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四十四章 军中危机

  在大航海之前,人类有史以来的大帝国数不胜数,但从来没有一个帝国能够真正的成为世界霸主。限制他们的不是人类对这个世界的探索欲望,而是那脆弱的后勤补给。

  事实上大航海之前人类最大的帝国蒙古帝国的扩张,也是因为他在一定程度解决了后勤问题。

  隋军的战力丝毫不弱于中国任何一个时代。从先秦时代传下来的尚武的血液浸润到每一个男儿的骨子里,达到顶峰。也是在这个时代,作为武将时代最后的辉煌,各种超级名将辈出,杨素、韩擒虎、贺若弼、史万岁、李靖、李世民、李勣、苏定方、裴行俭······各种交相辉映,使得这个时代熠熠生辉。

  换句话说,东征高句丽这场仗是绝不应该输得。我们有最善战的军队,最优秀的统帅,最精良的器械,最充足的信心,但结果就是那么出人意料,随机最后败的是如此之惨。

  除了杨广教科书式的犯错,混乱的人心······之外,最先体现这场仗不妙前景的,正是东征大军的后勤问题。

  三十万大军从辽西的泸河、怀远二镇出发,人马供给一百天的粮秣,又装配排甲、矛以及衣资,戎具、火幕,每人负担三石以上重量,使人无法承受。

  不少人为图轻快,纷纷将所携带的物资丢弃。

  宇文述发现这个苗头之后,立刻下令约束各军,“士卒有丢弃粮食的斩首!”但是仍旧无法禁止此事。军士们眼看不能丢弃,便都在幕帐内挖坑把粮草等物埋起来。

  到后来此事在军中成了潮流,只是瞒着上层的将官。

  诸部之中,形势最好的是增地军的两万左武卫军。其部有三万多匹战马,几乎能够一人分到两匹战马。因此一匹驮人,一匹驮着物资,勉强没有丢弃物资。稍微挤挤,还能匀出来一部分马匹帮着同属增地军的河东的府军。但其余部队可没有这个条件,也没有黄明远那个手段,因此眼中只得满是艳羡的目光。

  达奚暠虽然知道不少人打的主意,但他还真不敢擅自借给别的部队马匹。他在左武卫本来就没多大影响力,能有今日,全是黄明远一手提拔,其对于黄明远制定的制度,从来都是萧规曹随,不敢逾越一步。

  因此增地军在其余部队的羡慕嫉妒恨中,较为轻松地前进。

  此时黄明祯的沃沮军中,也出现了掩埋粮草、物资的情况。不过情况还不严重,毕竟相较于禁军,边军之中的马匹普及率反而更高。尤其是当初黄明祯横扫契丹,也好好的给平州军置办了一些家当。

  黄明祯对平州军控制很强,因此很快鹰扬郎将范愿便向黄明祯禀报了此事。

  刘黑闼对此还颇不以为然,对黄明祯说道:“总管,是此事俺老黑看怕是仅之过虑了,这就是朝廷不懂情况瞎指挥,这兵贵神速,哪有带着好几石的物资急行军的。我说这也不是个事,反而说明咱们的士兵聪明,想当初我们在漠北纵横的时候,什么时候有过补给,不都靠从胡狗那里缴获嘛。到了平壤城,今日丢的啥都有了。”

  “黑子,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黄明祯说道:“你那是几千人在草原上,又全是骑兵,主要是打游击,当然可以就粮于敌,但我们这是三十万大军,每日消耗的物资如山如海,到哪弄这么多粮食。

  今日士兵们开始丢弃粮食、物资,其军心、士气可想而知,真到了关键时候,你敢相信他们们。”

  刘黑闼赶忙说道:“总管,咱平州军什么战力总管还不知道,到了要命的时候,决没有孬种。”

  黄明祯皱着眉头说道:“大兄曾说过‘打仗第一事在于粮’,我绝不担心我军的战力,我只担心这么打下去,怕是整个大军会断了粮。”

  范愿、刘黑闼二人也紧张起来。

  “不会吧,我军一路所向睥睨,谁能断咱们的粮道?”

  黄明祯将军中诸将唤来,下令各部彻查此事。又下令军中所有非必须的物资全部丢弃,减轻士兵的负重。并集中部分马匹,又临时赶制一大批车辆,将各部粮食全部集中看管,置于中军,以保障供应。

  想了想,黄明祯又不放心,乃下令赶制一批在丰州时的炒面,每人携带五斤,背在身上,可供每个士兵五、六天左右的食用,关键时候便能保命。他又下令,这些炒面不许食用,不许丢弃,违令者斩。

  因为将士兵携带的粮食全部集中处置,军士们的负重大大减轻,这五斤炒面背着,倒也并不吃重。而且黄明祯在军中威望显著,因此无人敢违背。

  这时黄明祯还不放心,他第一次有些相信兄长说得此战可能会败。当所有人都认为此战一定胜利的时候,恰恰就是可能落败的时候。各部军士如果不是以为此战必胜,就是再辛苦也没人会丢下粮食。

  未虑胜先虑败,黄明祯知道单靠其部的实力,关键时候未必能够力挽狂澜,他第一时间便准备联络兄长旧部左武卫。

  没想到黄明祯还没有动作,五弟黄明离便来到黄明祯营中。

  “三兄!”

  “五弟!”

  果然黄明离前来正是为了粮食之事。黄明离因为是黄明远的弟弟,再加上当年漆峡之战拼死搏命,因此在军中威望极高,甚至不弱于达奚暠。现在左武卫大将军和一个将军空缺,只剩下达奚暠一个将军。而达奚暠也清楚黄明远的影响,在军中极其依仗黄明离,因此军中诸事,实际上多为黄明离做主。

  兄弟二人见面,也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立刻便相互交流了各自的情报。二人对兄长的先见之明叹为观止,更考虑一旦真的落败之中的境遇。

  二人商定,双方互为依托,一旦出现变局,便相互靠近,相互支援。无论如何,要以保住手中军队为上。

  商定之后,黄明离匆匆离去。

  而黄明祯则前往宇文述的军中,向宇文述汇报此事。这不是可以独善其身的事情,能够改变这种情况的,军中也只有宇文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