腾耗费了不少时辰。

  等她攀绳而下,因四周漆黑,她又没有白光指引,只得凭借照明之物,竟往黑金字塔相反的方向走去,误打误撞,竟然发现了另外一处通往外面大漠的洞口。做好标记后,这才折返而回,巧遇李梦天。

  她略过自己出逃的事情,只挑了些重点讲给李梦天,李梦天听完,默默地看着雪映月,知雪映月为救自己,不惜跟师兄闹翻。谨慎地问道:“你这样跑出来救我,要是被你师兄知道了,会有麻烦吧?”

  雪映月心中暗叹,“虽然平日里显得放荡不羁,可内心实是纯善,自己受创如此之重,竟还只考虑别人是否遇有麻烦,这份心意,我雪映月唯有记下”。

  李梦天见雪映月不答,知道再问无意,想来多半麻烦不少,顿生满腔豪气,决心誓死保护眼前的红颜知己。

  又道:“映月,你可知为何你的神速在此会弱了很多,就与那座黑金字塔有关,我的白光也是一样。对了,你要不要进金字塔去看看,我去过之后,发现我的白光好像有了变化,而且出来之后,如你所见,多了这一束。”

  “你还记不记得,白光曾给你传递的信息,说有更多的光体散落……”

  雪映月感应着双光护体,恍然大悟道:“你是说此处竟然是另一束白光藏匿之地?”

  “嗯,我进塔之前,白光似乎受什么刺激,突然苏醒,跟我解释了很多。就是它让我进塔,收取新的光体的。”

  “原来如此”雪映月恍然大悟。

  李梦天点了点头,“我也还在研究,似乎白光之内,还有不少玄妙之事,后面我会细细参详。”

  雪映月没有接言,而是解下面罩,沉着脸向李梦天说道,“李梦天,今天进塔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讲。我是绝不会进的,而且,要是我早来一步,一定与他们一起,誓阻你于塔外。”说完,冷目怒视着李梦天。

  李梦天见雪映月翻脸,正要解释原由,突然发现她嘴角微动,浅笑一抹而逝。

  再又细想,立刻明白了雪映月这番话的用意:是啊,她们组织在此看守了数百年,而且竟然动用了如此惨烈的秘术,要是被人知道被我闯了进去,她师父先不提,那个二师兄还不得宰了我。不禁对雪映月好生感激。

  李梦天忙装出少女的神态,耍萌道:“映月姐姐,我其实没进去,是饿昏了做的梦!”说完,竟贴身近前,又想来吃雪映月的豆腐。

  雪映月哭笑不得,猛地甩开了他。李梦天竟然支持不住,一个踉跄,雪映月慌忙上前搀扶,见他此刻精神委顿,知道需要好好调养。两名忍者除去后,幻术消失,雪映月已经寻得之前做的记号。

  她拾起地上的两柄忍者刀,扶着李梦天,缓缓来到了洞口处,这里果然与她们部落所在的洞穴惊人的相似,同样一条两人间宽的石阶通向外面。

  她们走到尽头,雪映月毫不费力,就找到了同样位置的开关,扭开大门,为了隐藏,或是年久无人,外面覆了层厚厚的沙土,随着大门开启,洞口处倒灌进了不少沙土。

  走到外面后,二人发现原来这个洞口也是挖在一座沙山的侧壁,只是这座山比部落营地那座,矮小甚多。

  经此恶斗,当下已是晨曦初上,点点星光依稀可见,大漠的风弱了很多,但凉意更浓,雪映月只觉浑身一紧,正想解些衣物给李梦天御寒。

  远处沙尘骤起,闷闷地马蹄声由远而近,定睛一看,竟是二师兄雷洛川带着十几名护卫骑着战马,挡住了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