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三章 仁寿四年终

  黄明远一直在洛阳随驾,看样子这个新年怕是要在洛阳渡过了。这些子,政事上他也不过多插手,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洛阳新城的选址上。

  虽然子还未下令,但督建洛阳城的重任,十有**还是要落在黄明远的头上。这大半个月,黄明远跑遍了洛阳的各处地区,查阅文集,勘测地形,寻访风物,这才初步确定了新城的地址。

  十二月初,杨广召平叛诸将赴洛阳进行封赏。这是洛阳第一次取代长安,作为大隋的政治中心进行活动,其意义不言自喻。

  同月中旬,“元胄案”爆发。

  元胄是杨坚的心腹出,北周时期杨坚入朝为相的时候,元胄负责保卫相府安全,被杨坚引为心腹。更曾在杨坚被北周赵王宇文招谋害的时候,舍生忘死地保护杨坚。

  元胄后来与杨广交好,深度参与了废除慜太子杨勇的事件,因此也算杨广一派的人。

  不过后来蜀王杨秀获罪的时候,担任右卫大将军的元胄因犯有与杨秀结交往来的罪而被除名,长期不得起用。杨广继位之后,元胄本以为能咸鱼翻,可惜愿望落空,杨广根本没有估计的到元耄

  失望的元胄心中不忿,便仗着老资格处处给杨广添堵。

  迁都洛阳,便会弱化长安的地位,其结果对于以关中为根基的关陇世家的影响最大。而元胄则作为反对迁都的急先锋,公开叫嚣,上窜下跳,串联起不少反对派向杨广发难,对于初即位的杨广来,影响很坏。

  恰巧平叛功臣慈州刺史上官政因犯罪被流放到岭南。原来当初慈州之战之后,上官政前往记室元务光之家,见到元务光的母亲卢氏,精虫上脑,竟悦而之。卢氏以死扞卫了自己的贞洁。上官政为人凶悍,怒甚,竟然以烛烧其。不过上官政捅了大篓子,卢氏出范阳卢氏,乃顶级门阀,因此卢家人告到杨广那里,上官政也被处置。

  将军丘和因为蒲州失守被除名,元胄与丘和有旧谊,两人饮酒正酣,元胄对丘和到:“上官政是壮士,现在被流放到岭表,不会出大事吧?”

  他又抚摩着肚子:“像此公这样的人,就不会不出事了。”

  丘和将此话报告杨广,正对元胄不满的杨广正愁没有什么把柄处置元胄,此时抓住时机,竟然以谋反的罪名问罪元胄,元胄因此获罪而死。

  而之后杨广也召回上官政任命为左领军府将军,任命丘和为朔州刺史,皆咸鱼翻。而唯一付出代价的只有元胄一人。

  元胄被处死之后,关陇世家无不胆寒,虽然之前元胄已被杨坚问罪,但元胄乃是实打实的关陇顶级贵胄,资历、威望无不远迈常人。而杨广如屠杀猪狗一般处死元胄,其手段与冷酷令权寒。

  元胄用自己的血使得迁都一事成了定局。

  十二月底,对于平叛的封赏开始。

  仍旧是在洛阳离宫,杨广命令有关部门官员大规模地陈列金宝、器物、锦彩、车马,以奋人心。而以黄明远打头,有功诸将分列左右,等待封赏。

  杨广命令吏部尚书牛弘宣读诏书,称赞了诸将讨伐杨谅的功劳,并对诸将分别进行赏赐。

  黄明远加食邑三千户,真食八百户,并之前共计一万零四百五十户,真食任城县共计一千八百户。并赐给织物五万段、绮罗一千匹,赐杨谅妾二十人。

  周罗睺赠柱国、右卫大将军,谥曰壮;

  萧琮拜检校内史令,改封为梁国公;

  黄蒙加开府仪同三司衔,迁寿州刺史;

  ······

  其余诸将,不一而足。

  郑言庆以救援代州,攻破岚州之功,加检校右卫将军,检校定州刺史;

  而黄明辽以恒州血战之功,迁巨野县公;

  张文远以坚守泽州,攻破潞州之功,迁马邑县公。

  欧彦加上大将军衔;

  刘云芳迁吕州刺史;

  陈远加上开府仪同三司衔;

  黄明襄加上仪同三司衔;

  ······

  而河东等地的骠骑府、车骑府,不少也为丰州一脉的将领占据,此时的河东反而成了黄明远第二个根据地。想来若是以后李渊占据了并州,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再起兵成功。

  而且趁着北地各处官府空缺,黄明远乃使堂弟黄明祯外放为幽州副总管,玄州刺史。而其弟黄明瑜也因从黄明远北伐有功,加仪同三司衔,被黄明远打发到内史省做了一名正九品的内史录事,虽然位卑,但是进入中央书记处,就是一支蚂蚁都比别的地方大。

  这一次杨广非常大方,黄明远一路进击晋阳,如武装行军一般顺利,因此诸将几乎是封赏优渥,众人再三拜谢,舞蹈而去。

  大业四年,一整年的波折不断,黄明远从草原回到丰州,再到长安,册封太孙、仁寿宫变、杨广登基、杨谅谋反,东进平叛······一桩桩一件件影响着整个大隋的发展。而在这一年里,黄明远从一个年轻有为的赳赳武夫,成长为整个大隋举足轻重的人物,回首看来,虽然每一步都是那么从容、真实,但真的如梦一般。

  过了今年,历史便要彻底步入大业元年,盛世和动乱也便不再久远。从这一刻开始,黄明远才真的感受到时间的紧迫。

  这个宏大的帝国,有自己为他添加的一砖一瓦,浸润了自己的心血。如果现在黄明远告诉其他人他要在十年之后走向轰然倒塌,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相信。可是黄明远却是无比真实的感受到,一切都在真的扑面而来。

  何去何从,倍加艰难。

  黄明远走出离宫,站在大外的台阶上,远处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是如此格外的安详与柔和,这是自己要守护与的东西。

  黄明远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份阳光的温暖。

  后的杨义臣看到黄明远抬头闭目的样子,拍了黄明远的肩膀一下问道:“明远可是昨夜劳累过度,体不适。”

  黄明远没有话,望着远方的山河城池,黄明远无悲无喜地喃喃道:“大业,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