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四十七章 虬髯客(下)

  到了这时,双方才开始真正的交谈。

  黄明远乃问道:“看张兄你的仪表气度,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不知何以为匪?”

  黄明远第二次叫出虬髯客的身份。

  张仲坚知道黄明远已经深了解他的秘密,只是没有动手,不知想做什么。他本人倒是洒脱,也不吃惊,而是拍拍手,用布擦了擦嘴说道:“国公知道某家姓张?”

  “扬州张仲坚,大江之上,第一等的豪杰,我又如何不知道?”

  张仲坚也不回答,像是默认了黄明远的说法。

  “国公怎么知道某家为匪,而不是万安堂的一个余孽呢?”

  黄明远说道:“单凭陈胤这个庸才,可驾驭不了张兄这般豪杰。什么万安堂,不过是一群南陈的遗老遗少在自娱自乐,张兄难道看得上这般组织?”

  张仲坚听后“哈哈”大笑,乃给黄明远斟上酒说道:“知我者国公也,某家也看不上陈胤那群人,一群遗人,却称孤道寡,满是小家子气。只是某家之前欠万安堂一个人情,不过我已经替他们刺杀了皇帝,便与万安堂两清了。”

  黄明远笑道:“那张兄找我的真正目的呢,不会真的是被抓了不服吧?”

  张仲坚说道:“若是败在别人手上,某家自是不服,但对于国公,单凭国公横扫大漠,平定胡虏,虬髯客便服矣。败在国公手上,虬髯客与有荣焉。”

  不得不说,黄明远平定草原之事,对于其隐藏的助力超乎想象。平定草原之前,黄明远再是能征善战,天下人也不以为意。平定草原之后,黄明远一人的影响力不弱于那些世家大族。而在江湖侠客之中,黄明远更是被奉若神明。

  “那张兄所为何事?”

  张仲坚说道:“某家识人无数,英雄也有,枭雄也有,但这些人不过可作将帅罢了。唯有国公,虬髯客看不透,便想再见识国公一番。”

  黄明远并不在意虬髯客的夸奖,而是不动声色地说道:“那张兄现在见识了,以为如何?”

  张仲坚乃说道:“国公身上有奇异的气象,某家觉得这是王气。”

  黄明远眼皮一跳,没有说话。

  “国公以为虬髯客信口开河?”

  黄明远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若是真有王气,还能如这金陵城的王气浓。陈叔宝仰仗的也是王气,而今却是南陈亡了快二十年,金陵城也早就隳了。”

  张仲坚默不作声,坐在位置上,有些死心,连连饮酒饮了数杯,对黄明远说道:“你是真命天子!”

  黄明远闭口不言。

  这时张仲坚说道:“可与国公手谈一局?”

  “可!”

  二人撤了桌案,张仲坚回到船舱端出一副棋盘,放在桌子上,二人于是边喝酒边下棋。

  二人棋力相当,这一盘棋下了有一个时辰。期间酒喝完了,黄明远又让秦琼搬了两坛酒,也尽被张仲坚喝光。

  终究是黄明远棋高一招,张仲坚下了一棋子后说道:“这局全输了!在此失掉全局了!无路可救!还说什么!”却是投棋认输。

  黄明远看着虬髯客,乃说道:“这个世界不是你的世界,别的地方却可以。勉力为之,不要把这放在心上,万事不能强求。”

  张仲坚听后长叹了一口气,满眼的落寞。

  “只听人说天下之数已定,非人力可以阻之。今日某家之见国公,才知国公将来会是一个真正英明的君王,能至天下太平,虬髯客不及也。起陆之贵,际会如期,虎啸风生,龙吟云萃,希望国公能够成就功业,勉力为之吧!”

  黄明远并不说话,只是看着虬髯客,沉默以对。至于虬髯客的话,黄明远心中也是一惊,这个虬髯客真不是一般人。

  黄明远乃说道:“张兄是听谁说天下之数已定?”

  “是剑南的一个少年道士,他劝过我我非能王霸之人,不要自寻烦恼。我之前还不信,但见到国公,才知此言是真。”

  剑南的少年道士,难道是袁天罡或者是李淳风?二人的年龄黄明远并不知道,也从没在这个世界上听到二人的名字。

  黄明远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对这些什么预言、谶纬从来都是敬而远之。自己也能写一本、,但并没有什么用。自己来到这里,并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在无时无刻创造历史。

  不过这道士的说法是真的知道什么,还是在故作深沉?黄明远准备让人前往四川好好打听打听。

  二人聊到这里,其实也便要结束。

  张仲坚将黄明远送到小舟之上,忽然问道:“国公今日赴约,难道真的这么自信虬髯客不会伤你?”

  黄明远闻之“哈哈”大笑。

  “张兄谬矣!黄明远这辈子从未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心思上。我自信的不是张兄,而是我自己啊。”

  张仲坚目瞪口呆。

  黄明远此时已经乘船远去。张仲坚望着远去的黄明远,伫立船头。这时传来一阵声音道:“张兄且离去吧,等到黄明远上船之后,船上的弩箭便要射向张兄了。”

  接着高声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张仲坚大惊,乃摇橹北上。

  等到黄明远回到大船上,陆贞、陈远等人都上前问询黄明远是否有事。黄明远忙示意众人自己无恙,陆贞等人这才放下心来。

  又听到黄明远与虬髯客一起吃肉喝酒,此时陆贞两眼通红地说道:“郎君往后切不可如此莽撞了。”

  黄明远笑道:“贞娘且放心,我心中有数。”最容易下毒的酒是黄明远拿的,至于炉子上的肉,哪怕就是氢化物也不可能煮的时候没有异样。至于在船上水中,虽然虬髯客本事强,但黄明远自信水中本领不弱于对方,因此今日看似凶险,但其实一切尽在黄明远兄长。

  众人散去,陈远问道:“主公今日何必甘冒此等大险?”

  “这虬髯客是个大人物啊!”

  这虬髯客既然有帝王之心,必有出众的势力,黄明远今日折服对方,等到他日,便能收为己用。黄明远可是很眼馋虬髯客的舰队和财富。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