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西征大战(六)追击

第一百一十八章 西征大战(六)追击

  黄明远的主力离开临羌城之后,直奔牛心川水西岸而去。大军分三路出击,正好堵住了天柱王彻里泥的大营。

  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隋军之强大,不是天柱王部落区区数万人可以挡的,因此这个时候,天柱王脑子很清醒,一个字“逃”。

  天柱王率领部下两万多人抛弃营寨,向西南方向逃去。彻里泥很清楚,既然隋军主力是从西北方向杀过来,那位于土楼山和临羌城的部队怕是凶多吉少了。

  西南方向,面积广阔,逃跑空间极大。若是借助对有利地形的了解,甩掉隋军并不困难。

  黄明远见吐谷浑人溃逃,下令全军追击,务必将天柱王所部全歼于此地。

  将军荆元恒和郭荣二人各领万军,疯狂追击。

  黄明远早料到天柱王会不战而逃,因此提前便命令大将荆元恒率万余兵马迂回至西南方向阻击胡虏。

  荆元恒在当初平定杨谅之乱的时候便在黄明远麾下为将。得令之后,他直奔湟中堡西北驻扎。等到彻里泥的大军惊慌失措的赶来,正好遇到了在此拦路的荆元恒所部。

  彻里泥所部是荆元恒的两倍,但这个时候他哪里敢战,为求逃命,底裤都不要了,更不要说决一死战。

  荆元恒一挥令旗,命麾下骑兵向胡虏扑去。隋军个个如狼似虎一般,仿佛要把胡虏撕裂。

  场面宛如屠杀一般。

  没多久左侯卫将军郭荣也率部赶到,从后方攻击胡虏。前后夹击之下,吐谷浑主力直接崩溃。

  这场仗就像杀猪一般,等到战后,两万余名吐谷浑主力计四千多人被杀,一万多人被俘虏,只有一开始便疯狂逃命的彻里泥带着不到千余人的残部向南撕开了隋军的防线逃脱。隋军追之不及,等到战场结束之后,早就找不到彻里泥的影子。

  黄明远趋兵赶到,听闻走了彻里泥,倒也不怎么在意,一个胡虏头子,影响不了大局。

  这时黄明远麾下骑兵队正席玭上前,请求追击。

  席玭是原州临泾人,祖父便是北周大将军襄唐丰郢复五州刺史静安郡公席固。席固早死,没有赶上隋朝代周,其子孙也不成器,长子席世雅死于北周末年,而次子席世英只是恩荫了一个上开府仪同三司,因此席家没落。

  席玭年不过十八,却极其骁勇,黄明远以其在左武卫中为骑兵队正。

  杨广在大业三年改制之后,将原本的大都督、帅都督、都督等北周旧制改名为校尉、旅帅、队正。这是黄明远认为最正确的一次改名,都督本来是都督诸军事,乃是一方节帅,西魏、北周的胡人胡乱封赏,使得微末小卒也成了都督,实在乱了体统。

  “尔等蛮夷,已无大碍,无须分兵追之。”

  席玭跪下说道:“请大总管允小将追之,若不得胜,请斩吾头。”

  席玭艺高人胆大,又年轻气盛,竟敢质疑黄明远。

  黄明远倒是没有生气,主要是他想着培养席玭,因此想看看席玭到底有没有培养的资格。

  黄明远允其率五十骑追击天柱王,席玭兴奋的领命轻出。

  黄明远身边的齐洛问道:“大总管,只予席玭五十骑,一旦遇敌,怕是凶多吉少。”

  黄明远神色如常地说道:“他一个队正,就只能领五十骑。况且这是他自己请命追击的,若是为敌所败,只得说明他没有异能。无能而不自知,就是死了也活该。”

  一瞬间,齐洛有些失神。

  席玭带人向南追击之后,没多久便离开了主力部队巡逻范围。席玭虽然桀骜,但并不愚蠢,敢贸然请命,也是有一定底气的。

  席玭出身关西,虽然家族没落,也算是一方土豪。席玭从小舞刀弄枪,善于纵马,也长于奔袭追踪。

  天柱王一路奔逃,也根本无法掩藏行踪,因此虽然不停地逃命,而席玭的小股部队也是马不停蹄,昼夜不停,紧咬住胡虏队伍。

  沿途有掉队的胡虏,尽为席玭等人所杀。

  席玭向南追击了数日,虽然循着天柱王离去的痕迹,数有斩获,但并没有追上天柱王。席玭心中有些焦急,若是,若是再这么追下去,即使追上对方,也不知到何时。

  西南方向,最重要的便是树敦城,席玭以为天柱王逃了这么久,也得考虑怎么收场,否则丢了全部军队,他什么也不是。而对于天柱王来说,作为东线主帅,前往树墩城收抢兵权最合算。

  席玭遂放弃追击,向树墩城方向而去。

  果不出席玭所料,逃了两日,彻里泥也勉强回过神来。看着所剩无几的军队,彻里泥也是欲哭无泪。

  这时部下劝他趁机抢夺树墩城,这里储备充足,只要拿下此地,便能东山再起。而且作为东线主帅,彻里泥完全有资格统领城中军队。

  彻里泥大喜,于是转向树墩城。

  双方正想到一起了,算是彻里泥的大不幸。在树墩城东北方向四十里左右,席玭终于截住了吐谷浑人。

  望穿秋水的席玭立刻大喜,不顾对面的吐谷浑人数量十倍于己,立刻下令麾下骑兵扑向对方。

  这群脱缰的野马挥舞的横刀,一个个仿佛下山猛虎一般。

  对面残存的吐谷浑人因为脱难,这几日已经放松了警惕,因此忽然看到对面冲来的隋军,顿时两眼圆睁,肝胆俱裂,之前隋军在牛心川水和湟中堡的恐怖杀戮场面又浮上了心头。

  吐谷浑人也不知道隋军到底有多少,只感觉漫山遍野都是挥舞着横刀的隋军骑兵。

  猝然应战,立刻崩溃。

  四散的吐谷浑军如猪圈里将要被屠宰的猪一般,无脑的四处乱窜,任凭彻里泥如何呼喊,哪有人在意。

  隋军在后掩杀,竟然出现了数十人追着上千人打的荒唐场面。

  席玭在阵前早就盯住了彻里泥,因此一接战他便直奔彻里泥杀入。

  千军万马之中,如风驰电掣,无人能阻,而席玭纵马挺槊早杀到对方马前,提槊便向彻里泥刺去。

  只听“啊!”一声,彻里泥被刺中胸口,倒毙下马。席玭跳下马来,用横刀砍下了彻里泥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