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六十章 李府吊唁(上)

  第二日一早,黄明远便前往申国公府吊唁李筠。

  申国公府前,白纱、白帐,早就洁白一片,此刻白色布满整个街道,竟然显得有些碍眼。来来往往不少的人,也不知是李家人还是来吊唁的,竟将整条的街道都拥堵了起来。

  黄明远来的不早,此时已经辰时过半,太阳升的老高。黄明远本人刚从马车上下来,便引得无数的目光,不少人都盯住了这边。

  原本黄明远与李筠二人交好,这才勉强和李家缓和了双方的对立关系。而今日李筠已死,其他李家人自是看到黄明远如见到寇仇一般,无比敌视。

  黄明远对李家人自是浑不在意,大步流星地走进李家。他是来吊唁的,可不是来看李家人脸色的,若是李家人将其赶出去他也不在乎,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只是若李家真的这么做,怕是脸都要丢尽了。

  似乎李家人也知道这种场合不可生事,因此黄明远这一路虽然有众人侧目,但也没人敢阻拦。

  黄明远走进灵堂,只见李筠的妻妾子女跪了一屋子。黄明远鞠了三礼,又上了一炷香。眼看李家也没有几个人欢迎他,黄明远便来到李筠的妻子侯莫陈氏面前,说道:“李家嫂子,伯坚兄忽丧,令人哀痛。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李家之事,我等身为外人,也不便插手,但若是以后有什么需要黄明远的,还请言之,黄明远若能为之,必竭尽全力。”

  “妾身多谢鲁国公,国公有心了!”

  侯莫陈氏是上柱国梁国公侯莫陈芮的女儿,也是大家闺秀,因此虽然此时满是悲伤,但还是行礼拜谢。

  侯莫陈氏虽然是女流之辈,但也看得起时事。丈夫去世,满堂的叔叔伯伯,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丈夫留下的爵位,而黄明远虽然是外人,却未必不如那些李家人可信。

  而黄明远终究还是没忍住,主动开了口。倒不是他与李筠的交情有多么深厚,但若是让庞大的李家就这么被李浑顺遂地接过去,黄明远心中着实不愿意。如果可以给李浑制造一些麻烦,黄明远一定乐此不疲。

  前来吊唁的人很多,黄明远躬身一礼,便转身离开。

  出了李筠的灵堂,黄明远便准备离开李府。这李家的猫啊狗啊的,没几个喜欢自己的,黄明远也不想留在这里自讨没趣。

  刚出灵堂,黄明远这时正好遇到了李敏,他是在此正等着黄明远的。

  此时见了黄明远,李敏拉着他便要前往侧院。二人往日关系倒也不错,因此黄明远倒也跟着李敏没有离开。

  到了一处侧院,李敏一屁股坐在榻上,这才长叹了一口气。

  “远哥,李筠死得不明不白,我有些怕了。”

  远哥?我跟你关系有这么熟吗?再说你害怕了我能怎么着。黄明远看着李敏,也不说话。

  李敏似乎也不是想要黄明远回答他,他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

  “昨天下午我赶来的时候,李筠已经死了。他被刺客用淬了毒的剑刺中,最后中毒而死。我见到他尸体的时候,他满脸发黑,脸色惊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当时的样子······

  我之前就告诉过他,不要这么激进,不要这么激进。李家这种庞然大物,百死而不僵,即使要解决问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李筠就是不听我的,他说他已经获得了家里一些族老的支持,而且朝廷里也有人支持他。他觉得只要将李家那些弊病丛生的枝叶全部砍掉,就不会影响主干的生长。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这么做是行不通的,总有一天那些人会对他下手。果然,李筠死了······”

  李敏絮絮叨叨了不少,一些李家的隐匿之事这时候也说了出来,而他却没有发现。黄明远却是听从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李筠除了有李家人支持,这属正常,还有朝中人支持。朝廷中能够对李筠清理李家的,又能是谁。

  黄明远本能的怀疑是杨广,亦或者是历史上在这件案子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苏威?

  黄明远等李敏镇定了不少,才说道:“你知道是谁杀了李筠对不对?”

  “不,不,我不知道!”

  李敏跟踩了狗爪子一样,立刻站了起来否认。可越是如此,黄明远却越觉得如自己所料。

  李敏看着黄明远紧盯着他的双眼,渐渐也软了下来,最后只得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杀的李筠,但我猜想这里面跟李家的一些族老脱不开关系。”

  黄明远看着李敏,继续问道:“对于李筠被杀一案,李家是怎么处置的?”这种事情,虽然大理寺要插手,但还是以李家为主。

  李筠说道:“现在疑犯有两人,一个是李节,他是昨天晚上最后见到李筠的,但是没有其它证据指证李节。另一个是李瞿昙,一群族老从李瞿昙的家中搜出来一把刺杀李筠的淬毒短刃,因此真相大白,众人便以李瞿昙与李筠有隙,怀恨报复,痛下杀手为由,准备处置李瞿昙。”

  黄明远看着李敏问道:“那你以为是不是李瞿昙?”

  “我,我不知道。”

  黄明远看着李敏,没有说话。

  许是黄明远给李敏的心里压迫实在太重了,过了一会他说道:“远哥也知道我这个人,素来不喜欢俗事,连朝廷授官都不去赴任,所擅长的也就只是琴棋书画,诗酒茶花,对于这权谋之道,实在不是所长。岳母大人之前便曾教我,若有什么拿不准的事情,可以向远哥求教,今日李家之事,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因此只得求远哥给我拿个主意。”

  “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黄明远乃说道:“你既然都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善权谋的人,有些事情就不要插手。李筠的事情,你最好忘了便是,以后还是做你的闲散贵人吧。”

  李敏不解地问道:“就是如此?”

  “对,有公主在,只要你不涉及到别人的核心利益,人们总归会给公主一些面子。不过你今天最好想办法带我去看看李筠的尸体。”

  李敏不明白黄明远的意思,但还是听从了他的要求。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