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三十一章 风波连连

  大河南北各处群盗蜂拥而起,不可胜数,徒众多的可达万余人。他们四处劫掠,攻陷城邑,屠杀官吏,不可平定。杨广乃命令各地的都尉、鹰扬郎将与郡县要互相配合,追捕盗贼,随捕随杀,但是仍然无法制止百姓的造反。

  但杨广对于此事仍旧没有放在心上,些许蟊贼,反手可定。对于这个时代的统治者来说,虽然对于农民起义是绝不放过,但其实并不重视。而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虽然历史上起义无数,但纯因农民起义亡了一个国家的,还未存在,农民起义还没有担负起灭亡一个朝代的主力军的角色。

  所以,只有黄明远一个人担忧,但没有什么用。

  正月份,杨广为杨佶进行了皇太孙册封仪式,并大赦天下。册封典礼的场面一时恢弘壮大,庄严肃穆,令人咋舌。

  皇太孙初立,正是要创造条件,给其养望之即。本以为杨广在此之后会消停一下,没想过册封皇太孙的事情还未完全结束,杨广便又放了一颗卫星。

  经过一年的准备,杨广为欲恢复辽东故地,声言“眷彼华壤,翦为夷类”,并指责高句丽“兼契丹之党,虔刘海戍,习靺鞨之服,侵轶辽西”,借口高句丽王高元不肯入朝,下令东征。

  轰轰烈烈的三征高句丽正式拉开。

  杨广又诏令集结天下的军队,无论南北远近,都要汇合于涿郡。集结了天下军队之后,杨广又另外征发了江淮以南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手三万人,又命令河南、淮南、江南造戎车五万乘送到高阳,用来装载衣甲、幔幕,还征发河南、河北民夫以供军需。

  天下都为攻打高丽的事而闹得骚扰不安。

  如此这般消耗,杨广终于做好了准备,要对高句丽动兵。

  而超乎所有人想象,各路隋军在名义上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百一十三万,而为大军运输物资的民夫是隋军的两倍,大隋直接、间接的参战人员已经超过了五百万。

  这般规模的战争,大隋从没有打过,甚至南征南陈也没有动用过这样的兵力。上一次起这么多军队的还是前秦苻坚,但他败了。

  黄明远拿着兵部送来的兵力、人员统计如有千钧之重,这样的战争,人数越多,消耗越多,出错的可能越多。古往今来,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韩信一样“多多益善”,更多的是像苻坚一般兵败丧师。

  平心而论,至少现在的大隋还真没有能统兵百万的将领,甚至自己也有所欠缺。

  黄明远立刻去见杨广,请求减少参战兵力,不要如此大动干戈。

  黄明远从双方的实力对比、消耗、道路承载能力、后勤保障能力等多个方面向杨广解释了减少参战兵力的原因,直言兵力超过三十万,人数越多,反而越难以取胜,不若减少兵马,以精兵出击,必能破敌。

  但杨广却都不置可否。

  “明远所见,的确在理,可今日攻伐高句丽,群情激愤,万众一心,纷纷请战,朕不能让众位臣工寒心啊。”

  杨广一句话便堵死了黄明远的话。

  天下人都求战心切,企图借这次出征赚取功劳,换得爵位。你黄明远官封顶爵,不需要战功,但人家需要,总不能每一次好处都让你黄明远一个人占了。

  道理黄明远都懂,可无论如何用不了一百一十多万兵力。

  杨广对黄明远语重心长地说道:“明远要知道,高句丽能拉出四十万人以上的军队,

  兵法讲究‘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再加上高句丽人坚守城池,以及天气原因,大隋出动一百一十万大军并不多。”

  眼看无法说服杨广,黄明远便请求自为东征主帅。在黄明远看来,现在大隋能当主

  帅的也只有黄明远,到时候这一百一十多万兵力妥善安置,总不会出现大的疏漏。

  但出乎黄明远意料,杨广竟然拒绝了。

  杨广告诉黄明远,这一次东征高句丽,将不会以黄明远为主帅,而是使其留守洛阳城。大隋天兵百万,高句丽闻之必将望风而逃,根本用不到黄明远。相较于辽东,国内还有很多心怀鬼胎之徒,意欲混乱天下,只有留下黄明远看家他才放心。

  黄明远满是吃惊,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天子守家,将军出征,在杨广这里怎么还要反过来?

  黄明远忙劝阻杨广收回成命。辽东险阻,天子不宜犯险。但杨广却认为自己还在壮年,不畏风险。且各路兵马混杂,皆不统属,若是委以大将,必然出现争端,误了军事。只有他本人领军,才能更好地督促各部。

  今日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出人意料,黄明远脑子有些混乱,今日之事,好像杨广是有备而来,自己完全落入杨广的彀中。

  黄明远最后只得浑浑噩噩地出了皇宫。黄明远准备好好梳理一下思路,在重新请求杨广收回成命。

  到了内史省,正好遇到裴矩,裴矩听到黄明远与天子的奏对大惊,不由得说道:“明远误矣。”

  黄明远不解。

  裴矩说道:“明远今不到三十,其功盖朝野,本就是骇人听闻。今天子打定主意,自己御驾亲征,就是不愿让大隋之兵,全为明远一人所掌握。此时天子巴不得明远与东征之事毫无关系,省得被人说是籍你之功。而此时明远不知在天子面前避嫌,反而先是否定天子的调兵遣将,又自请为主帅出征,岂不是伤了天子的颜面,天子如何会听从明远的建议。”

  黄明远这才恍然大悟,忙问岳父该如何善后。

  裴矩说道:“明远这个年纪,功劳已经到了顶峰,此番出征辽东,是成是败,明远就不要参和了,省得触怒了天子。”

  黄明远忙说道:“我非在意功劳之人,可此战若败呢?”

  裴矩看着黄明远,一字一句地说道:“天子若问,天下无将否,明远但如何回答?”

  黄明远身子一震,却是说不出话来。

  出了皇宫,府中竟有人在宫门口等着,直言老家出事了。

  黄明远慌乱赶回家中,一见大门,便看见一身孝衣的十二弟黄明澄跪在地上哭道:“大兄,大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