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九章 瓦岗军起

  大业六年十二月,东郡。

  一条黄河,滚滚东流,沿途有多少英雄豪杰。这东郡之地,勾连河南、河北和青兖之地,最是膏腴。山东好汉,热情豪爽,粗犷剽悍,扶危济贫,仗义死节,而人丁也最是彪悍。在东郡民间,提起翟让的名头,哪个不竖起大拇指。

  传说翟让武功超群,神武过人,平生仗义疏财,为人义薄云天,专爱结交天下好汉,闻名江湖。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若要去时,又将银钱赍助他起身。

  可此时谁也不知道,名震江湖的翟让已经身陷囹圄了。

  此时月明风高,点点月光透过牢房的小窗子洒到翟让的面前。翟让倚靠着墙壁,一个人喝着闷酒。

  “想我翟让一生,仗义疏财,义薄云天,却没想到却落得如此地步,真是天意弄人啊!”

  翟让本是东郡土豪出身,家族在东郡势力强大,他本人更是担任东郡的法曹参军事。但翟让这个人是典型的地头蛇作风,平日里对于武勇游侠之人甚是喜爱,多引为党羽。因此每每郡中有游侠之人犯罪,翟让都利用自身的关系,操纵官司,暗地里替这些人反案。

  凭借这一手,翟让得到了郡中游侠的拥戴,本人更是做着半白半黑的勾当。

  可谁曾想“马有失蹄,人有失手”,翟让仗着土豪身份在郡中的勾当早就引得录事参军事郑议不满,只是没有拿捏到其错处。今年新上任的东郡太守乃是原大理少卿李孝贞,出自赵郡李氏。

  郑议趁机向李孝贞述翟让之罪。

  在李孝贞眼中,翟让不过是只蝼蚁,反手可以碾死。再说他前来东郡,正要立威,翟让这个黑白通吃的人物正是合适,因此便以“私通奸人,阴谋作乱”的罪名将翟让抓进监狱。

  翟让本来是个操纵诉讼的人,没想到让更高级别的人将他的官司操纵了。

  翟让被抓进狱中只能等死。

  幸好翟让还有点薄名,因此在狱中每日酒肉伺候着。不过眼看就要问罪,这判罚的罪行是被送到运河堤上做工,怕是活不过三日。

  翟让正自怨自艾,这时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翟让抬头望去,正是往日的好友黄君汉。黄君汉也是本地土豪出身,出自濮阳黄氏,其父乃原汴州刺史黄察,黄君汉现为东郡狱吏。

  翟让吃了一惊,忙说道:“景云,你怎么来了?”

  黄君汉上前打开翟让的牢门枷锁,对翟让说道:“翟法曹,你受苦了。天时人事,也许是可以预料的,英雄豪杰哪能在监狱里等死呢?”

  翟让听了又惊又喜,说道:“我如今就好比关在圈里的牲口,生死全不由己,今日只能听从景云的吩咐了。”

  黄君汉对翟让说道:“法曹交友便天下,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

  翟让再三拜谢,又说道:“翟让今日蒙受景云的再生之恩,才得以幸免,感激不尽,可景云就这么放了我,又该如何向上级交代?”

  这时黄君汉勃然大怒道:“我本以为你翟让是个大丈夫,可以拯救黎民百姓,所以才冒死来解救你,可你现在却像一个妇人一样,优柔寡断,絮絮叨叨,如何能成大事?我自有办法去给上级交代,倒是你,别忘了‘替天行道,扶危济贫’的誓言。”

  翟让向黄君汉磕了一个头,说道:“来日,翟让必不负景云。”说完便匆匆离去。

  翟让离开监狱,偷偷潜入家中。这时好友贾雄建议翟让带领家中佃户、奴仆,前往瓦岗山为匪。

  瓦岗山离着白马县城和翟让的老家韦城不远,山势雄险,易守难攻,方圆数百里,土地肥沃。

  贾雄知晓阴阳,擅长占卜,深得翟让信任重用,翟让对他言听计从。他认为现在大灾之年,流民遍地,百姓无处乞活,正是人心思变的时候。

  而天子无道,昏庸暴虐,不恤民力,天下人苦不堪言,此时如枯木干柴,一旦有星点的火花,便能燃烧整个天下,此正是天下大乱的格局。天下将乱,正是英雄辈出的时代,现在抢先占据一方势力,将来无论是退是进,都有选择。

  翟让作为中下层的实力人物,眼看大隋底下一日烂过一日,早就有心谋立,因此在贾雄劝说之下,翟让便带着兄长翟弘、侄子翟摩侯、亲信王儒信等人,前往瓦岗山自立起事。

  翟让在东郡之地,本就声名远扬,蜚声在外,因此郡中犯法亡命之徒,纷纷前来投奔。而东郡因水灾活不下去的老百姓,也纷纷前来投奔。

  翟让的好友单雄信骁勇矫健,擅长骑马使矛,闻听翟让在瓦岗山起事,他便招集年轻人前去投奔翟让。

  离狐人徐世勣家在卫南,十七岁,也是当地的土豪,家多僮仆,积栗数千钟。其人有勇有谋,也前来投靠翟让,他们以瓦岗山为根据地,故称瓦岗军。

  瓦岗山虽然险峻,但并不是长久的根基之地。

  瓦岗山人数日渐增长,翟让也每感山中供应不足。但若是让他们前去攻打城池,其势力也不足。

  同时李孝贞知道翟让起事之后,便调集部队前往前往瓦岗山围剿。因山势险峻,李孝贞屡次进攻瓦岗山,皆是损兵折将,不能成功。因此李孝贞便下令断绝通往瓦岗山的各处道路,坚壁清野,以打击翟让所部。

  这时徐世勣便劝说翟让道:“东郡对于您和我都是乡里,那里的人我们大都认识,实不宜去侵犯他们;荥阳郡、梁郡,是汴水流经的地方,畅通南北,我们可以在此打劫过往的行船商人旅客,足以自给。”

  翟让大喜,便率众从瓦岗山突围,直趋荥阳郡、梁郡的境界,靠着运河,打劫往来的公私船只,因此供给充裕,来归附的人越来越多。徒众达一万余人,所部多为渔猎手,善使长枪。

  至此,瓦岗军的势力急剧扩大,开始在中原地区攻略城池,成为中原之地一支重要的农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