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六章 心若死灰

  七月二十九日,杨广再次下诏,最终赦免了高颎的死罪,全家流放九原郡。至于宇文弼和贺若弼,则仍被处死,且贺若弼的妻子儿女被没收为官奴婢。黄明远能救高颎一人已是万难,至于宇文弼和贺若弼,则是无能为力了。

  众人本都以为高颎必死无疑,其人有文韬武略,对世务贤明,通达事理,自从蒙受重任以来,竭诚尽力,推荐引进忠诚贤良之士,以天下为已任。执政将近二十年,朝野上下无不敬重;先帝严苛,国家富庶,也是高颎的努力。今日天子不念旧情,一朝被杀,朝臣没有不伤感的。

  等到高颎被赦免,众人未先对高颎的存活而欣喜,却无不感慨黄明远对天子影响之巨大。心腹之臣,能左右天子之见,果真如此。

  至于虞世基等人,也无不艳羡,他虽然权势滔天,但在杨广面前也就是一个棋子而已。他也曾进谏杨广不少事,但多为杨广斥责,因此再也不敢违逆杨广的心思。今日之事,他才知自己与黄明远的区别。

  “高颎老朽昏聩,虽然免死,但毕竟法不可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便将其流放凉州,以儆效尤。”

  将高颎流放凉州之地,那高颎离死也不远了。

  黄明远只得说道:“圣人自对高颎示以天恩,自是隆恩浩荡。不过凉州太远,又风沙侵袭,若是高颎死在半路上,好事则变成了丧事了。”

  杨广到觉得也是。杨广自大的很,若要杀人,直接处死便是,倒还不屑于如此害人。

  “既然如此,便流放九原郡。你在九原多年,终归有些旧部,能妥善安置好高颎。”

  这烫手山芋安置的,黄明远也是无语。交给我算什么,朝廷将高颎放其归家有这么难吗?

  不过渤海高氏,也是豪门大族,又是北齐皇族,在河北之地实力雄厚。或许杨广也担心高颎回到故乡之后会利用影响力在河北为乱,因此非得将其流放。至于九原之地,虽然黄明远与高颎交好,但因为之前大同之事,九原可没几个人喜欢高颎,所以在这里,高颎绝折腾不起来。

  至于黄明远,杨广还是相信的。

  黄明远忙称“诺”!

  ······

  圣旨既下,当即执行。

  不知道为什么,黄明远选择亲自去观看宇文弼和贺若弼二人行刑。这种场合虽然不在人前,但黄明远还是能见到的。临刑之时,宇文弼沉默不语,一心待死,而贺若弼却是高呼“冤枉”,终究无济于事,到最后都是一个死字。

  杨广似乎喜欢将死法分等级,对于赐死高等级的大臣,他从来不会赐剑,赐毒酒,而是赐绳子。在他看来,这是仅次于赐绫的死法,是属于王公贵族的死法。而王公贵族之死,不当流血。

  看着宇文弼、贺若弼的尸体,比听一百遍鸡汤文更直观。乱世一步一步就要到了,不努力从乱世之中杀出一条路,宇文弼和贺若弼二人就是下场。

  看着前几日还是大臣家眷、千金贵人的贺若弼的妻子儿女,现在被锁拿着成为了奴婢,从天上跌落到尘埃之中。想来过几年,如此这般场景,天下不知道会有多少,这不是一个能够有尊严的活下去的时代。

  当日下午,黄明远便在榆林城西送别高颎。

  从狱中出来,高颎没有丝毫的间歇,就要被送往九原郡。

  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漫天的落霞铺满了天空,照得天际都是绚烂的红色。高颎对黄明远行了一礼,说道:“今日我被没有同宇文公辅、贺若辅伯同死,便知道是明远所救。天底下若有人能从圣人的屠刀下救得高颎性命的,也唯有明远一人了。今日之事,高颎感激不尽。”

  黄明远赶紧上前扶住高颎。

  “高公使不得,折煞了明远了。明远其实也没有做什么,是天子不愿意杀高公,所以在最后关头才改了主意。也是高公福缘深厚,遇难成祥。”

  高颎自嘲了一句道:“我算是什么福缘深厚啊,明远不用推脱了。我很清楚当今圣人的心。他杀我之心比你想得还有重,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罢了。咱们这位天子,记仇啊。”

  黄明远听着高颎吐槽杨广,却不好附言。

  这时高颎又说道:“圣人未即位之前,虽然我也不觉得他会是一个好皇帝,但终究还是勤政爱民,知人善用的。可这两年,随着自己帝位的稳固,圣人越发骄纵自满,忘乎所以,刚愎自用,其原本残暴、独裁、昏庸的一面也暴露无遗。这天下乱了三百年,百姓罹难了三百年,好不容易才统一,百姓也有些好日过,我实在不愿看到这大好河山再次分崩离析,天下万民再次流离失所啊。”

  高颎为这天下安康费尽心力了二十年,努力拼搏了二十年,没有谁比他更知道如今这份盛世得来的不易。

  高颎拉着黄明远的手说道:“现在圣人那里也就是能听得明远的话了,往后明远要多多利用身份,勿使天子走错道路啊。”

  黄明远想答应高颎,话却说不出来。

  此时黄明远满脸为难地说道:“高公,非明远推拒,我亦忧心忡忡,可实在没有办法。天子诸事都是心思早定,难道我能事事反驳。不瞒高公,我实在有心去矣,不愿再留在中枢这般难受啊。”

  高颎看着黄明远,心思万般复杂,最终长叹了一口气。

  “是我强人所难了,天子本性如此,又岂是明远可以左右的。可是这泱泱朝堂,除了明远,又有谁能托付呢?”

  高颎闭上眼睛,满是痛苦地说道:“这天下诸事,实在万般不由人啊!”说着高颎眼角的泪水已经滑落。高颎似乎已经能够看到大隋分崩离析的那一日了,可是那是自己这一生心血的崩坏啊。

  满天的夕阳照在高颎的身上,将高颎的身影拉得悠长悠长。

  黄明远望着高颎远去的身影,久久无法释怀。

  “明远,若是有可能,请救一下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吧!不为了杨家,只为了这受苦的天下万民。”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