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二章 达兰堆之战(二)

  同罗部全军进抵达兰堆北面的无名山坡,此地离着达兰堆城不过三四十里地的路程。同罗朵儿率本部和同罗东丹部屯于此地,乃命同罗休哥率本部骑兵从达兰堆山以东绕道,从山南方向攻击隋军。

  从达兰堆往南,隋军的控制力大大增强,达兰堆的隋军绝不会想到会有草原部落从南线引兵来袭。

  在同罗朵儿的计划中,是要以突袭破敌,因此大军往来迅捷,哨骑四出,将隋军在北面的斥候全部俘杀,以图堵塞隋军之耳目。可惜此计策弄巧成拙,乃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给了黄玠警示。

  同罗休哥走后,同罗朵儿则准备隐藏于此无名山坡之上,等待约定时间,再突然向南出击。到时候在达兰堆城来一场前后夹击,必然打隋军一个搓手不及。

  等到傍晚,同罗朵儿所部已经在山坡上潜伏了约两个多时辰,算好时间,离发起攻击的三更天也不过是两个时辰,同罗朵儿乃下令麾下众人饱餐一顿,准备夜战。

  到了戌时,同罗部的士兵已经准备完毕,众人正下坡之时,忽然只见北面扬尘弥漫,一军如狂奔的疯牛一般狠狠地撞入同罗部军中。

  此时的同罗部尚无防备,立刻阵势不稳。

  来者正是斛律晟。

  斛律晟率领本部两千五百骑兵北上之后,哨探齐出,多番寻觅,才终于发现同罗部的踪迹。只是同罗部同样哨骑四出,来回警备,他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始终远远地蛰伏待机,不敢轻易出击。

  等到傍晚,同罗部的警戒依然严密,斛律晟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好机会。有部下劝他趁着夜色,立刻出击,好出其不意,但斛律晟未斛律晟所拒绝。

  斛律晟说道:“我军若大股出击,到不了敌寇大营二十里外就要被其探子发现,到时候我军到了阵前,敌寇早就做好防备,敌众我寡,难以一战。敌虏潜伏于此,必是为了袭我城池。等到敌寇出击之时,正是哨骑侦察最为薄弱之时,敌将到时也顾不得哨骑了,才是我军动手的好时机。”

  果然如斛律晟所料,到了半夜,本就是哨骑戒备最松弛的时候,同罗部骑兵大举出击,同罗朵儿于中军掌军,也顾不得关心有几个哨骑失踪的问题。而原本应该负责在四周巡防的这些哨骑眼看大战开启,对于四周的戒备更加放松下来。

  斛律晟乃命麾下胡将左车轮率轻骑为前锋,沿途人衔枚,马勒口,尽杀沿途同罗部哨骑,一刻不停地向同罗部所在的山坡杀来。

  等到斛律晟的骑兵杀到,此时同罗部正出山坡南下,人马俱未列阵,阵型不整,猝然遇袭,立刻大溃。

  同罗朵儿闻隋军突袭,心中大惊。只见此时营中混乱,乱兵四散,同罗朵儿固守中军,乃命大将山禄率曳落河带人斩杀溃卒,稳住形势。

  此时隋军已尽至同罗部营外,对其发起猛烈攻击,杀伤同罗部士兵甚众。但同罗朵儿不避刀箭,在前巍然不动,众人大惊,阵势乃逐渐有序。面对隋军的轮番冲击,仍坚持不动。

  此时斛律晟在后,看到同罗部的组织逐渐有效起来,前线吃紧,知道若是让同罗部组织起反击,他仅凭所部实难取胜。斛律晟乃命身边二百隋军精骑,各持弓箭,向对面射去。隋军弩矢,箭如雨下,杀伤同罗部士兵极多,但双方混战,弓箭打击难以长久,隋军尽管打疯了,仍旧无法撼动同罗部阵型。

  在此关键时刻,斛律晟乃将头盔扔到地上,大吼道:“事急矣!尔等将士,若破胡阵,赏赐尽归尔等。”

  众胡骑士气大阵,斛律晟乃亲自持槊杀入敌阵之中,一马当先,英勇奋击,杀贼无数,沿途胡虏尽不可挡。

  眼看斛律晟率身边隋骑杀入同罗军阵中,硬撼同罗军阵线,几乎要冲到同罗朵儿的面前。同罗部大将山禄乃率上百名曳落河率兵上前护卫,双方绞杀在一起。

  眼看斛律晟来回冲杀,无可挡者,山禄乃持刀冲向斛律晟。

  山禄借着马速,一刀劈来,直奔斛律晟脑门。斛律晟突遭袭击,不及防御,忙回槊便挡。刀槊相撞,各自一震。

  两马交错,山禄刀不及斛律晟槊长,竟被对方一槊扫中马头。马儿吃痛,轰然倒地。山禄立刻借势向一侧滚去。斛律晟举槊便刺,正中山禄左侧腋下。

  山禄吃痛,竟然用胳膊夹住长槊,想将长槊夺过来。二人一个马上,一个马下,相互较力,那碗口粗的槊杆竟然被二人生生折断。

  斛律晟勒住马缰,将断槊掷向山禄,正中其额头。山禄不及防备,被打的头破血流,向后倒去。此时的斛律晟趁机再抽出马前钢鞭,向前猛砸,幸亏山禄的护卫们一拥而上,将其护住。

  等到斛律晟将几人打死,山禄早就被送到阵后。

  斛律晟此胜,大涨隋军的士气,众人纷纷高呼,气势抖涨。

  斛律晟乃命人趁势转进,同罗部因为缺了核心指挥,箭头人物,因此难以抵挡,连连后退。同罗朵儿无奈,眼看不敌,只得下令所部退回山谷营寨之中,再做打算。

  斛律晟知道对方兵多,自己战不可久。麾下的胡骑如此剽悍不过是靠着一番勇气,一旦对方整好阵势,便难以再战。

  眼看挫了胡虏一番锐气,因此斛律晟便命部下缓缓撤退,离开这无名山谷。

  同罗朵儿出师未捷,被斛律晟狠狠地打了一剂闷棍,损失无数。眼看斛律晟准备撤走,毫无胜算的同罗朵儿却不敢追击,只得任由对方大摇大摆的离开。

  斛律晟离开后,同罗部军中哀鸿遍野,满地浮尸。

  此时的同罗朵儿也不再想出击达兰堆。她很清楚对方能够突袭自己,想来达兰堆的隋军也已经知道自己的踪迹,未必没有埋伏。而且这支骑兵若是如跗骨之蛆在自己身边袭扰,此战更难以得胜。因此同罗朵儿一边准备率军撤退,一边又紧急命人南下给同罗休哥送信,令其快速撤退,防备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