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我养神灵当宠物 > 第一章:意外穿越,白光隐现

  当李梦天从楼顶坠下,心里着实懊恼:我也太点背了吧!

  六楼不算太高,手里拉着一个胖子,丝毫无法减缓下冲的惯性,冲荡得空气,像是一群河水里的鱼,还没触碰得实,就都从两边滑走了。

  眼见就要触地,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仿佛跌入了时空隧道,周遭的空气凝固成一个气旋,再也容不得外泄,手里的胖子也不知何时溜走,只剩下自己的身体,在隧道中打转。

  被光线激得刺目,可似乎无法挤出丝毫体力,躲避这光。渐渐地,身体似乎被这光影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梦天慢慢恢复了意识,迷茫不知身处何地。随着视距逐渐加强,留意到周遭暗寂无垠,光影闪烁,仿佛置身于宇宙深处。仔细观察,这些一簇簇的光影,像棉絮般漂浮在空中,光亮从中发出,时隐时现。

  他赶忙低头,发现自己也幻化成了光絮的样子,漂浮在黑洞洞的空间中。

  “人死了就是这样了吗?”李梦天只觉沉浸在梦幻中,无从挣脱。

  猛然间,一道白光从遥远的天际线处,像流星般向这边直冲过来。

  “这是什么?怎么像是奔我这边来了?”失去了移动能力的李梦天,此刻沦为待宰羔羊,焦虑地等待着各种可能的结果。

  果然不出所料,白光瞬时到了近身,在接触前的刹那,李梦天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光焰。

  像是一个球体,虽然拥有不低的亮度,但并未散出太多光芒,如羊脂般的外表,映出朴实的凝白色。

  李梦天还待细看,白光已经摄入了他的体内,伴随着能量的冲撞,李梦天的絮状光体被白光吸入了体内。李梦天顿觉神志清明,整个空间的状态立刻揽入胸中。

  此时,他注意到白光身后,一股更为强大的能量追逐渐近,所过之处,光影皆灭,形状宛如黑色星云,聚守着恶魔的凝视。

  无形的力量在将自己往外扑压,如层层海浪,越发地强劲有力。

  李梦天借助白光的能量,很快感知到某条通往现实世界的连接点,再不敢耽搁,化作亮刺,冲破壁垒,往外逃去。

  当他重新醒来的时候,周围的光亮慢慢射进他的眼眸,生出的些许刺痛感让他感悟着光线的变化。他试着慢慢环顾四周,发现好像在一间四面白墙的房间内,刺鼻的药水味,瘙痒着他的鼻腔。

  “见鬼,我这是在哪?”李梦天刚想挣扎着起身,注意到身上连着几根导管,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一名巡夜的护士走了进来。

  当看到睁眼的李梦天时,护士脸上立刻浮现了惊喜的表情,再又冲他笑着走来,“你醒了,”边说边凑进床头的扩音器,按下开关说道:“张医生,24床病人林晨希醒过来了,你快过来看下。”

  “林晨希?”李梦天傻呆呆地看着护士,当他瞥眼扫了扫自己的身体,看到凸起的胸部时,“我K,借尸还魂吗?”

  原来,自己的纯男肉身已经不见,而是变为修长匀称、含苞待放的少女之躯。

  林晨希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几个月前因为车祸,被撞成植物人,一直在永平市三院住院,自己上周才来看过她,难道此刻自己附在她的身上?

  李梦天彻底懵逼了,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原本下班准备搭班车回市区,看到矿上的死胖子陆大林在角落里欺负瘦仔,接着就和他的几个跟班,拎着瘦仔上了楼。”

  “自己不放心,下了车也跟了上去,在楼顶,一番争执,不小心撞破了边上的铁栅栏,跟着陆大林摔下了楼……”

  之后,医生进来给他完成了一系列的检查,李梦天像是木偶一般毫无反抗,他还沉浸在回忆的漩涡中冥思苦想。

  医生循例做了全面的检查,嘱咐几句后,便匆匆离去。疲惫不已的李梦天没有太多反应,再次沉沉地睡去。

  太累了!经历了生死转移、回魂异体的他,实在无力梳理重重迷雾。

  此刻,李梦天体内的白光,原是上古神能,却没有蛰伏,而是正在急速改造着他的意识体。

  随着光芒的扩延,本体的能量大大增强,同时,白光搭建了与其意识的连接通道,李梦天的智慧、灵力、感知等也随之猛增,早已远胜常人。

  意识体依附大脑,科学家常说正常人大脑的使用量不足百分之十,原因就是意识体有限。人体五感吸取的信息,能被记住的,不足百分之一。

  而意识体暴增,除了记忆力变强,很多看似不可思议之事,都会再有突破。万丈深渊上,一根独木,试问有多少人敢横跨而过?飞机失事,为何有人会提前有所感知?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等再次醒来,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看就是林晨希的家人。

  林晨希的妈妈坐在床边,摸着此刻变为李梦天的脸颊,眼里含着泪,脸上挂着笑容,“希希,你总算醒过来了,妈不知有多担心你啊……”林晨希的爸爸,也红着眼睛,深情地望着李梦天。

  别人眼中的林晨希,留着一头短发的她,看起来颇显清秀,满满的知性美。因为他爸爸是研究考古的,她也励志女承父业,是个很有个性和想法的女生。

  李梦天尴尬地回应着,虽然与林晨希父母之前见过面,但这种亲密的触碰还是让自己很不适应。毕竟自己双亲早逝,自己太久没有感触过亲情的温暖。

  慢慢地,屋内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林晨希的妈妈留了下来负责照顾。

  这样又过了两、三天,医生同意李梦天出院了,这时他才听闻自己的遗体告别前一天在这所医院举行。李梦天五味杂陈。

  “算了,反正我也是孤家寡人一个,管它做什么!”

  在家休养一阵子后,他返回了学校,改做女生的他,这次体验完全不同,因为林晨希人缘不错,长得也很清秀,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她。班里的有两个小流氓,还借机示爱了一把,可把李梦天恶心坏了,直接两记重拳,打得他们慌忙逃窜。

  而当上课时,李梦天像是开了挂,原本对数学无比头大的他,竟能听懂老师讲的内容。只是初中毕业的他,基础太差,高二的课程对他来讲,太难了点。但为了不给林晨希丢人,他也只得勉力支持,成绩却也没有落下太多。

  “真是怪事!”李梦天对于自己智商的提升,困惑不已,虽然想到过是否与自己异世界的经历有关,但却没有太多头绪。

  “那束射入我的体内的光,后来去了哪里?那时追击我的恐怖能量,到底是什么鬼啊?”

  李梦天心中疑问无数,对于白光,更是想过一百种可能,可终是无法寻得丝毫踪迹,慢慢也就没有了兴趣,生活复又归于平淡。

  又到了永平市一年一度的高中百科知识竞赛前夕,李梦天早被别人告知,她作为候选第二梯队的替补人员,要陪同第一正选小队,完成一系列强化训练。距离比赛日期还有两个月。

  李梦天真想一跑了之,作为崇尚力量的肌肉型帅哥,不,那是之前,骨子里鄙视一切烧脑活动。可班里的校花级人物蒋凡凡作为第一正选小队的颜值担当兼主力选手,揶揄着林晨希的智力等级,笑称不介意出让主力位置给他,李梦天不得不咬牙应战,实在不想自己委身的美女同桌,被人如此明目张胆地踩在脚下。

  “哎,林晨希,你行不行?”林晨希的一等跟班,同桌杜宇,同时也是李梦天初中三年的铁杆狗友,在一旁好意地提醒,毕竟自己的女神刚刚挨过车祸,昏迷了几个月。

  “滚!”李梦天不屑地拿出高冷范,此刻委身美萌的少女体内,极度鄙视着杜宇谄媚的态度,要不是怕吓着他,真想把真想说出,戳破他的色胆。

  结果在一周之后的校内模拟赛上,李梦天携一众替补选手,秒杀第一梯队,在标准、抢答等各个环节,李梦天状态爆棚,天文、地理、人文、历史各类题科皆被横扫。

  指导老师盯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复习大纲,那可是要求大家两个月之内必须背完的天量题库啊,怎么就难不住这个替补选手呢?不禁对林晨希刮目相看。

  “我靠,神了!”坐在观众席的杜宇,对着周围的同学吹嘘道,“看到没,我同桌哈。”

  下得台后的蒋凡凡算是没了脾气,其他一队选手也都如霜打了的茄子,全蔫了。最后,指导老师们一致决定,晋升林晨希入一队,代表永平一中参赛。

  李梦天也是无语了,自己前两晚怕太丢人,随便翻了翻,结果像是印在了自己的大脑里,连忘都忘不掉。

  “真是见鬼了,挂了一次,还有这种好事啊!看来以后要去中心台报名乐心词典或是诗词大奖赛啥的了。”

  之后的某天,他陪林晨希爸爸妈妈去市郊的一座庙宇,为的是给最近饱受磨难的宝贝闺女祈福。听得晨钟绕绕,经声悠悠之时,慢慢放下了诸多的心事,李梦天寻得了难得的清幽。

  随着梵音入耳,李梦天觉察到心神被带入了某种节奏,他仿佛入定般,身心渐成合一之势。而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消失多日的白光,似慢慢生出感应,外泄而出,在他眼前重又凝结成之前所见的球体,悬虚波韵,流光洒显,佛影绰绰间,真如踏入西方净土。

  “不会吧?太不可思议了!”李梦天大喜过望,可周围的人,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摩肩接踵,川流不息于这大殿。

  “原来只有我能看到它,这倒不用刻意隐藏啦!”

  “为何唤我出来?我好累,还要休息!”

  李梦天大惊失色,某种意念不自觉地从脑海深处流出,竟像是侵入了自己的大脑。

  “怎么回事?我是大脑错乱了吗?怎么有这种想法?”

  “到底何事?不说我要隐遁身形了。”未知的意识再次袭来。

  “嗯?”李梦天这才想起,“难道眼前这团白光竟然有生命?”

  “错,我不是生命体,我传承上古,永世不灭。”

  “什么?你竟然能读到我的心思?”李梦天不可思议地回应着。

  “你忘了是谁带你出来的?要不是没法丢下你,我怎会被追得原力大减,再要隐聚长修!”

  “这团光球真是你?”

  “废话,不然谁能与你意识通合?要不是暗能祸乱当世,哪用搭理你们!”

  “什么跟什么嘛。”李梦天自顾自地嘟囔着,又忘了相通之事。

  “以后没事不要召唤我,即使有急事,光体本身帮你也足够了,我的核源受创,恐怕需要更多时间修复。暗能之力太过强大。你要尽快想办法收集我更多的光体,不然以后再遇上,我们都会被其封印。”

  “你说的暗能是追击咱们的邪恶能量吗?怎么帮你收集光体啊?”

  毫无回应,李梦天在心头连问数遍,可再无奇怪的意识流出,头顶的白光竟也消失不见。

  李梦天被搞得满头雾水,跟父母急匆匆回到家,再无心他物,不管白光的叮嘱,发誓要再搞它出来解释清楚。

  他回忆着白光唤出的前后,仔细研究,终于发现,随着心神平静,大脑的意识匹配到一定频度,就能唤出白光,像是找对了钥匙,开锁并不困难。

  “难道与脑电波的溢出信号有关?”近期随着智力提升,李梦天脑洞大开,各种奇异想法层出不穷。

  经过反复尝试,不断测算,发现某种数羊法,可以趋近于大脑信号频度的要求,终于,他第二次完成了白光的召唤。

  可这次,只见光体悬空,并未再现那自说自话的奇怪意识。

  “难道这就是光体?”李梦天若有所思地望着,“它说核源受创,难道心底那股意识就是核源吗?那这团白光能做什么呢还说帮我,也不说清楚些。”

  李梦天恨恨不已,虽然尚不知白光有何妙用,但通过之前的只言片语,李梦天知道此光不是凡物。

  随着不断训练,呼唤白光光体,已经不再是难事。某日他竟发现白光可以在现实世界触碰实物,具备物理属性。

  李梦天大喜过望,这就意味着他可以通过白光,完成某些远程操控了。之后的日子,他开始反复尝试练习。

  从抱枕、娃娃,再到水瓶,桌椅。随着控制力的加强,白光可以移动的物体也越来越重,而且灵敏性也日渐增强。

  李梦天对训练的结果很是满意,“难怪它说光体本身就能帮到我,原来可以当做远程武器使用啊!”

  又过了些时日,今天到了永平市高中百科竞赛的正日子,一早吃过林妈妈准备的精致早晨,李梦天下了楼,准备去上学。可在小区院内,他突然感觉似乎有人在盯着自己,可一回头,却没看到人影。

  “奇怪?为什么我感觉心神不宁呢?”

  没有什么发现,李梦天不做太多停留,终是离开了小区,往学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