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一章 不做高颎

  黄明远与杨广一直聊到傍晚,今面圣整整在此待了四个时辰,这怕是杨素和苏威加起来都没有的待遇。黄明远眼看色不早,便准备起告退。

  这时杨广突然问道:“你家六郎婚配了吗?”

  黄明远不知道杨广突然问此事为何,但又担心杨广会干涉其中,便回道:“回圣人,我家六郎还未成婚,只是已经订婚了。”

  “哦?”

  杨广好奇地问道:“是谁家的女郎,能嫁于黄家的芝兰玉树?”

  黄明远回道:“订下的是吴兴沈氏的女郎,其兄长乃是赣州司马原海陵令沈映。”

  “吴兴沈氏?”杨广问道“明远还与吴兴沈氏有联系。”

  黄明远怕杨广多疑,连忙道:“沈映之祖父便是南陈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沈恪,其子沈法士当年为江州长史,家父当年战死江州之后,多蒙沈法士收敛尸体,礼葬于江州万家岭。黄家欠沈家一个人。后来我在江都认识了沈映,了解到此事,便和沈家约定了婚事,以报答沈家。

  只是后来诸多杂事,我与沈映失了联系。正好六郎南下江南游历,认识了沈家女郎,叙其旧事,竟然发现两家还有婚约,这便应在了六郎上。”

  杨广了然,笑道:“果然是定的姻缘,只是江南沈家,地位实在是低了些。要知道现在的六郎,名震长安,若是要想婚配,怕是整个关中世家的适龄女郎都上赶着要嫁给六郎。”

  黄明回道:“六郎与我一般疲懒,起来当盩厔一战,六郎赢得一个美名,但实际上巧合幸运颇多。他虽然名高,其实才学尚需磨炼。与沈家相比,人家好歹还有个江南大族的名头,而我邹山黄氏,也就是这两年才崛起的,还不如人家沈家。”

  杨广乃不无遗憾地道:“你素来重恩义,这六郎之事,倒也是一桩美谈。朕本来还想给六郎指个婚事,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谢圣人隆恩!”

  杨广明摆着想让黄明远问对方是谁,但黄明远就是不提。实际上黄明远自己也能猜出对方是谁,无非是萧家或者杨广的几个亲信,但黄明远都不愿意和他们联姻。实际上若不是当初自己无力反抗,而裴矩在历史上的官声地位还不错,黄明远都不愿意与裴家联姻。无他,这些杨广的宠臣到了隋末除了拖后腿以外,根本啥都做不了。

  不过杨广并不打算放过黄明远,而是自顾自地道:“褒国公的女儿今年十五岁,褒国公也看上了你家的芝兰玉树,便想求朕做个媒,谁曾想六郎已经有了婚事,真是遗憾。朕记得你还有一对孪生弟妹吧?”

  果然是宇文述,他这个女儿莫不是历史上的宇文昭仪。历史上宇文家仅剩的两个聪明人,年近三十再婚嫁给李渊被封为昭仪,宠冠后宫,差点被立为皇后。

  实话若不是宇文述的女儿,黄明远还真是愿意其为皇家妇,此女进退有据,有丘壑,是个奇女子。只是事涉宇文述,黄明远反倒不愿意。

  整个大隋朝廷都知道黄明远与宇文述不和,虽然二人从未发生过矛盾。

  “回圣人,明远家中还有一个九郎,一个七妹,俱是十六岁,乃先父去世之后遗腹所生。”

  杨广听了道:“可怜你父忠心耿耿,却连未出生的一双儿女都没能见到。你这些年多立功勋,没给你父丢脸。”

  黄明远低着头不话,这时杨广又道:“虽然六郎已经有了婚约,但你家九郎和褒国公的女儿年岁正合适,不知你愿不愿意和褒国公结这个亲。”

  黄明远真想跟杨广弟妹二人也定亲了,只是这种事一查就知道,黄明远也没法谎。

  黄明远不愿意与宇文述结亲,一忌宇文述的狠辣,结亲毫无意义,历史上李浑是宇文述的妹夫,下起手来不照样狠辣;二忌历史上宇文化及、宇文智及是杀害杨广的凶手,若是还有此事,黄明远必然要诛灭宇文氏;三忌自己未来十几年的策略便是要与宇文述做死对头,以求杨广心安,若是娶了宇文家的女儿,怕是要家宅不宁了。

  这亲结了,弊大于利。但是黄明远已经拒绝了杨广一次,也不好太拂了对方的面子。

  黄明远道:“圣人与褒国公厚,明远本该从命,只是我家九弟实在顽愚,从被家母宠溺惯了,怕是配不上褒国公家的女郎。”

  杨广倒不以为意地道:“明远不要自谦,京中谁不知道黄家儿郎,最是自律,黄家家风,下闻名。”

  黄明远上前跪在地上道:“圣人,臣家九郎、七娘从跟在母亲边,也没受过什么挫折,心倒是单纯了些。臣自知出卑微,高门大户也看不起臣家,那些愿意与臣结亲的人家,大多都是一边鄙夷明远粗鄙,一边又看重明远现在的份。这些子,不少山东大族要把庶子、庶女婚配于我家九郎、七娘,还一副看得起我黄家的样子,臣深以为耻辱,也不愿去高攀那些豪门大族,因此便要给他二人寻个寻常亲事,哪怕门户,不求有多大作为,只求在我的羽翼下平安过个一生。”

  杨广看着黄明远,长叹一声,道:“长兄如父,你是拿几个弟妹当子女去养,可怜下父母心啊。”

  黄明远此时也不眼眶发红,低头不语。

  杨广又道:“何必如此,何必如此,总不能委屈了他们。太子边无人,朕征选良家女子充实后宫,你家七娘今年也十六了,不若进攻做个良娣,太子与崔氏的为人你也清楚,必不会欺负了你家七娘。”

  皇帝、皇子与大臣们联姻是太寻常的事,不光嫁女,还要纳妃,当初高颎的女儿嫁给太子为妃,儿子又娶了太子的女儿。若不是杨广本人秋鼎盛,一旦娶了黄明远的妹妹生出皇子,以后恐生祸乱,他都要纳黄明远的妹妹为妃了。

  黄明远听后赶紧叩头道:“圣人不可,若是圣人将我家七娘纳入东宫,臣当永世不踏入东宫之门!”

  杨广一愣,有些生气地道:“难道明远以为太子还配不上你妹妹?”

  黄明远满眼噤泪地道:“圣人恕罪,明远实不愿意做第二个高相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