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三章:告别家园,谜题破解

  没过多久,从采石场后院,一辆黑色吉普车缓缓而至。车前是一男子驾车,车后座果然坐着林晨希父母,只是二人似乎还处于昏迷之中。

  李梦天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刚想出言相问,雪映月主动答道:“不用担心,他们只是中了我的迷香,这包是解药,给他们服了就没事了。”

  李梦天接过雪映月从怀里取出的解药。

  “晚点我派人送你们回去,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合适。”

  李梦天点了点头,便把药揣进了兜里。

  “你刚才说去非洲,你是非洲人?”

  “这事说来话长,你要不要去?”

  李梦天挠了挠头,心想眼前这位美女提及白光的时候,似乎话里有话,看来她也有事瞒我,不解开白光和那邪恶力量之谜,真是寝食难安。

  而且如何能救醒林晨希,自己该何去何从,心里一点计划都没有,自己本是浮萍之人,何不冒险一试?眼前这少女,本事自是极强,说不定她师父真有办法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呢。

  想到这里,已然有了主意,便点头答应道:“好,我跟你走。”

  “那就不宜久留,赶紧出发。”雪映月说道。

  “那你先让人送我们回家,我安顿好他们后,便随你离开。”

  “那当然。”雪映月跟李梦天一起上了车,便往林晨希家开去。

  李梦天众人扶林晨希父母上去后,雪映月就先行下楼了。李梦天给二老服下解药,片刻不到,二人就已醒转。

  李梦天撒了个谎,林晨希父母晕晕沉沉的,也就没有太过怀疑。

  李梦天便告知他们,自己准备去非洲一趟。

  林晨希父母这可不干了,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后,迫于无奈,李梦天咬牙道出了实情,虽然他不忍伤二老的心,但不说清楚,他们是断然不会同意他离开的,那就再无机会救醒真正的林晨希。

  果然,林晨希父母听李梦天说完,特别是说自己不是林晨希,而是灵魂寄存在林晨希的身体里,他们完全不相信,待李梦天又说了几处细节,冷静下来的二老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已经感到事情确不简单。

  林晨希爸爸还算清醒,摸了摸李梦天,亦是林晨希的脸颊,“希希,不,小天,我听我们家希希提起过你,她一直当你是好朋友,虽然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相信,但我看你的眼睛却不像是在说谎,我愿意相信你。那叔叔求求你,一定要救醒我们家希希,她……”

  还未说完,已经难忍泪水。而此时林晨希的妈妈扑倒他身上,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李梦天看得心如刀绞,此刻亦是眼眶发红,动情地说道:“爸妈,请让我这么称呼你们,不管多难,我一定想办法救醒晨希……”

  李梦天简单收拾了些衣物,挥泪分别后,径自下了楼,上了雪映月的车。

  车子开出一段时间,雪映月中途换了车,并将原车付之一炬,这样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海边。

  停靠在一个石崖内壁左近的,是一艘快艇,再烧了这辆车后,雪映月和同伴带领李梦天上了快艇,助手便开着快艇,往公海驶去。

  进入公海不久,一艘形如渔船的大船便迎了过来,船上的水手多是黑人,领头的两人确实亚洲面孔,想来应与雪映月来历相仿。

  几人上船后,雪映月才对李梦天解释了几句,“这些都是我们组织的资源,他们是负责运输货物、采办物资的,我们先去一趟马来西亚,之后再去埃及。”

  “埃及?”李梦天这时又想起雪映月来自非洲,忙问道:“你说组织是怎么回事?你是非洲人?怎么中文说得这么好?”

  两人登上甲板,见上面再没其他人。此时对着雪映月,李梦天多少还有些防范之意。

  雪映月看着李梦天,似笑非笑道,“怎么?怕加入黑社会?来的路上怎么不见你问呢?”

  说得李梦天心中一虚,急忙回应道:“我以前就是混黑社会的,就怕你们不够黑呢!”

  雪映月一听,便正容道:“既然以后就是同路人了,就给你细讲讲我的来历吧!”

  李梦天听雪映月要告知她的来历,也不禁好奇心大起,毕竟这个陌生的女生,能有这么矫健的身手和神秘的资源,实在是匪夷所思。雪映月缓缓地说道:“其实,我的祖先确实是来自中国,听我师父说,当年是随着郑和公下西洋而辗转流落到非洲的。”

  “明朝?”李梦天心里满是惊诧,这也太久远了吧。

  “不过,我并不是纯正的中国人,我身上还有来自日本的血统。当年有一支神秘的日本忍者组织,雪影一刀流,因为国内战祸兼内斗失败,便逃到了中国,后来各种机缘,便投身在了郑和公门下。”

  雪映月接着说道,“之后,受皇帝委派,郑和公南下西洋执行秘密任务,这个组织也一并跟随,等到了非洲大陆之后,又由于某些原因,很多人都留守下来,包括这个忍者组织,经历这数百年,这些人便慢慢在非洲生根发芽,形成了自己的部落。

  “当然,我们部落在非洲隐匿而居,故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船上这两位头领,羽尚峰和羽尚洪是两兄弟,与我一样,都是这个组织的后裔。”

  李梦天这才大概知晓了雪映月的身世,他接着问道:“既然这样,你远在非洲,怎么进入得次元结界?那来找我,到底是为何机缘呢?”

  听李梦天连珠炮似的追问这许多问题,雪映月说道:“好,今晚就跟你讲个明白。其实我进入次元结界,似乎与你经历相仿。”

  “哦?”李梦天听得心头一震,赶忙追问细节。

  “那是数月前,我奉师父之命,进入撒哈拉沙漠腹地修行,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深处要撑过一年。开始还算顺利,可后来我完全迷失了方向,怎么也找不到水源,在我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遇到了沙暴,当我被沙尘掩埋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灵魂突然溢出了。”

  “之后就像是进入了另外的空间,我想回去,却发现根本没法移动,后来过了好久,我似乎慢慢适应了那里,开始漂浮着找寻出口,突然,感受到一股邪恶的力量侵入,且扑向我而来。”

  讲到此处,雪映月的脸上浮现出恐惧,似乎那噩梦般的经历又将她拖回了那个世界。

  “于是我赶紧逃离,你也许注意到了我的速度异于常人,那就是在逃亡的过程中,突破了对速度的领悟。最后,在那邪恶力量的紧逼下,我终是支持不住,被它所擒,封印了起来。”

  李梦天刚想开口,雪映月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想问何是封印,不要细问,我至今也不想回忆那段经历!”

  李梦天听她如此说,便闭了口。

  “过了不知多久,我突然发现封印被破,一团白光映在我的视界,而那邪恶力量却不知踪迹。它仿佛具有生命般,向我直接传递着某些信息。那种沟通方式完全与现实世界不同,像是在我的心里涂画。”

  “它告诉我,它的能量传承上古,历经万年,原本应广布宇宙,无消汇聚,但似乎寰宇生变,竟凝成光体,而且应有更多的光体散落各地,无法探析。

  “而邪恶能量本应与它一样,相生相克,共寄往生。但似乎此消彼长,不知何故,对方已渐渐超脱天道,变得越发无法控制。后来还待再谈,它却突然加速离开,我猜那时应该是去救你了。”

  李梦天心中暗忿,“这白光也是个色鬼,对着美女就说了这么多!”要不是自己也有相似经历,必会觉得对方是梦呓之语。

  上古力量,白光来历果然不同凡响,李梦天不禁心生得意,毕竟这股力量,此刻就在他的掌控之下。

  “之后,邪恶力量再次返回,但却追你而去,我不再犹豫,也加速离开。最后,我竟再次寻得我的肉身出口,几乎与你同时离开了那里。也就在那时,我掌握了对魂魄的印记与追踪,即使回归现实,也能使用。”

  其实,雪映月并没有讲出全部事情,她在次元结界,是自己的一缕香魂,被白光带离,缠在了李梦天的魂魄上。而她实际追踪的,是自己的那丝残魂。但这一实情让她觉得略显尴尬,便隐去细节不提。

  雪映月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终于,我神魂归体,虽依旧虚弱不堪,但凭借对速度的领悟,顺利逃离了险境,待时满回归部落,见到师父,对他讲起此番经历,才有了之前跟你讲的修行之路,来东方古国寻你。”

  听雪映月讲完,李梦天陷入了深思。

  两人对望而视,许久未发一语。

  周围的海风伴卷着海浪,冲击在船体上,发出砰砰地低吼。

  月搂残云,星光远逝,而黑夜的大海此刻像极了恐怖的邪恶力量,对比二人的身姿,宛如砂砾消散在了这茫茫海面上。

  慢慢地,两人定住心神,李梦天说道:“幸好你肉身未毁,不像是我,坠楼而亡,想回也回不去了。”

  “对了,不瞒你讲,白光不知为何,已跟我来到了现实世界,昨天在采石场,你出现的时候,它就悬于我头顶之上。那时我还以为你另有所图,所以没有挑明。”

  雪映月幽幽地白了他一眼,“看不出,你还心眼蛮多的。”

  李梦天尴尬地笑了笑,“这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嘛,那种情况下,我不得防着你点?”

  雪映月没再跟他争执,“你能换出你的白光吗?”雪映月问道。

  此时对于李梦天,召唤白光已是信手拈来,旋即静心,白光瞬间浮现而出。

  “你能看到它吗?”李梦天问向雪映月。

  雪映月屏住心神,顺着李梦天手指的方向看去,但见甲板上除了船头的灯光外,却再也未见其他什么光源。不禁懊恼地摇了摇头。

  “或许后面还会另有缘分。不过,它好像在救我离开的时候,内核受损,之前某次现身的时候,它跟我简单说了些,之后就没出现,按它的说法,是在长眠修复。现在的光体是没有意识的。”李梦天宽慰道。

  “难怪。不知那邪恶力量是否也有他人控制,可以往来现实世界呢?”

  李梦天听闻,立时打了一个冷颤,他尚未这样想过,忽听雪映月所讲,便觉不是没有道理。

  “要真是那样,我们两个可要小心了。”李梦天若有所思地说道。

  “倒要看看鹿死谁手!”雪映月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