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十四章:千年追忆,化梦成尘

  “轮堕术?那是什么?”李梦天一脸茫然地问着雪映月,雪映月看对面的忍者未动,便没有着急进攻,同时也是为了李梦天恢复体力。

  更为重要的是,她想摸清对方的身份,如果真是出自一刀流,那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件。不然不会逼迫组织使出流宗第一秘术:轮堕术。

  “轮堕术是我们一刀流的第一秘术,”雪映月缓缓地解释着,同时双目不动地盯住对方。

  这两名忍者听雪映月讲出这句话,浑浊的眼神似乎闪烁了两下,显然是被雪映月的答言所扰。

  雪映月见他们有所反应,更是印证了自己所猜不假,不禁心中一悲,接着说道:“轮堕术,术如其名,轮回永堕,再无真身。被施术者,必须是一男一女,而且要互生情愫,心意相同,更为关键的是,这二人必须事先知晓,过程中,无论多么痛苦,都不能心生悔意。”

  “啊?这么邪门!”李梦天听到这里,已是惊愕不已。

  “实施过程,更是痛苦万分,我虽不知具体做法,但曾翻阅过相关密录,好像要一男一女在肌肤相亲时,用浸了药水的匕首同时互插对方心脏,令双方进入频死之态,再由施术者用药封住二人血脉,栽入土中。”

  “期间,二人神志尚存,会由本门人员,将日后的任务告知他们。多日后,待药力不断发酵,两人慢慢就会神志渐失,但要执行的任务会永远烙印在脑中。”

  “小日本够变态!”李梦天向着雪映月吐着槽。

  雪映月白了他一眼,再次看向对面。虽然再无法看到两个怪物的神情,但仿佛间,却觉得它们靠得近了些,不知是否勾起了他们往日恐怖的回忆。

  “最终,秘法大成之日,二人便会刀剑不入,力量猛增,并且幻术心法也极难抵挡,我们迷失方向,多半就是拜他们所赐。不过,对他们来讲,绝大部分的神志和记忆都会丢失,只记得将要执行的任务。后面,随着不断战斗,体内的药力还会持续发酵,最终完全沦为鬼畜,永世无回……”

  “这项秘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用,因为实在太伤天道,惨绝人寰。心爱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下,要无怨无悔地送对方入此畜道,他们该……唉!”雪映月再无一言,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对方。

  李梦天也听得心内压抑,对面的两个怪物,竟经历如此惨事。也许两人已在此相守数百年。

  “我猜他们在此,多半是与那黑金字塔有关。”李梦天思索了片刻,对雪映月说道。

  “黑金字塔?”

  “就是那边发光的高塔。”

  此时,雪映月才有时间,扫量了一眼黑金字塔,待要细问情由,却不想对方忽然神志全消,出手攻击。

  原来李梦天所料果然不错,它们确是一刀流的人,而且乃是那一代流主的亲传弟子。

  雪映月此刻手中所用的影魂,便是那名女弟子往昔所用之刃。

  当年他们一起追随组织,陪郑和公到此执行秘密任务。终于费劲全力,找到这里。后郑和公离去,嘱托留下的流主必要严守秘密,守好此处。流主念及郑和公所授大恩,为了周全,不得已,想到了轮堕密术。

  当他寻找志愿之人,身边众人都左躲右闪,唯有这对情侣毅然站出,决定舍命报答流主养育之恩。流主望及二人,早已心如刀绞,泪洒衣衫。就在他们自裁当夜,流主深感愧疚与痛苦,也同时刨腹自杀。

  戚百年,多少离别,化作烟云散,

  叹今朝,万千情愫,再涌大漠间。

  雪映月推开李梦天,举刀迎上。此时,李梦天休息了这片刻,又补充了少量食物,体力总算恢复了一些。见雪映月以一敌二,又失去了大部分神速,此刻只是勉力支撑。再无犹豫,急忙引动白光,攻击对方。虽然白光无法伤敌,但多少也对他们造成了不小干扰。雪映月同时感觉压力大减,立刻晃动影魂,猛朝其中体格瘦小的女忍者攻去。

  李梦天同时配合着雪映月,白光全力缠住另外一个男忍者,还时不时干扰下雪映月的敌手。

  “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知道怎样才能消灭他们吗?”

  白光激荡,产生的光场笼罩着二人,感念到李梦天透过白光传来的声音,雪映月一时没有作答,她知眼前的两名忍者必同是一刀流门人,如果确是按李梦天所讲,在此看守金字塔,那一定是组织内最为紧要的任务,我即使侥幸杀了他们,出去该如何面对师父和同门?

  李梦天满怀期待等了好久,期间因为分神,还险些被他的敌手砍中,见雪映月毫无反应,不由得舍弃白光传递,直接扯开嗓门大喊:“雪映月,能干掉他们吗?”

  雪映月牙关一咬,知道不毁了他们,自己和李梦天绝无逃生可能,自己死也就罢了,不能拖累李梦天陪自己也葬送在这洞窟之内。想到这里,沉声应道:“喊什么喊,我听到了,不得想想吗?哪那么容易!”

  “那你想到没有啊?”

  “缠住你那个,我先收拾了我这个!”言毕,眼神杀气大增,出手不再迟缓,冲着自己的敌手猛攻。

  与雪映月对敌的是当年那名女弟子,单论忍术手段,与雪映月不相上下,更兼自己刀枪不入,力大无穷。但雪映月在速度上优势明显,兼有李梦天混乱之际,白光同时攻击他们,造成干扰,故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雪映月挥影魂,几次划过敌人的身体,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此刻,雪映月默念着一刀流密录中的话:轮堕之术,唯一弱点,便在最初施法之处。只有再次插中心脏中刀位置,方能破除密术之功。

  “李梦天,帮我看清楚她的心脏,能否找到当年中刀的伤口?”雪映月为防对方知晓,此时通过白光传递意念给李梦天。

  “好,我试试!”

  李梦天不禁叫苦,他的对手自是当初的那名男弟子,本身力量,忍术都要高于那名女弟子。虽然心志早已丧失殆尽,但当年的情愫,历经百年,依然魂牵梦萦。

  两人动手当日,早已在无人处偷偷拜了天地,算是结为夫妻。红烛光影,道不尽地缠绵悱恻,当两人举刀相向,融着泪滴的鲜血汇在一起,已是肝肠寸断,绝世挥别。

  此刻见爱人处处落于下风,残存的一点心志再度觉醒,发疯似的朝李梦天猛攻。李梦天依仗白光,勉强抵挡,要不是两束白光合体,恢复了部分能量,不然恐早已陈尸当场。

  这时听着雪映月不可能的任务,只能咬牙答应,不禁眉头紧皱,盘算着该如何应对。

  对于白光的操控,李梦天虽已颇为熟练,但却无法分心而用。首先白光向来只为一体,虽可化身多支,分别攻击敌人,但对李梦天来讲,却如弓只有一把,箭可以连发。

  此刻雪映月让李梦天透过白光,找寻女忍者心脏的伤口,若没有男忍者干扰,倒也不难。可当他全力阻挡对方进攻之时,哪有机会抽白光出来呢?

  “快啊!我快抵不住了,你再磨蹭,咱俩都得死在这里。”雪映月虽然初时速度占据上风,但对方因为轮堕术,体力永远不减,此时已经告急!

  李梦天突然想起以前小时候打架时最惨的一次,此刻虽然全力应对男忍者的进攻,但他自己倒是可以腾出一只手来。想毕,偷偷用左手从地上抓了一大把沙土,藏于身后。

  白光荡开敌人的一刀,李梦天忽抖右手,缠住了对方持刀的右手手腕,引白光向前猛拉,男忍者感到巨大的拉力,忙双手握住刀柄,向后很拽。李梦天见机不可失,突然收起白光,引它快速地去透视女忍者。男忍者因拉力突失,双手用力之下,轰然倒地。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李梦天意识之上,传来女忍者心脏的影像,果不其然,如雪映月所讲,心脏颜色已经接近暗黑色,前方正中心,一处刀口依然可见,最为恐怖的是,刀口位置依然鲜红无比,隐隐有鲜血渗出。

  “看到了,就在心脏正中心位置,伤口好可怕,好像还在流血!”

  “让白光指引我的影魂,插进去!”

  还没等李梦天传意给雪映月,男忍者大怒之际,已经飞身而起,一个击空斩,奔李梦天面门而来。

  “小心!”还没等李梦天回神,雪映月的意念就传递而来,李梦天只吓得魂飞魄散,没顾得细瞄,一把沙土朝着风声处扔出。哪想到,轮堕术早已让这两名忍者,脱离了人类肉体的范畴,对方眼睛根本不惧沙土,李梦天心神大乱,双手无意识地护在头顶,心中大喊“白光救命!”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悬浮在李梦天头顶、完全投映在女忍者身上的白光,竟然一分为二,其中一束,化身光球,架住了男忍者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