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关中援军(上)

  一众二代不负众望的被叛军俘虏,而这群人此时为了求生,什么家族荣耀、个人尊严都不要了,纷纷跪在地上向杨玄感请降。一众人的父亲,多是杨广亲信大臣,而杨玄感也乐得用这些人来离间杨广和其重臣的关系,便对这些二代悉以亲重要任委之。

  在杨玄感看来,杨广疑心这么重,即使不处置众人,也不会委这些人来战了。

  而这些二代一个个也是坑爹货,此时顾不得其父的尴尬,为了活命,也只得认贼作父了。

  樊子盖是第二日才知道此事了,看着城下一众来劝降的官二代们,樊子盖脑袋一阵发黑,几乎站立不住。神啊,这里面有观王的儿子,内史侍郎虞世基的儿子,御史大夫裴蕴的儿子,大将军来护儿的儿子······都是大隋重臣子弟啊。

  弄清楚原委,樊子盖几乎要杀了段达,这出城偷袭之事,事关重大,怎么能任凭这些纨绔之辈私自决定。

  而段达也委屈的很,也不看看那些都是谁的儿子,他敢拦着吗?

  这些二代子弟的胡闹行为,立刻使得此时的形势到了无法收拾的局面,一旦虞世基、裴蕴、来护儿等人生出异心,大隋顷刻之间便要陷入危境,这已经不是樊子盖可以处置的。

  樊子盖只得一面紧守洛阳城,一面命人拼死突围出去往辽东给天子送信,使杨广早做预防。

  樊子盖虽然没有杀了段达,但也剥夺了他全部官职,关入大牢,等待天子处置。段达已经不可信,今日可以放二代们出城,明日便能放叛军入城。

  同时樊子盖严令,没有他的允许,凡擅自出城者,一律杀无赦。

  城中的众人看着夏侯俨等人落到的局面,也没人再想着立这般功劳了。

  杨玄感虽然生俘了四十多位世家子弟,但其实对于攻打洛阳城是有限的,因为能出城的二代们大多父辈跟随天子东征了。他又不能拿这些人的生死威胁樊子盖,当然很大可能是樊子盖根本不受威胁。

  杨玄感又围城数日,始终无法破城。

  而在双方皆急迫的心情中,洛阳城的第一支援军到了。长安留守卫玄征调四万关中府兵从长安来援洛阳。

  卫玄自继黄明远为长安留守之后,仍兼任刑部尚书,允许他遇事不便上奏,可自行裁处决断,敕令杨侑以对待老师的礼节对待卫玄。

  听闻杨玄感叛乱,围困洛阳,卫玄大惊,忙诏梁默赶赴长安应对。卫玄坐镇长安,梁默坐镇扶风,二人本来是为了防备关中先乱,谁曾想关中无事,洛阳却陷入困局。卫玄长在洛阳,很清楚洛阳军队的战力,因此便急招关中府兵四万西出救援;又命坐镇潼关的屈突通率部从河内郡支援洛阳。

  至于梁默,则代卫玄坐镇长安,总不能救援了洛阳,丢了长安,那算什么。

  这卫玄也是一个狠人,他救援洛阳经过华阴时,直接命人挖掘杨素的坟墓,焚烧了杨素的骸骨,将其祖茔铲平,以示自己的必死的决心。

  可怜杨素也是一代枭雄,国之名将,最后却落到这般下场,尸骨无存,令人唏嘘。

  卫玄的弟弟卫文通等人劝卫玄莫要做的这般决绝,不给自己留回头路,却被兄长大声斥责一番,因此军中无人感言。

  卫玄兵出潼关之后,有人担心崤山和函谷关之处有伏兵,请求从陕县沿黄河顺流东下,直奔河阳,攻击杨玄感的后方。

  然而此时其军缺少船只,搜寻船只必然耽误时间。

  卫玄说道:“依我看来,预设伏兵的计谋不是杨玄感那小子所能想到的。”于是就击鼓前进,出崤谷、渑池。

  过函谷关后,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果真没有伏兵。卫玄派虎贲郎将张峻从南路进发作为疑兵,自己则亲率大军直奔洛阳城北。

  而此时杨玄感也得到了老爹坟墓被挖掘的消息。

  杨玄感当时就惊了,大家都是文明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接着杨玄感便放声大哭起来,任谁被挖了祖坟,也会悲痛万分。其余众人闻之,也纷纷唏嘘,毕竟挖祖坟一事,实在超出众人的心里接受。

  哭完之后,杨玄感就指天大骂“卫玄狗贼,吾与你不共戴天!”却是要点起兵马,去与卫玄决一死战。

  此时杨玄感明显脑袋上头,竟然要全军出击,然而众人都知道他此时的悲愤,也没人敢言,最后还是老将李子雄出言劝动了他。

  李子雄是杨素的心腹,多从其征战,数立战功。杨素死后,杨广清洗杨素的旧部,李子雄也因为与新罗使者说话失言,而被弹劾、免职。后来复职之后又因为殿前失仪而获罪被除名为民。

  此时李子雄正在来护儿军中效力,杨玄感叛乱之后,杨广对李子雄心生怀疑,下诏命令将他上枷锁送到皇帝行营,李子雄杀死使者逃走,去投奔了杨玄感。

  这李子雄资格甚老,因此来到军中,每每以军师自居,反倒是压了李密一头。杨玄感也觉得李密是纸上谈兵,因此便将诸事交给李子雄。李密有些失了杨玄感的信任,甚是落寞。

  李子雄建议杨玄感留一部分兵力继续围攻洛阳城,不求破城,而是防止城中部队与卫玄所部汇合。至于主力,则先西向击破卫玄,然后携破卫玄之势再行返回。

  杨玄感最后也只得从之,一旦让樊子盖和卫玄二部合流,形成夹击之势,这仗更没法打了。杨玄感乃留兵一部,交给李子雄继续围攻洛阳城,而他本人则率领四万精锐向西而去。

  此时卫玄早就布好了阵势,准备围歼杨玄感。

  卫玄将军队布置在金谷,准备引鱼上钩。

  卫玄命人在军中清扫一片场地,祭祀隋文帝说:“刑部尚书、京兆内史臣卫文升,冒昧昭告于高祖文皇帝的神灵:自从皇家承受天命,到现在三十多年,武功文德,渐渐影响海外。杨玄感辜负圣恩,自作蛇豕,蜂飞蚁聚,犯我王师。臣下我两代受恩,一心侍奉国家,统率熊罴之众,志在剿灭逆党。如果社稷长久,应该让杨玄感这些丑类像冰块一样破碎;如果隋朝大势已去,就请让老臣先死吧!”卫玄词气激昂,三军将士莫不流涕呜咽。

  一场决战将要在洛阳城西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