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四十五章 军中哗变

  关于粮食、辎重的问题,宇文述不是不清楚,否则也不会严令“士卒有丢弃粮食的斩首!”但后勤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他有心却也无力,只得以严刑峻法压制底下的军士。

  但这种严苛在行军艰难的客观条件下,很快便在军中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波动。

  扶余军的主力皆是来自河北、青兖一带的府兵,这些军队因为长期受灾和朝廷对所属地区的打压,导致其兵源良莠不齐。而这些地方的府兵对大隋朝廷的归属感也弱。

  扶余军营。

  今日因为大总管宇文述下令处死了几个私自丢弃粮食的士兵,因此到了傍晚歇营之后,军中士兵各自三三两两的围绕在一起,议论着此事。

  “听说了吗,今早上宇文总管巡营,发现有人丢弃粮食,直接下令杀了。听说宇文总管还下令各府彻查此事,敢有丢弃粮食者,一律严惩不怠。”

  “不可能吧,这么多人都丢了粮食,要是处罚,那得处置多少人?”

  “哪有什么不可能的,听说渤海郡的兵府那边已经开始清查了,一旦查到,即刻处死,绝不留情?”

  “啊!”

  众人各自谈论着此事,也不知道一个个是从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

  扶余军因为马匹不足的原因,大都将辎重给丢了,先是雨具、锅灶等用具,后来连粮食也没留。众人不是没想过丢了粮食怎么办,可是携带着数百斤的东西,还怎么长途行军。

  也因为如此,扶余军中皆是人心惶惶,担忧、紧张的情绪弥漫在全军之中。

  宇文述也清楚丢弃物资的事情,但是并不以为会有多严重,但是今日宇文述到了各府兵营中转了一圈,才发现问题大大超出想象。

  超过一半以上的士兵已经将三分之二的粮食丢弃,若是任由此风蔓延,到时候仗也不用打了,直接溃退吧。

  宇文述当然清楚所有人都处置是不可能的事,只得杀鸡儆猴,震慑三军,方能止住这股邪风。只是河北各地的府兵本身就对朝廷有着各种的不信任,而诸将又没有将宇文述的精神完全传达下去,这才出现了人心惶惶的局面。

  宇文述安排军中法曹陈威前往各军,督导此事,并警示三军。

  陈威今年四十五岁,是个倔强的老头,凡有命令,都能不折不扣地执行。只是为人缺乏变通,脾气又坏,因此虽然有能力,到四十多岁也只是个法曹。

  陈威带着执法兵丁先到了渤海郡的三个府兵营中,果然渤海府兵的情况很严重,甚至一些将官也和士兵一般,丢弃物资。

  陈威直接下令将渤海郡左鹰扬府鹰扬郎将任达和其麾下校尉、旅帅共计十一人抓了起来,判处死刑。

  消息传出,一时哗然。

  本来众人还以为是意思意思,毕竟法不责众,现在陈威直接处置鹰扬郎将这种中级将领,实在超出了众人的认知,一时之间,任达麾下的士兵纷纷骚动起来,军营之中弥漫着紧张的情绪。而这种情绪如流感一般,立刻萦绕三军。

  “听说了吗,朝廷要把左鹰扬府中所有的官吏全部处死!”

  “不对,我听说整个左鹰扬府上下的官兵全部处死!”

  “听说了吗,朝廷要把军中渤海籍的官兵全部处死!”

  “我给你说个消息,听说朝廷要清洗河北人,军中凡是河北郡县的官兵,全部处死!”

  ······

  消息越传越走样,本就对朝廷不信任的河北府兵,问询开始骚动起来。

  “大兄,咱们就眼看着他们关西蛮子欺负咱们,听说明日一早,陈威这个狗娘养的

  就要将任达等一众人处死,这群关西蛮子清理完左鹰扬府,下一个就是咱们中鹰扬府。”

  高子开是渤海郡中鹰扬府的鹰扬郎将,传说他是高颎的族侄,但也没人清楚是否属实。不过高子开体格健硕,勇武过人,且为人侠义,仗义疏财,在渤海郡中很是有名望。渤海郡三个鹰扬府,众人都是以高子开为首。

  高子开有些犹豫,他倒是对部下约束的很,军中丢弃粮食的现象并不严重,但若是对方真的有意为难,那势必能够找到借口。

  高子开最终没有接受部下的建议,趁机闹乱子的后患太大,毕竟刀把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但高子开这么想,已经危在旦夕的任达却顾不得这么多,他命令亲信在营中散播陈威要坑杀全军消息,鼓动部下围攻陈威。

  当夜,左鹰扬府军营中暗流涌动,残存的军官和任达的亲信在营中各处串联。

  到了三更,左鹰扬府士兵突然杀入军营大帐,将被关押的任达等人放了出来,并围攻陈威等人。

  陈威措不及防,最后在一众执法士兵的护卫下逃回扶余军的中军。

  到了这个时候,任达等人已经算是造反了。

  左鹰扬府士兵的动乱仿佛如一簇火苗,立刻就点燃了整个军营,其余各府的士兵纷纷响应,大有群起而动之势。

  而渤海郡中鹰扬府军营中,高子开还准备明日去走一走于仲文的路子为任达求情,对整个大军的动乱是措不及防。

  任达等人动乱之后,担忧声望不足,竟然推选高子开担任统帅,一众咆哮着涌入高子开的军营。

  中鹰扬府的士兵也早就对陈威不满,在众人的裹胁之下,虽然高子开不情愿,但不得不成为叛军的最高统帅。

  此时发现情况的其余各军见扶余军动乱,立刻率军平叛。

  被拥为统领的高子开也知道他们实力不足,不能与大军硬抗,那无异议以卵击石,因此主动派人前往中军与于仲文、宇文述谈判,声明众人并不是叛乱,只是出于义愤,来向宇文总管说理,只是群情涌动,失了方法,才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于仲文和宇文述当然清楚对方说的不实,但此时此刻,军心不稳,跟着高子开闹出乱子的有数万人,难道他们还能将这些人全部处死。

  为了稳住全军,稳定军心,二人接受了高子开的说辞,并未处置一众人等,并处死陈威,以示诚意。

  而高子开等人也回归各营,一场乱子就此消弭。

  但此时双方已经彻底产生隔阂,都明白现在不动手只是时机未到,只剩下谁先对谁动手了。

  而且此事之后,之前宇文述严查丢弃粮食的命令也作废了,又没有其他方法解决问题,因此此事在军中也越演越烈,最终酿成了一场硕大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