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三十二章 事后余波

  黄明远盯着众人,而底下人赶紧底下了头颅。

  “我这次来江南,为了江南士庶的安定,不可谓不尽心。我本以为,我代表朝廷已经向诸位表达了诚意,诸位也能感受到朝廷的诚意。到时候双方携手,共同促进江南的发展。可是现在看来,我错了,有人把我的相忍为国当初了怯懦,有人把我的谆谆善意当成了无能,既然我给诸位一个安定的机会诸位却不接受,那么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来让江南变得安定。”

  黄明远的一字一句,满是杀气。

  众人无不惊恐万分,唯恐黄明远在江南再次大开杀戒。

  江南世家的代表顾弘赶紧向黄明远告饶道:“鲁国公,鲁国公明鉴,今日之事,我等实在不知啊,请国公恕罪!请国公恕罪!

  我等感受到了国公的诚意,也愿意跟着国公致太平,今日之事,实乃奸人设计,毁坏我江南得之不易的太平。”

  黄明远两眼紧盯着顾弘,眼色凌厉地说道:“这宴是顾公组织的,这舞是顾公安排的,此时顾公竟然跟我说,尔等完全不知情,你说我会不会信?”

  眼看黄明远目如闪电,杀意凛然,众人全都为其摄魂,俱是胆战心惊,手脚冰凉,生怕黄明远头脑发热,一声令下就要将他们屠戮于此。

  此时顾弘强忍着心中的惧意,拱手说道:“鲁国公明鉴,今日之事,必是有奸人设计。国公南下的所作所为,我等皆看在眼里,心中对国公是无比钦佩,如何会刺杀国公?况且退一万步说,我等再是不智,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刺杀国公,岂不是自捣死路,拉着家族毁灭?请国公明鉴。”

  实际上黄明远并不想怎么样这些人,哪怕柳琼花为此死了。

  黄明远来江南是为了安定江南的,是为了招抚江南世家的。黄明远今日为了泄愤,固然可以将所有人全部杀死,但明日江南必会处处烽火。

  今日黄明远如此样子,更多的是一种震慑和恐吓。

  黄明远一甩袖子,冷冷地说道:“我相信顾公的诚意,也希望此事跟顾公无关,但我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顾弘忙说道:“请国公放心,我吴州世家必会给国公一个交代。”

  黄明远这才寒意放缓,过了片刻说道:“顾公,我知道今日之事与顾公无关,是有人想利用我来达到屠杀吴州世家的目的,所以我愿意给吴州诸位一个机会,也愿意给江南士庶一个机会。刚才死的那个女子,是我一个故人,她有一个女儿,现在被幕后之人给捉住了。那个小娘子,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的伤害,如何她伤了一根毫毛,那请顾公莫怪明远无礼,我会让吴州上上下下给她陪葬。”

  黄明远说得波澜不惊,而顾弘却越发胆战心惊,他丝毫不怀疑黄明远会有这个魄力和胆量,去屠杀尽他们所有人。于士澄一个小人都是一个疯子,那这个大隋战神有什么理由不会比于士澄更疯狂呢?

  顾弘忙说道:“但请国公放心,穷我吴州上下之力,也不会让小娘子受伤害。”

  黄明远没有说话,而是点点头,便让顾弘带着堂上那些惊慌失措的众人离去。这个时候,黄明远根本不想和这些人虚与委蛇。

  望着众人离去的身影,再看看堂上已经死去的柳琼花,黄明远默默说道:“我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一点伤害。”

  此时刺杀黄明远的刺客被众人羁押在侧殿,黄明远走到对方面前,捏着对方的喉咙说道:“是谁指使你来的?”

  那女子是个死士,所以不发一言。

  黄明远也清楚这种家族训练的死士意志有多么坚定,于是对着身侧一个北斗人员说道:“既然她不说,那就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那女子听着黄明远的阴沉的声音打了一个哆嗦,不寒而栗起来。

  ······

  等到众人离去之后,陆贞也从黄明远的行辕赶了过来。听说黄明远遇刺,还伤了人命,陆贞大惊失色,毫不顾忌地便往黄明远处而去。

  等到到了刺史府,见到平安无事的黄明远,陆贞这才放下心来。

  见到陆贞,心情不佳的黄明远上前一把将其抱住,搂在怀中,感受着那一丝的安心。陆贞只是静静依偎在黄明远的怀里,感受着黄明远心中那份悸动。

  黄明远没有瞒着陆贞,而是将今日的事情以及自己与柳琼花的事情都告诉了陆贞。自己实际上只见过柳琼花三次,板渚一次,惊鸿一瞥;李府一次,露水姻缘;而今日又是一次,却是舍身赴死。柳琼花虽然很漂亮,但若是说黄明远喜欢她,却是不可能的。但就是这么一个如同生命里过客的人,却在自己的生命长河里留下重重的一笔,让自己永远难忘。

  这是一种知道失去才会有的难过,而难过的又岂止是失去。

  黄明远对于自己与柳琼花的女儿,更多的是愧疚,是一个父亲的哀伤。不管她是什么原因来到这个世上的,自己都有责任照顾好女儿。而这四年多来,自己没有一天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

  陆贞静静地听着黄明远的述说,她很明白柳琼花这种卑微的爱而不得的感觉,每每在无人的时候,才是那么的锥心刻骨。或许自己比柳琼花要幸运一些,至少自己能够陪在郎君身边。

  陆贞也劝慰黄明远不要担心,这一次她把所有带来的探子都撒到了吴州各地,一定在最快时间找到那个小娘子。

  黄明远握着陆贞的手,心中很是安慰,至少这种时候,不是自己一个人。

  稳定了情绪,黄明远将雄阔海、苏邕等人招了进来。黄明远面色严峻地说道:“你们估计也知道了,今日死的这个人是我的女人,而我的女儿也被这些逆贼挟持了。诸位兄弟跟随我多年,今日在这里我不多说,一切拜托诸位了。”

  “请主公放心!”

  黄明远满心震荡,这一次不想闹大,也不成了。

  陆贞带着所有能调动的人手,要把整个吴州城掀一个底朝天。黄明远一个人在刺史府,命人给柳琼花找了一副棺材,又亲手将其收敛。

  今生便是这样了,若是有什么因果,便来生再偿还吧。

  喜欢天下安康请大家收藏:天下安康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