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西征大战(十一)破都

第一百二十三章 西征大战(十一)破都

  “伏俟”为鲜卑语,汉意为“王者之城”。此城分内外两城,光是内城就见方有一百三十余步,城高四丈多。而外城南北狭长近千步,东西四百六十余步,总城池占地约一千五百亩。

  实际上伏俟城的外城只能算是一个围子,只能隔开内外,尚不能称为城。因此隋军围城之后,慕容融便将军队转移到内城,至于外城,则拱手让给了隋人。

  内城狭窄陡峻,虽然慕容融兵力不多,且士气低落,但其仰仗数千残兵在城中不出,急切之间,难以攻下。

  此时天寒地冻,隋军也来不及打造大型的攻城器具,而黄明远麾下尽是骑兵,若是将此投入到攻城战中,黄明远也是不舍得的。

  这是大将达奚暠向黄明远建议,伏俟城内城不大,慕容融只是把军队转移入内城,这些军队的家属尚在外城,我军可以趁机驱使城中的吐谷浑人来蚁附攻城,到时城中的吐谷浑人必然军心大溃。

  黄明远当即便反对此事,打仗归打仗,这点人道主义底线他还是有的。

  眼看黄明远不允,达奚暠又向黄明远苦劝道:“大总管,此两军交战,生死无算,为求得胜,万不可心软啊。今日死得若不是吐谷浑人,则必然是我大隋儿郎。”

  黄明远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达奚暠的建议。若是不按照达奚暠的计策,短时间内的确很难攻破内城,而此时隋军最缺少的就是时间。谁也不敢保证明天会不会来一场大风雪,而若是不能破城,隋军便会困死在此地。

  黄明乃下令达奚暠将城中的居民尽数羁押起来,驱使攻城。

  下完这道命令,黄明远自己都笑了,从军越长,自己越心硬如铁,到今日地步,哪还有后世的仁爱、平等与自由,怕是让后世的自己来点评,现在的自己早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整个伏俟城内有百姓数万人之多,多是老人和妇孺,慕容融放弃外城,直接将这些人推给了隋军。达奚暠用屠刀将这些吐谷浑人全部聚集在内城外,令其向城头发起攻击。这些吐谷浑人稍有抵抗,便立刻被身后的隋军屠杀。

  说是攻击,不过是放出去给城头上的吐谷浑军队杀戮。

  内城外布满了尸体,城下不敢抵抗的吐谷浑人只得一边扯着嗓子向城头求饶,一边被逼着扛着云梯去蚁附攻城。

  城头的守军大多家属都在城下,因此城上城下相互叫喊,哭声连天。

  眼看这些蚁附之人靠近了城墙,城头上的吐谷浑将领慕容赤立刻下令放箭阻敌。不少亲人在下面的吐谷浑士兵、将领纷纷向慕容赤请求,不要放箭。但慕容赤心如磐石,很清楚让对方靠近城墙的后果,因此果断命令士兵反击。

  达奚暠在阵后看着城头上的吐谷浑官兵纷纷射杀城下的百姓,忍不住大笑起来。

  “慕容赤,你不得好死······”

  一时之间,场面极为混乱,吐谷浑的士气大降,士兵崩溃不堪。

  达奚暠在阵后让人高呼“尔等只要投降,我立刻放了你们的亲人,让尔等团圆”的话,虽然慕容赤不停地说这是隋军的阴谋,可城头上不少吐谷浑人纷纷意动,原本固若金汤的内城瞬间便人心崩裂起来。

  当夜,无数人从城头缒下来向隋军投降,甚至还有人企图打开城门,直接放隋军入内。

  虽然慕容赤发现的早,当机立断带人平定了军中的骚乱,但城内人心已乱,城池陷落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时负责守备伏俟城的慕容融也很清楚自己所面临的处境。他虽然是吐谷浑的王子,但也只是一个王子。现在吐谷浑已经要亡了,他若再是负隅顽抗,怕是会引得隋军大开杀戒,到最后使得伏俟城内无存人。因此慕容融决定向隋军投降。

  此时的他怨恨兄长为什么屡屡挑衅大隋,难道这天底下还有人能与大隋为敌?

  不过慕容融虽然是主将,但城中兵权多为慕容赤控制,他还不能直接下令投降。慕容赤是其兄长慕容伏允的心腹,年老功高,在军中威望也高,因此城内大小事务多为慕容赤做主,慕容融也就是一个橡皮图章。

  原本慕容融也不敢对这员威望显著的老将贸然动手,但现在城内已经人心紊乱,因为慕容赤下令放箭之事,对慕容赤不满的人也不再少数,更有很多人像慕容融一样异心生变,准备投降。因此慕容融顺利联络了城内不少实权将领,准备发动兵变。

  到了夜里,慕容融急招慕容赤询问军情,商量突围之事。慕容赤不疑有他,虽然他并不准备突围,但还是信任慕容融的,因此径直来到慕容融府上。

  而此时慕容融早在府上埋伏了甲兵,等到慕容赤入内,便立刻命人向其动手。

  慕容赤大惊,指着慕容融怒问道:“慕容融,你是吐谷浑的王子,可汗的弟弟,难道不应该为国尽忠,你为何要反叛吐谷浑?”

  慕容融满脸狰狞,恶狠狠地说道:“是你们背叛了吐谷浑,才引来了今日的祸端,使得吐谷浑即将遭受灭顶之灾。慕容伏允得罪了大隋,他自己怎么不去死,为什么要让我们吐谷浑陪他一同殉葬?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吐谷浑。”

  说完慕容融一挥手,身后万箭齐发,便将慕容赤射成了筛子。

  慕容赤既死,慕容融当即命人将其亲卫全部杀光,又清洗军中慕容赤的亲信力量。众人这两日早为隋军的手段所震慑,因此心存投降的不再少数。之所以还没有动手,不过是有慕容赤在上面压着,严酷军法之下,没人敢言语。

  这一次慕容融提着慕容赤的脑袋召集诸将,众人见此,哪还有抵抗的心思,立刻便纷纷景从。

  第二日一早,已经得到全城将士支持的慕容融命人打开了伏俟城内城的大门,亲自带着众人在城门口赤着身子,牵着白羊,向隋军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