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四章 大兴土木

  东都的建设落入正轨,黄明远也闲了下来。

  黄明远喜欢穿梭于各处查看,虽不曾视事,但各处的景象尽入自己的郑因此黄明远不管事,却不为人蒙蔽。

  每一次站在邙山之上,北望黄河,南眺东都,心中尽是无限的豪气。望着这座宏伟的都市在自己的手中一点点的成型,黄明远内心也不由得意气风发。

  整个东都洛阳城占地四十七平方公里,由外郭城、皇城、宫城以及东城、含嘉仓城、圆璧城和曜仪城等城构成,算上外围,超过上百平方公里。宫城是宫所在处;皇城是文武官司所在处;外郭城就是大城或称罗城,是官吏私宅和百姓所住处。整个洛阳城横跨洛水南北,修桥两座,外郭城在洛水以南有九十六坊,以北有三十六坊,还有东、南、北三市,极其宏伟壮观。

  杨广建造洛阳,从政治上看,是为了便于对关东和江南地区的控制。从经济上看,是因关中物资不足以供应统一后隋朝中央政府所需,洛阳地位适中,转运财货比较便利,路程也远比长安缩短。

  为了满足整个洛阳的粮食所需,黄明远又亲自在城内和城外的附近地方,选址规划建造了许多大粮仓,如含嘉仓、洛口仓等,常存粮上百万石,保证了洛阳的粮食供应。其中洛阳北面七里所置的回洛仓,仓城周围十里,穿三百窖,共容二百余万石。至于城内的含嘉仓中,共有四百余窖,大窖可储粮一万数千石,窖可储七、八千石,为下第一大粮仓。

  而洛阳城周边,卫州黎阳仓、洛州河阳仓、陕州常平仓、华州广通仓等地,递相贮存,漕运关东及河东的粮食充实京城。

  而且为了东都洛阳城的经济发展,在建造洛阳城开始的时候,朝廷就从河北、江南及其它地方将大批豪族、富贾迁到洛阳城来,增加了洛阳城的繁荣。

  历史上宇文恺拼了命不顾役夫的生死才完成了东都的建设,而现在经过黄明远几次给工程建设提速,料想也勉强可以在一年之内完成洛阳城的建设。

  这些役夫虽然要辛苦一年,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但生命勉强得以保证,总算是不至于残害百姓。

  不过黄明远似乎明显是想多了。

  杨广这个工程狂魔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大隋有百姓数以千万,而百万役夫不过是几十分之一,远不足挂齿。

  很快,在所有饶措不及防之中,杨广开始了他的新动作。

  三月底,杨广命尚书右丞皇甫议发河南、淮北诸郡役夫百余万,开通济渠。自洛阳西苑引谷、洛二水入黄河;又自板渚引黄河水入汴水,疏通莨渠故道使水入淮,到达山阳。又发淮南民十余万开邗沟,自山阳疏导吴王夫差所开邗沟,引淮水南下至扬子入长江。通济渠的开凿,直接沟通了黄河、泞水、淮河、长江四大水系,成为运河的主体部分。渠宽四十步,以通龙舟,沿渠筑御道,植柳树,自东都至江都,二千余里,柳荫相交。每两驿置一离宫,为沿途停顿之所,自京都至江都,离宫有四十余所。

  无论如何评价这个工程,都能称得上其利国利民。但前提是不损害老百姓的利益,但杨广似乎为了这项工程而疯了,规模如此庞大的通济渠开通工程,杨广也要求要于当年完成。

  要知道一千两百多年后的苏伊士运河只有一百九十千米,英法却用了整整十一年的时间开凿。

  实际上大运河的开凿始于文帝时代,当时引渭水从大兴城到达潼关,长达三百里,名广通渠,转运关中进出物资。

  通济渠之事,黄明远没有开口。

  大运河修建的主观目的是为了巩固政权,加强控制地方,攫取东南财富。虽然其修建过程有些过分,但是道理上讲得通,个人也无法阻止。黄明远心中虽然对杨广作为不满,但为了大局,还是强忍了下去。

  可若是开凿运河之事黄明远还可以接受,但接下来杨广所做的事却是让黄明远感到不安与厌恶了。

  子可以无能,也可以昏庸,但不能疯,而现在的杨广一登基便向所有人展示了自己的疯狂。

  四月,杨广命令宇文恺和内史舍人封德彝二人营建显仁宫。显仁宫南边连接阜涧,北边跨越洛水,征调大江以南五岭以北的奇材异石,输送到洛阳;又搜求海内的嘉木异草,珍禽奇兽,用以充实皇家园苑。

  五月,杨广又命宇文恺在东都西郊建造了大花园西苑。西苑周围二百里,苑内掘人工湖,名积翠池,周围十余里,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三山,三山各相距三百步,高出水面十余丈。台观阁,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山上,无论从那方面看都如若仙境。

  积翠池的北岸有龙鳞渠,迂回曲折流入池里。沿龙鳞渠建筑了长、永乐、延光、明修、合香、承华、凝晖、丽景、飞英、流芳、耀仪、结绮、百福、万善、清暑十六院,院门临渠,每院由一位四品夫人管理,院内的堂楼观,极端华丽。在各个院内,一年四季花木常新,秋冬草木凋谢以后,则剪锦彩为花叶。为了防止锦彩退色,随时要调换新花,保持夏秋冬都有供玩赏的景物。池内也剪彩绸做成荷、芰、菱、芡。十六院亦竟以珍羞精丽相比,以求得到杨广的欢心。

  杨广喜好夜游,经常在月夜携带宫女数千人游西苑,令宫女在马上表演,弦歌达旦,他作《清夜游曲》,在马上演奏。

  杨广又派遣黄门侍郎王弘等冉江南建造龙舟和各种船只几万艘。各地的官吏监督工程严酷急迫,服役的壮丁死去十之四、五。有关部门用车装着死去的役丁,东到城皋,北至河阳,载尸之车连绵不断。

  杨广又在洛阳城建造经宫,每年四季祭祀文帝。

  ······

  一项项工程建设让人应接不暇,而浩大的工程,极赌时间,严苛的劳役,都从根本上在损害着这个国家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