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十一章:失而复得,惊天遗迹

  濒临死态的李梦天,从未向现在这样感叹命运的无常,白光的失而复得,除了将他从死神手里拉回,更让他笃信了命运的安排,

  白光离去还复还,我命由己不由天。

  渐渐地,李梦天收敛了一些力气,神志也清醒了少许,他努力撑起上半身,冲着白光咒骂着,

  “还睡,都快死人啦,哎,能不能说句话啊,你这几天到底去哪了?”

  此时天色渐暗,今日的天空与前几日相比,多了几缕白云,扫过烈日的片刻,隐约给热浪滚滚的大漠,增加了少许凉意。此刻,更是张扬得与余晖相舞,激荡得晚霞如七彩的宝石,映衬着苍凉的秀美。

  白光还是毫无反馈,知道核源还是老样子。

  “算了,能把光体唤出,我先知足吧。”

  李梦天打定主意,趁晚些时候护卫再来送水的机会,靠白光将他们擒下,再想办法回部落找寻雪映月。他从来没有质疑过雪映月,即使将死的瞬间,也未生得一丝抱怨。

  此刻,白光复现,李梦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雪映月,他相信雪映月一定遇到了大麻烦,不然不会来搭救自己。

  想毕,他准备提前移动到水壶滚落的地方待守,只要听到水壶的声音,就携白光而上,再制住送水的护卫。

  就在盘算完所有计划,刚要起身的时候,他注意到白光隐隐有些不同。长时间的饥渴,已让李梦天虚弱不堪,眩晕感侵蚀着他的神志。当夜色初上,周围暗淡的环境,让李梦天的清醒了不少,白光在黑暗中更显突兀,这才洞察到了白光的变化。

  这不是以前的白光了,它的光芒远逊,虽然依然发亮,但暗黑的表面有如濒临死亡的中子星,而且,它聚合的体积也比先前小了很多,只有不到之前的十分之一。

  李梦天大惊失色,开始仔细研究眼前的白光。

  他像过往一般,右手微抖,白光与他心意相通,化身长虹,往对面的侧壁击去。果然不出所料,无论是攻击的速度,还是力量,都与之前相距甚远。

  虽然都是类光速攻击,但溅起的沙尘,只薄薄地旋了几个转,就不见了踪迹。若是从前,必能砸出一个深坑。

  “喂,你是不是修得走火入魔啦?怎么越练越萎啊?”

  李梦天急得叫骂起来,不小心牵引了肺部,不由得干咳了几声。平复了下呼吸,见白光还是毫无反应,只得彻底放弃了。

  “还是自己想办法吧,还吹嘘是上古神能,看来也是个废柴!”

  李梦天引白光上攻,还不到坑口处,白光已如强弩之末,毫无威胁,至此,李梦天晓得自己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

  他不敢隐去白光,实在是担心离开的白光,再也无法归来。自己踏过死亡的门线,才唤醒白光,如果再失去它,不知道结局会是如何,李梦天不敢冒这个险。

  好在白光在现实世界,似乎没有什么损耗,只要别心神剧荡,白光倒不会自行消散。

  “扑”的一声,今天的水壶又跌落在地,打了几个滚,半身陷在了沙地中。盯着酒壶,李梦天灵光一闪,“既然向上的路行不通,能不能向下试试看?据说沙漠深处暗河丛生,没准这下面就有呢。”

  这个想法另李梦天喜不自胜,再没有比希望更能激励绝境中的人们。

  李梦天一口喝干了整壶水,胃部似乎满足了一点,饥饿的感觉都似恍惚不见。

  李梦天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挥起右手,指引白光,向着中间的沙地猛砸下去,荡开的沙粒很快又聚合在一起,重重地一击,像打在棉花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李梦天只是盯望着,没有任何表情,坚毅的心石推引着白光,连续地冲击,暗弱的白光像铁凿般,终于扒开了堆积的沙土,沙粒剧烈地跳动着,像是喷泉四散开,终于,一米深的时候,沙粒中似乎混杂着些许湿气,飘进了李梦天的鼻孔。

  李梦天的嘴角闪动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右手挥动的频率越发快了,两米、三米,沙粒越来越潮湿,似乎离暗河越来越近,李梦天的鸡血却快要失效了。五天的沙狱圈禁,几乎完全掏光了他的身体,特别这还是那个柔弱的小女生林晨希的身体。

  “我不行了!”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在耳边碎叨着,右手已经完全麻痹了,只是依据着惯性,还在自己折腾。

  就在李梦天快要倒下的那一刻,白光那里传来了某种不一样的回应。李梦天借着意念收到了白光传递的信息,有硬物,像是一块巨石。

  李梦天快要抓狂了,“怎么运气这么差,这么深的地方竟然埋着巨石!”

  “要换地方再挖吗?不行,谁也不知道巨石有多大,如果底部全是巨石,换了地方更是白费力气。”想到这里,李梦天深吸一口气,赌上了最后的力气,“继续挖!”

  白光面对巨石,幻化了形状,更尖锐的触点,开始冲钻着巨石。幸好这巨石似乎不是很坚硬,李梦天没有感受到太大的阻力。

  他暗自庆幸,不知冲钻了多少次,一股阴风从挖凿的洞穴传来,混着厚重的陈腐气息,将已适应了大漠寒意的李梦天,竟又冻得一阵哆嗦。

  “有情况!”李梦天稍是缓了缓,便挣扎着趴到近前,探头往穴口张望,这里阴风更重,微小的气孔汇聚了巨大的冲压,吹得李梦天只坚持了片刻,就侧头避开。

  “有流动的空气,说明下面有出口与外面相连,”井下挖煤的经历,在这时起了作用。想到这里,李梦天兴奋得手舞足蹈,此刻的心已经飞出了洞外。

  他指引着白光,继续拓展洞口,当勉强可以容纳下林晨希干瘦的身躯时,他停了下来,黑幽幽地,看不到地面,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洞穴,谜一般地隐匿着身形,等着吞噬误入的活物。

  “不会是墓穴吧,怎么这么黑!”李梦天再次探下头,随着洞口被扩展,风的吹力已减少了很多,他招引白光,幻化为球体,飞了下去。

  虽然白光的能量减少了好多,但毕竟是与次元世界存有牵连的上古神能,刹时,将所经的区域,照了个通透。

  “好深啊!”随着白光不断下探,竟然还看不清底部,李梦天犯愁了,“这可怎么下去啊?”

  又过了许久,白光停住了,在距离李梦天一百米左右的地方,一片平地露出了真容,没有什么异物,像是松软的土地,倒是与雪映月她们部落所在的洞穴很相像。

  “难道这里是她们的另一个基地?”想到这里,李梦天反而犹豫了,“就算跳下去,不摔死,也会被人发现吧?”

  “操,拼了,跳吧,在沙狱里,再待上一天,也是死,搏一搏,死了也认了!”

  李梦天打定主意,双手扒着洞口,将双腿下探到里面,挤压着身体,往下挤去,“幸好饿了五天,林晨希对不起了,活着出去一定把你的胸部吃回去。”

  将要松手的那一刻,李梦天不敢大意,虽然知道白光的威力大不如前,可经他估计,多少还能缓冲些自己下坠的冲力。

  他猛一闭眼,借着股狠劲,松开撑着的双臂,猛地掉了下去。

  白光在他的召唤下,全力抵消着下坠的力道,再即将着地的刹那,李梦天右手急甩,白光瞬时生出一股向左的推力,将他的身体平推了出去。

  可下坠的力道太强了,从三十层楼的高度跳下,如果没有白光的全力阻挡,加上展开的黑袍抵消了部分冲力,李梦天必死无疑。但即使这样,李梦天也被下坠的冲力震荡得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转,浑身快散架的身体,一动也不想动。

  “不行,别被人发现捉回去!”李梦天咬牙坐起,白光最后的推力擦伤了他不少肌肤,细嫩地肌肤上,血痕累累,黑袍也破了几个洞。

  李梦天不敢在此久待,挣扎着胡乱选了一个方向,在白光的指引下,像着某一方向踉踉跄跄地走去。

  虽然白光照亮了前路,但李梦天还是可以玄妙地知道现实世界其实是一片黑暗,白光的高维度,更像是将影像直接投射到了李梦天的心里,即使他闭上眼睛,脑海里也能闪现白光照映的四周。

  故而眼睛捕捉的黑寂,与白光传递的四周,交替浮现在李梦天的脑海里,他不禁有些害怕,似乎盼望着能有部落的人从四周跳出,抓到自己。可走了很久,周围仍然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凉凉的风从自己的耳边划过,吹舞着长袍,发出了轻微的低吟。

  就当他快放弃,准备掉头向回走时,眼前出现了一个拐角,风力似乎越发强劲,李梦天赶紧快步走近,当他扭过身,白光传来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一座巨大的黑色金字塔出现在了他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