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三十九章 了却心愿

  黄明远与陆家的男人们在华亭游览的时候,而马车上的陆贞也顺利进入了陆家的后院,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初见之时,为了陆家的颜面,黄明远让陆贞待在车子里进了陆家。其实陆行之、陆元休都知道车里的人一定是陆贞,但故意不说破,就是不给自己难看。因此陆贞的马车有人引着,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后院。

  很多事情并不是秘密,只是没有戳破窗户纸而已。但没有戳破窗户纸,大家就还是把它当做秘密。

  其实陆母在当年黄明远前往长安陆家之后,便已经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还活着的消息。思女心切的她急切地盼望见到自己的女儿,但丈夫不允,而长安到吴州又相隔万里,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可能从吴州去长安,因此虽满是思念,却根本难以一见。

  至于陆贞本人,因为父亲的决绝,也无法与母亲联系。

  当时的局势是黄明远最荣耀也最艰难的几年,朝堂之上,波诡云谲,权利之争,你死我活,因此陆贞更不会因为自己与陆家的联系而给黄明远带来不可预知的事情。所以母女二人虽各知安好,但天各一方,没有联系。

  也就是陆士季打着求见黄明远的名义,每每去黄家看看妹妹,才能使得陆贞得到点母亲的讯息,再让兄长给母亲带些东西。

  这次黄陆两家联姻,黄明远亲自上陆家求亲,也给了陆贞一个回家的机会。

  知道自己能够回家,陆贞也慌了神,一会觉得衣服穿得不对,一会觉得打扮得不得体,还是黄明远握着她的手不断地安慰陆贞,才使得陆贞能够镇定下来。这一刻,她不是那个权势滔天的暗探之王,只是一个要归家的游子。

  而陆母也早就知道大女儿会归家,因此一大早便在院中翘首以盼。女儿是不是瘦了、黑了,女儿是不是变了样貌······做母亲的没有一样不担忧的。

  陆贞的马车被迎进后院,人刚下车还没站稳,陆母看到朝思暮想的女儿,早就两眼噤泪,一把上前抱住女儿,叫着“我的儿啊”,大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陆贞也看着满头白发的母亲,潸然泪下。

  当年的自己年轻气盛,少不更事,最后选择了离家出走这种决绝的方式,以至于酿成大祸,悔不当初,直到临走之时,还和母亲闹着矛盾。这些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后悔自己的不懂事。可时光飞逝,旧事难寻,到今日一别,已经六年多了。

  陆贞跪在地上痛哭道:“阿娘,女儿不孝!女儿不孝!”

  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起来,彼此述说着各自的思念。

  陆贞给母亲擦干眼泪,和母亲进入内堂。陆母看着有些消瘦了的女儿,心疼的不得了。

  摒退下人之后,陆母忙问女儿这几年的生活状况。虽然早就知道陆贞跟着黄明远,但一个没名没份的妾侍,天知道自己这出身名门、心高气傲的女儿到底受了多少的委屈。

  做母亲的,没有一个不担心女儿过得好不好,更何况陆贞那特殊的身份。陆母当然不知道陆贞在黄明远跟前的地位与权力,眼看女儿连个贵妾的身份都没有,也只是以为女儿算一个受宠的外室,而且还没有孩子,这将来等女儿老了该怎么办?

  至于黄明远,陆母实在觉得是他委屈了女儿,自己的女儿是荣养的高门贵女,身份、地位、才貌样样出挑,若陈国还在,做皇后都是可以的,怎么能没名没分的委委屈屈,与那些卑贱的女子为伍呢。

  陆贞不能和母亲细说自己的情况,只得劝慰母亲自己过得很好。自己能日日夜夜跟在郎君身边便已经足够幸运了,又如何奢望其它。

  不过母亲又提起了孩子,陆贞也有些上心。前两日黄明远对好好的疼爱,就有些刺激到陆贞了,她也想和郎君有一个孩子,有个依靠,有个安慰。

  母女俩在房间里聊了一整日,到了快酉时了,黄明远一行需返回吴州,母女俩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别。

  陆贞跪在地上,给母亲磕了三个头,陆母抓着陆贞的手,泪流满面。

  天色渐晚,陆贞坐在车上,不住地回望已经渐渐远去的华亭,这次分别,下一次再见又不知是多久以后的事情。但能再见到母亲已经是多大的幸运,陆贞你又如何敢再贪心呢?

  “谢谢郎君!”

  “傻丫头,对我还用说什么谢吗?”

  黄明远搂着陆贞说道:“贞娘放心,有机会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陆贞抬起头看着黄明远说道:“谢谢郎君答应了婉娘与九郎君的婚事。”

  陆贞很清楚陆婉现在配不上黄明瑜。不在于家世,而在于娶了陆婉对黄家并没有什么意义。看看黄家结亲的人家,闻喜裴氏、京兆苏氏、河东薛氏、琅琊颜氏······都是一些能急速提升黄家地位的家族,而陆家虽然也有些名头,但很显然不在其列。

  陆贞很清楚黄家人对这门婚事有多么的质疑,若不是黄明远坚持,这门亲绝对成不了。至于黄明瑜的态度,根本没人关心。

  黄明远轻声说道:“傻丫头,这种事更不用去谢。姻缘一事,是老天爷注定的,九郎和婉娘注定会在一起,你又何必谢我。”

  陆贞看着黄明远,没有说话。

  黄明远知道陆贞的意思,明瑜与陆婉的事情,陆贞没少私底下推动,更有不少的算计,但现在明瑜既然喜欢上了陆婉,其它事又何必在意呢?总归到底,爱情不管原因,只论结果。

  二人虽不开口,却各知心意。

  “对不起!”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黄明远连夜返回了吴州城,回去的路上,陆贞沉沉地睡入黄明远的怀中。这一次前来陆家,让陆贞完成了多年的夙愿,也解了她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哀愁。从今以后,陆贞虽然仍旧不能回复身份,但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有了家族的支撑。

  黄明远抱着陆贞,知道她这些年承担的压力与心中的苦痛,而也因此,更觉得自己对陆贞无比地亏欠。而今以后,只有好好待她,方能弥补。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