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汉的旗帜插遍影视位面 > 第一百一十章 意料之外的容易

  十万天蝎军策马南下,目标直指益州治所,刘焉所在的雒城。

  说实话,贾诩现在过的是既开心又纠结,作为三国最出名的上班族,他属于那种非常典型的明哲保身,绝不死心塌地的跟随任何一个人。

  在王牧看来,贾诩可以说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他是利己主义者,什么忠心耿耿,什么士为知己者死,在贾诩这里都不存在。

  他就像一个后世的上班族一般,所谓的主公不过就是一个公司的老板罢了,我在你这儿上班只是为了生活,而不是拿些所谓的理想,画饼充饥。

  老板对员工好了,那员工自然会多为公司考虑一点,如果老板对员工不好了,那我大不了就是混个一日三餐罢了,若是不好混,换一家公司就是了。

  王牧之所以敢用贾诩,而且还把贾诩放在阿布多瑞的手下,就是因为王牧知道,贾诩这种人也有他的好处,工作能力出众,而且不会多管闲事。

  况且,若是自己凭借这么好的优势都失败了,那……留着一个贾诩又有何用?

  贾诩开心的原因很简单,公司虽然初创,但根基深厚,老板实力也强,工作稳定,没有什么危险,虽然需要经常出差,但是福利待遇好啊!而且老板有本事,跟着混也有前途。

  至于为什么纠结,也很简单,那就是自己的直属领导太强,让他没什么施展能力的机会。一个被强势的领导压着,才华得不到施展,如何能在公司站稳脚跟?

  当时的并州大战,贾诩还在思考如何破城的时候,领导就直接夺下城池,他这个军师直接成了吉祥物。

  这次进攻益州,好不容易说服领导,得以分兵进攻,一来可以尽快夺取益州,二来也让自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陛下却空降过来四个大佬,当郭嘉看到四人全身金光闪闪,刀枪不入的时候,已经颇为吃惊了。

  阿布多瑞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即使分兵,也没有让四个天师府弟子分兵,而是全部留给了贾诩,毕竟在阿布多瑞看来,贾诩实在弱了点。

  她自己只带着黄丽娜夫妇以及5万大军自东入益州,直取汉中,而贾诩则带着天师府四大弟子以及另外5万天蝎军自西入益州,直取阴平。

  本来,贾诩只是把这四人当成护卫,保护自身安全。

  但是攻城第一站,当天师府的四个弟子开着金光咒冲入战场,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冲上城墙,直接奠定了这一场攻城之战的胜利之后,贾诩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已经彻底支离破碎了。

  前有大将军阿布多瑞擒贼先擒王,后有天师府弟子在战场上纵横无敌,这还是他所熟知的战场吗?他们这些谋士是不是可以退出世界的舞台了?

  贾诩有心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但是有天师府的弟子帮忙,确实可以快速攻城,而且还可以减少士兵的损耗,贾诩也是聪明人,若他固执的不让天师府弟子出战,先不说大军的进度会放慢很多,就连士兵的损耗也定然倍增。

  那样的话,即使他谋略再出众,估计也会被陛下降罪吧!

  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兴高采烈的畅谈、吃饭的天师府四个弟子,贾诩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还是不要耽误工夫了,所谓无过就是功,只要能顺利拿下益州,想来总有一份苦劳吧!

  ‘不过……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看那四个所谓的天师府弟子,年龄也不大,竟然可以那么强,若我有那份本事,估计就能真正的高枕无忧了吧!’

  不知不觉间,就连贾诩也开始向往起了天师府的金光咒,不过他却并没有贸然询问,而是静静的在等,陛下既然派了他们过来,那必然不知是想要尽快夺取益州,定然还有下一步计划。

  贾诩就是在等,等到事情明朗的那一天。

  与此同时,得知陛下派出十万大军讨伐益州,有给自己送来大量物资,其中还有不少都是稀释珍品,刘表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整军出征。

  只不过他是从涪陵郡为切口,想要和朝廷的天蝎军在雒城会师,然后一战平刘焉。

  若朝廷的那支天蝎军真如传闻所言,他也算遵从了天子的旨意,若是天蝎军徒有虚名,他也能从容撤退,甚至能借此机会,夺下益州的一两个郡。

  相比于朝廷的自信满满和刘表的‘不吃亏’,此时的刘焉可就不那么开心了。

  益州虽然粮草不缺,也算是兵多将广,然而被人三路围剿,他也只能疲于应对,先不说朝廷两路大军的势如破竹,旁边刘表的十几万大军就更让刘焉胆寒。

  若是平常时候,刘焉自然是整军备马,好好和刘表打一场,毕竟益州的整体实力要高于荆州,更何况荆州东面还有扬州,到时候与扬州那边的人结盟,就算灭不了荆州,也能把刘表给打残了。

  可是现在自己被三路夹攻,军心不稳,又没办法集合大军专心对付刘表,反而让刘表成了自己的心腹大患。

  万一涪陵郡落于刘表之手,那他雒城岂不是危险了么~

  跑是没处可跑了,打又打不过,刘焉很没有骨气的选择了投降。

  至于投降谁,那也是毋庸置疑的。相比于自己的死地刘表,刘焉觉得还是投降朝廷才有活路。

  更何况自己本身就是大汉的益州牧,虽然这些年做的有点过,但是起码自己没有明着反大汉,尚有周旋的余地。

  进攻益州不到一个月时间,阿布多瑞这边还在想着下一个目标是哪座城,刘焉的使者却忽然求见,而且第一时间送上了降书,当然,美其名曰是奏折。

  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他刘焉是无辜的,一心在为大汉牧守一方,忠心耿耿,绝对是刘表看不惯自己的益州比荆州繁华,所以才会诬陷他。

  对于刘焉的投降,王牧虽然诧异了些,但也没有觉得太过,而是直接传旨,召刘焉入京面圣,既然你说你是冤枉的,那就来当面跟朕解释吧。

  至于益州……当然是归朝廷了,毕竟他刘焉也只是一个州牧罢了,天子要换一个州牧,需要理由么?

  能这么轻松拿下益州,对王牧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又可以征兵了,而且以益州的情况,朝廷的兵马即使翻一倍都不是问题,到时候,天蝎、天行、天谴三路大军也才能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大军了。

  同时,手握州之地,加上司隶,关于制度的改革也该提上日程了,毕竟类似于州牧这种封疆大吏,简直就是地方的土皇帝,权力太大了,不利于王牧的统治。

  世家他都要灭,这种土皇帝一般的制度又岂能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