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七十八章 处之泰然

  既然黄明远拍板决定,也没有时间耽搁,黄明远便和众人当场出题。

  历史上隋唐进士科,诗赋是主要内容,不少人向杨广建议考诗赋,但被黄明远劝阻。黄明远上书杨广,今次开科取士,是为大隋挑选治国之才,不是选拔诗人。若论诗词歌赋,疏人比得过陈叔宝?

  陈叔宝是个典型的反面人物,陈后主在诗词歌赋方面可谓当世翘楚,但一个君主不专心于治国而醉心于诗文和音乐,岂不可笑。杨广虽然也擅长诗赋文章,不过他素来不耻陈后主,黄明远以陈叔宝劝谏,杨广立刻便赞同了黄明远的主意。

  因此得以定下了经义、策论为主的考试内容。

  黄明远设计将考试分为两场,如明清科举一般,不过省去了经义考试,五经这个说法,早在汉朝便形成了,不过大隋朝时没有统一的经典,使得科举制度在经义考试方面仍然困难。这考试根本没法定答案,因此也便省去了经义考试。

  第一场,试论一道,判五道,诏、诰、表、内科一道。又三日考第二场,试经史时务策五道。

  反正在黄明远看来,明清的科举考试内容已经足够充足了,黄明远也没法跟后世考公务员一样设计个行政理论和申论让大家来考。

  因为是第一次考试,内容相对简单不少。

  而且第一场实际上是考士子的对政务的处理能力,包括赋税、断案、屯田等事,以及公文写作能力,实际上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都不算一个合格的后备人才,还想做大官,做梦去吧。

  十余位考官坐到一起,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便拟了数十道题。黄明远作为主考官,看了一下众人出的题目,将几道太难或者是太简单的去除了,然后又把同类型、同内容的题目也去除了,从中选取了题目作为考题。

  然后黄明远想了想,又在其中增加了一道算术题,以考赋税的形式放到题目中。考试没有数学,那少了多少的乐趣啊。

  对此众人并无意见,黄明远担了大责任,自然有大权力。

  考题出来之后,黄明远让人将新的试题写到牌子上,并命人将这些牌子举着给众人观看。现在印刷术也不普及,而且容易泄题。

  外面的众人早就不耐烦了,可考场内开始严禁喧哗,更有无数人开始巡逻。众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合适,只得蜷缩于考房之内,不敢妄动。

  很快有兵丁出来,示意众人考题出来了。

  房玄龄从考房内探出头去,看到兵丁举着的牌子,连忙将题目抄了下来。十道题,题量也算是不小,说是要考三天,其实后天酉时过半便要交卷,实际上只有不到两天半的时间,甚是紧张。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考试,但黄明远早将试题的类型公布天下,因而也做了准备。房玄龄誊抄好题目,粗略一观,发现题目似乎并不太难,因此倒是松了口气。

  不少人拿到题目,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眼看天色不早,自早饭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时辰,房玄龄早就饥肠辘辘。刚才不知道情况,他也不敢用饭,现在虽然题目下来,但吃饱才有力气答题不是。

  房玄龄又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火炉烧了一锅水,将带来的饼掰碎了,放上一些熟羊肉,在锅里煮。黄明远告诉过他,考试之中千万别喝凉水,省得拉肚子。房玄龄携带的这小火炉正好派上用场。

  不一会水开了,放也煮好了,房玄龄的简易版的羊肉泡馍闻起来是喷香扑鼻。虽然房玄龄手艺不咋的,但这时候了,有口热乎饭可不已经是上天的恩赐。

  很快,房玄龄考房内诱人的滋味便传到了四周考房之内。

  不一会周围的的人也闻到了香味,有两个巡逻的士兵也过来查看究竟。

  房玄龄自是旁若两人,并不在意。这时候只有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考试,否则三天两夜得脱一层皮。房玄龄给自己盛了一碗羊肉泡馍,真是令人垂涎三尺。

  这时一侧的杜如晦也闻到了香味,隔着板子忍不住说道:“君有佳肴可享,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杜如晦又没人提醒,不过带了些冷糕点,哪里准备的这么齐全。因此看到房玄龄的饭,饥肠辘辘的他也是羡慕的紧。

  房玄龄遂又盛了一碗,让巡逻的士兵给杜如晦送去。

  这巡逻的士兵见此也是气得发笑,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你是来考试还是来野餐啊。

  这时巡场的高构也发现了这里的事情,便皱着眉头上前问道:“你这学子,不好好答题,反而吃吃喝喝,将考场当做什么了,你是来考试的还是来吃饭的?”

  房玄龄却是并不紧张,而是行了一礼,向高构说道:“非是在下胡闹,只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在下担忧吃住不好,伤了精神,有碍答题,这才造次。此事虽然突兀,但考试之前也没有明文禁止,所以晚生此举,并不违规,还请先生明鉴。”

  听到房玄龄的辩解,高构倒是觉得房玄龄这个人不一般,旁人参加这种考试早就战战兢兢,见到考官责备更是汗流浃背。而房玄龄却是当着自己的面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已经领先无数人一筹。

  高构便说道:“公有应变之才,当为栋梁之用,愿保崇令德。”却是把房玄龄当成了一个有本事的人。

  房玄龄倒是宠辱不惊,并不以高构的夸奖而欣然自喜,回了一礼,然后坐下继续答题。

  高构巡场完之后,回到考官的屋子,便向黄明远讲起了此事。黄明远一听便知道是自己的表兄房玄龄,没想到自己给他烧水的炉子,让他弄出了新花样。不过高构能一眼识得人才,也是不凡。

  黄明远倒也不提与房玄龄的关系,而是说道:“此子说的有理,磨刀不误砍柴工,是我们疏忽了。这众人连考两场,六天五夜,不少身体不好的士子怕是直接倒在考场上。不能让士子因为物外之因而思绪不佳,影响了考试的发挥。”

  因此黄明远下令供应士子们充足的热水和热饭。

  众人闻之,皆称黄明远贤。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