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二章:家人遇险,敌友难辨

  没有意外,站在总决赛赛场的李梦天,成了绝对的焦点。从第一轮开始,各级对手全被碾压暴虐,永平一中没费太多力气就获得了冠军。

  当颁奖嘉宾将赛事的年度VIP个人奖章挂在李梦天胸前的时候,全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对李梦天的精彩发挥叹为观止。

  自从加入一队开始,李梦天在老师要求下,几乎将各个百科词典翻了个遍。李梦天对自己现在的大脑容量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竟能装载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直到站到领奖台的这一刻,他依然对自己发生的巨大变化迷惑不已。可令其绝对想不到的是,这才只是白光改造的冰山一隅。

  当他下了领奖台,永平市竞赛组织者立刻向他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代表永平市参加全国锦标赛的选拔。要知道,这可是无数高中学子的梦想,一旦斩获殊荣,所有高等学府都会争相送邀,再也不用去挤撞高考的独木桥了。

  还没等李梦天回答,站在旁边的辅导老师已经热心地带他答应下来。李梦天也只得顺势点头,虽然他还不知那到底是个什么比赛。

  参加完和队友的聚餐,结束了一天的喧闹,李梦天回到了家门口。他刚想敲门,却发现大门留了一道缝隙,里面漆黑一片。

  “什么情况?怎么没锁门?”李梦天的潜意识经过白光的改造,也已颇有不同,对危险的敏感度大大增强。虽然他本人对此还一无所知,但此刻,心里却莫名升起一股寒意,便轻轻唤出白光,以策万全。

  李梦天轻推房门,进入客厅,赫然发现餐桌上立着一把刀,刀上插着白纸。

  李梦天赶紧走上前,拔下刀打开白纸,上面打印着一行字,“要救你爸妈,今晚11点,一个人来城郊的废石场,不许报警!”

  李梦天心中一颤,自己在永平市孤家寡人,也从未与人结过大仇。林晨希一家,也都是知识分子的普通之家,按道理也不会有什么仇家。

  “不可思议!要不要报警?”李梦天心里翻云覆雨,左思右想后,终于决定暂时不惊动警察。一是因为对方目的不明,报警未必能够追查到线索,如果惊动了绑匪,对林晨希父母不利。二是自己有白光护体,少数几人对付起来的话,不是问题。

  打定了注意的李梦天,换上了牛仔裤和黑色的套头衫。废石场他是知道的,位于城市的西南侧,距离市区大约20多公里,早已废弃多时,周围尽是荒地。

  慢慢快到9点半,李梦天下了楼,拦了一辆黑车,直奔废石场而去。一路上,他一直在想待会要如何救人。随着接近废石场,道路变得坑坑洼洼起来,颠簸地让他有些头晕。

  望着前方,顺着车灯的方向看到周围荒废的景象,两侧丈把高的大杨树,随着夜风,“唰唰”地阵阵低吼。

  没过太久,汽车离目的地已经不远。李梦天提前下了车,借着暗色,往采石场轻身走去。

  李梦天留意着地上新添的车辙,“这里荒凉了这么久,怎么这么巧,多了这些车轮印。多半是绑匪留下的。”

  李梦天唤出白光,他没敢贸然进入大门,而是绕着采石场的土墙,走了两圈。

  采石场实在太大,虽然李梦天早已知晓白光可以大为拓展自己的视界,但受限于控制距离,他没法操控白光远离太多。但还是隐隐注意到远处的脚架处,似有人影晃动。

  李梦天决定提前动手,他轻巧地翻过围墙,蹑身溜向了脚手架。李梦天恍惚间看到一个黑衣人站在架下。就在此时,两盏巨大的探照灯竟直射过来,一瞬间晃得他看不清前路!

  “不好,被对方发现了!”李梦天心中暗叹。“既然如此,索性直接来个了断”。打定主意,李梦天径直往这边走来。

  黑衣人扭过头,望向这边。

  李梦天仔细打量着,看身形明显是女儿身,竟穿着黑色紧身忍者服,突显得身材火辣。因为头上包裹着面罩,看不清原本的容貌,背后插着一柄忍者刀。

  “什么?忍者?”李梦天大吃一惊,1637年日本岛原之乱后,书中就再无记载,这名忍者是穿越而来的吗?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父母?”李梦天向对方沉声道。

  女忍者没有答言,因为面罩包得紧实,只有双目露出,借着灯光,只觉冷目修寒,傲不可攀。

  “听不懂中文吧?”李梦天犹豫着是否驱白光首先攻击,但顾忌对方另有布置,且目的不明,决定还是暂且沉住气。

  便没有再说话,也是紧紧地盯着对方的动向。

  哪知女忍者过了片刻,轻哼一声,右手从后背缓缓抽出了忍者刀。此刀通体黝黑,不是通常的精钢打造,在灯火下,没有反射任何光亮,如黑洞般,仿佛将周围的光芒都吸入进了刀体。

  李梦天见对方处处透着诡异,此刻兵刃执手,更是不敢大意,随时准备操控白光出手。

  女忍者亮出兵刃,刀尖指向李梦天,往这边冲来。

  李梦天心中一紧,自己以前全是打野架,要说功夫,也就从电影里偷学过几招泰拳。看对方的动作,不用说,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不再犹豫,李梦天右手轻晃,直接操控白光,卷向女忍者的右臂。这是他此刻唯一能想到的攻击方式。

  白光与李梦天心意相通,随着李梦天的动作,白光宛如纱绫,瞬间缠住对方的手腕。再一用力,将对方往斜后方,猛甩了出去。

  女忍者这边,见对方右手轻晃之际,不敢大意,全神戒备,哪知并未见暗器掷出。正自心生鄙视,右手手腕竟像是被软物缠住一般,低头观察,并没看见有东西附上。

  稍一愣神,忽觉外力剧扯,自己竟被抛向半空,往后急坠。

  女忍者身手了得,虽然在空中失去平衡,但凭借腰腹之力,扭动身形,只两个跟头,就卸掉了大半抛力。着地的刹那,刀身戳地,稳稳地落下,并未摔倒。

  李梦天见对方这么灵活,心中大惊。知道不能让对方近身搏击,忙再驱白光,往对方腰身卷去。

  女忍者见李梦天右手再动,知道对方必有密器,虽然不知是何物,但再不敢大意,未及李梦天做完动作,便先行飞身,离了原地。

  李梦天难免反应慢了半拍,白光自是卷了个空。

  女忍者见状,不敢停步,跃着折线,往李梦天袭来。

  李梦天毫无临敌经验,愣了片刻,慌操控白光冲向女忍者,可就在触碰的瞬间,女忍者竟突然加速,只觉身影一闪,转眼之间,女忍者已经欺身近前,抽刀往李梦天脖颈砍来。

  李梦天大惊,只觉对方最后的移动根本非人力所及。但来不及多想,眼见刀刃划过,本能地伸手抵挡,白光其实已与李梦天心智全通。电光火石间,根本无需李梦天指挥,白光已化为光盾,抵住了黑刃。

  毫无声响,光盾对上忍者刀,彷如剁在皮革上,但硬度自是远在皮革之上。

  女忍者眼露吃惊之色,此刻两人相距半尺,一股幽香窜入李梦天的鼻孔。李梦天斜眼望去,从对方眼中并未感到多少杀气。

  对方趁他走神之际,突然抽刀斜斩。只觉一股冷风袭来,李梦天来不及反应,对方刀刃竟已停在腰间。

  其实,双方都不知道的是,如果刀刃不停,挺直硬刺,白光是不会毫无反应。作为上古神能,蛰伏在李梦天身边,已与李梦天的意识相通相辅,近乎一体。眼下的李梦天,只是暂时解锁它少许的能量而已。

  李梦天“啊!”地一声,不自觉地闭住了双眼,哪知对方并未深进,而是抽刀离身。

  当李梦天在一睁眼,对方站在他近前,黑色的忍者刀已经收回后身。

  李梦天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刚要说话,对方却先他开了口,不冷不热地熟练地说了一句中文,

  “你这本事,到底是怎么从次元世界逃脱的?”

  “次元世界?”李梦天疑窦丛生,“难道对方指的是我频死状态进入的黑暗空间吗?”

  李梦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问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快说,你把我爸妈怎么样了?”

  女子慢慢拉下脸上的面纱,冷艳的绝世芳容如一束流光击中了李梦天,看年龄与自己相仿,但眼神中却散发着看透尘世的沧桑,岁月的磨石已抹去这个年龄应有的棱角,那种历经百世的淡然与冷漠,如层层薄雾,已看不清本来的模样。

  “想你父母没事,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有一句虚言,你就别想再见到他们!”

  李梦天知道对方经验老辣,拿着自己的痛脚,不愁自己不就范。

  李梦天只得暂时放弃抵抗,说了大部分细节,包括自己是如何借身还魂到她人身体,只是对于白光一节,为防对方获悉全情后,再下杀手,便小心地隐去了。

  女忍者听完,依然面无表情。突然,单刀直入地说道:“你有事瞒我,那束光为何不提呢?”

  李梦天老脸一红,没想到对方竟也知道白光。

  女忍者并未翻脸,而是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必瞒我,因为我与那光也有一面之缘。”

  李梦天这才恍然大悟,不过想着头顶的白光,却不明白对方为何装作假意不见,但见女忍者没有指出,自己也就没再说破。

  对方没有再问更多细节,而是跟李梦天说道:“想知道我是为何来找你吗?”

  这是李梦天最大的疑问,他一直想问,此刻听女忍者问起,赶忙问道:“当然想,我们之前没见过面啊,而且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世界的呢?就是你口中的次元结界。”

  对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也去过次元结界,并且在那里遇到了你。”

  李梦天心里先是一惊,但转念一想,对方若是没有去过,怎么会对自己的经历能这般清楚。旋即问道,“可我怎么没有留意到你呢?”

  女忍者没有直接答他,而是又接着说下去,“你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的压迫,告诉你,我也遇到了,而且要不是我也在场,说不定你已经被它吞噬了。”

  “等我后来找机会逃离,便跟我的师父讲述了此事,他老人家法度万物,推算出你的来处,便让我来东方寻你。说这是机缘。我不敢拂了他老人家的意,又想借机出来修行也是不错,便来了。”

  李梦天咀嚼着刚才的对话,试探着问道:“那我爸妈,你能先放了他们吗?”

  女忍者淡淡一笑,精致的脸庞泛起一抹涟漪,激荡得李梦天心中颤荡,虽然化身女儿身,但心里健全的他,看到美女如此,还是不免神魂颠倒。

  看到眼前的少女露出色眯眯的眼神,雪映月先是一愣,后面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瞪了李梦天一眼,继而恢复往日的冷漠,

  “放心,他们二老没受任何伤害,我只是想引你到僻静处,同时试试你的手段。”

  说道这里,李梦天留意到对方面露轻蔑之色,知道自己这两下子,完全不入对方的法眼,暗嗟了一声。

  女忍者从怀中取出一根短哨,轻轻吹起,飞出了几许枭音。

  “我已传信给我同伴了,这就送你父母过来。”

  李梦天这才松了口气,接着说道:“还没请教大名?”

  “雪映月!”

  好美的名字,李梦天复又品味着跟念了一遍。

  “对了,你怎么能这么厉害,竟能轻易找到我?”

  雪映月轻描淡写说道:“我习得一技,能追寻灵魂的印记。”

  乖乖,李梦天摇了摇头,心想这也太神了吧。对于过了十几年正常生活的他来说,这时听到的这些,宛如天书般不可理解。

  雪映月再言道:“想来你也对次元世界的一切很感兴趣,不如跟我去非洲见我师父吧,他应该有办法帮你找到更多的答案。而且你也不想一直这样寄身她人吧,我师父说不定可以帮你。”

  “非洲?”李梦天刚想细问因果,远处车声渐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