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六章 白岩城之战(三)

  眼看整个战场之上,除了乙支文德列阵之后,再无能抵抗的高句丽军队,黄明远遂下令打扫战场,然后撤回营中。

  乙支文德似乎也为隋军的停止攻击而松了一口气,目送隋军离开,这才退回城中。

  这一战隋军歼敌两万余人,大大打击了高句丽人的士气。而这对于高句丽军队来说却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数战下来,高句丽对于隋军的恐惧与日俱增,之前萨水之战提升的士气早就没了。

  乙支文德也是无奈,他终于知道姜以式在辽东城的感受了,打又打不过,守又守不住,实在是让人崩溃。

  而高句丽军中,最痛苦其实不是乙支文德,而是梅龙。

  这一战三万梅家军折损过半,梅龙的二弟梅文也战死,梅家军元气大伤。等到隋军将包括梅文等高句丽将领的脑袋挂在辕门外示众之后,梅龙的忿恨就更加强烈了。当然他除了恨隋军,更恨乙支文德。

  战后,损失惨重的梅龙顾不得整点军队,便冲到乙支文德面前质问乙支文德为什么不救援其部,导致其部惨败。

  乙支文德再是性格谨慎低调,大小也是个元帅,顾忌到渊太祚他不敢怎么处置梅龙,但也不会让众人看他的笑话。

  “你平时不是自诩天下无敌吗?号称打得隋军屁滚尿流,如何还要别人去救援?”

  乙支文德直接让人将梅龙轰了出去。

  梅龙愤愤不平,若不是被同为将军的孙祐拉扯住,他怕是会大闹中军大帐。但即使如此,梅龙也忌恨住乙支文德,于是也不向乙支文德禀报,直接率部出了白岩城,来到城外大营驻扎。

  此时梅龙为了报复乙支文德,便向姐夫渊太祚去信,奏报乙支文德与隋军勾结,似有反意。若是让乙支文德故意失陷了白岩城,则高句丽危矣。对于梅龙或者是大部分世家来说,乙支文德到底有没有勾结隋军并不重要,扳倒乙支文德,趁机从婴阳王高元手中夺权才是最重要的。

  梅龙仗着家族势力,又秘密联系军中一些世家将领,一起联名给高元告状,誓要将乙支文德掀翻。

  ······

  当然这些斗争暂时还改变不了白岩城的局势,但种子已然种下,而乙支文德的命运也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看婴阳王高元和渊太祚的博弈了。

  双方休息一夜,第二日一早,黄明远乃下令攻城。

  这一次因为白岩城的地理位置,若是想再如辽东城一般却是不可能,因此黄明远只得打造云梯、冲车等物,开始常规性攻击。

  不过白岩城外三道壕沟,三道栅栏,还有弓箭手阵、投石车阵对于攻城军队威胁实在巨大。

  黄明远此时从周围城池中抓获的高句丽族人便派上了用场。

  高句丽是个国家,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七世纪在今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存在的一个政权。其国人主要是濊貊、扶余人和汉人,后又吸收一部分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而高句丽人是一个民族,其族人并不多。

  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其民族问题同样尖锐。而黄明远在辽东一直奉行的策略便是打击真正的高句丽族,而拉拢其他各民族。实际上在辽东地区,汉人的比例并不少,再加上鲜卑人,足以掀起一场巨大的声势。

  黄明远便将两万多高句丽族人驱赶到白岩城外,使这些人来负土填壕。

  驱赶老百姓攻城,一直是胡人最擅长的手段,历史上清朝入关,多用此策来攻城。若是守军中计,不作抵抗,则城池可下;即使守军含着泪射死这些百姓,也会士气大降。

  为了攻城,隋军早就准备了数万袋土。

  这时候命令这些高句丽人,每人扛着一袋,冲向壕沟,敢有反抗者,立刻射杀。果然这些人为了逃命,拼命冲向对面。

  换做旁人,就是射杀这些高句丽人也会被理解。但偏偏乙支文德不成,他不是高句丽人,让他下令放箭,无异于让二鬼子为了守城杀鬼子,你这让真鬼子怎么想?

  乙支文德也是个狠人,眼看壕沟一点点被填满,他很清楚,若是继续这般患得患失,正中隋军之计,因此他只得下令士兵还击,不让任何人靠近壕沟。

  眼看高句丽的投石车和弓弩手都开始还击,黄明远面带微笑,却是乐开了花。现在无论你做的多么正确,但平壤城的那群官老爷可不会感同身受。而且还有梅龙,怕是会将这里的情况添油加醋地汇报给平壤城。

  很快在壕沟面前便倒下了无数的尸体,梅龙咆哮着抓着乙支文德大吼道:“乙支文德,你知不知道那些都是国人?我看你就是个隋人奸细······”

  乙支文德看也不看,直接说道:“大敌当前,乱我军心,叉出去。”

  早有人上前扯住梅龙,将其往外拖。梅龙不住地咆哮,大骂道:“乙支文德你个汉军奸细,你是要故意坑害我高句丽。”

  梅龙被拖出去老远,只留下他的吼叫在回荡。

  没人说话,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刚才梅龙的话重重地敲击了所有人的心。

  黄明远眼看高句丽开始攻击,马上也命令军阵中的雷霆炮和床弩反击。此时双方你来我往,不时便有人被误中倒下。

  隋军反正不在乎高句丽人的生死。

  隋军的雷霆炮能够轰击到高句丽的投石车,但高句丽的投石车比之前隋军的投石车还简陋,不过投射四五十步,重量也轻,因此来回轰击没多久就被雷霆炮的轰击而炸的粉碎。至于军前的弓箭手,也无法抵挡床弩雷霆炮。每个巨石轰到人群之中,便是无数的伤亡;每支短矛穿透人前,便如串糖葫芦一般射杀数人。这些弓箭手伤亡巨大,早就不成阵型。

  乙支文德无奈,只得将这些人调回城中。

  至于城外的壕沟,却是只得放弃。

  隋军无数的巨石不断轰击着城墙和栅栏,至于那些成排的栅栏早就倒了。这些被押作苦力的高句丽人在城外投掷了数千袋沙土,终于将城外的壕沟填平。

  至此,真正的攻防战也要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