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八十八章 浑义血战

  隋军面水列阵,左右和后方都用运粮的大车重重围住,避免遭受对方骑兵从侧翼袭击。五千辆大车重重叠叠,布置的车阵有两三丈宽,蔚为壮观。

  此时同罗斜也也早就发现了韩浚所部,是为意外之喜。同罗斜也马上引大军向浑义河方向杀来,若是能全歼这股隋军,也算是旗开得胜。

  韩浚在浑义河南岸,远远地望见同罗部骑兵“四山鼓角雷呜,埃烟斗合,蕃兵墙进”,声势巨大,很快便进抵浑义河北岸。

  虽然此时的浑义河正值丰水期,但是浑义河本身并不宽广,因此浅滩之处,尚能渡河。

  很快两军在中午时分隔浑义河相对峙,双方阵型都很稳重地排出防守型的偃月阵,这是个适合长程弩箭发挥的阵型,领军大将据中,两翼可以对中间的敌军发动钳形攻势。

  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同罗斜也命同罗屋质为前锋,首先开始向隋军发起进攻。他们涉过浑义水后改变阵型,变为横阵冲击队形。

  韩浚马上令麾下虎将奚道宜带麾下骑兵半渡而击。奚道宜所部尽是羌兵,人数虽少,却是悍勇。奚道宜本人手持铁鞭,铁矛,投奔隋军之后,曾生擒马匪七十余人,勇悍过人,被晋升为帅都督,是伊然部军中第一勇将。

  奚道宜听得命令当即杀了过去。其部剽悍异常,闻战则喜,沿着浑义河岸,所向睥睨,不断绞杀同罗部骑兵。

  同罗屋质见奚道宜一马当先,冲击同罗部的军阵,心中大怒,下令麾下一名勇将前去阻挡。只是此时的奚道宜已经杀得性起,往来皆无一合之敌,见敌杀来的奚道宜回手一鞭就把敌将脑袋敲得粉碎。

  因此隋军大呼,军心大振。奚道宜则带兵追击,麾下羌兵一拥而上,围着同罗部骑兵猛攻。同罗骑兵因在河中,前后不便,被射杀者无数。待到奚道宜带兵冲阵,更是不敌。最后被隋军冲垮的阵型,死伤惨重,当即被击毙近百人,更有数百人溺水身亡。

  眼看奚道宜得手,韩浚令左右两侧骑兵跟随突进。

  隋军疯狂掩杀,同罗部骑兵连连后撤。不过同罗部骑兵实在太多,而且训练有素,所以哪怕不低,阵型依然没有完全混乱。

  同罗屋质此时临危不惧,连连斩杀数名逃溃的士兵,终于将前军阵型稳住。

  奚道宜兵少,虽然疯狂出击,却始终没能攻入同罗部的核心阵地,而同罗屋质此时很清楚要与隋军拼消耗,打掉对方一往无前的气势,因此命骑兵不顾伤亡前仆后继杀了过来。

  双方陷入僵持,同罗部渐渐将局面扳了回来。

  韩浚眼看进攻受阻,只得命后军乱箭齐发,使同罗部无法靠近。

  同罗斜也命麾下步兵以早就准备好为了克制隋军弓弩而制作的巨型盾牌,掩护前进,同时隔开隋军骑兵。

  韩浚见状,立刻带中军抢攻,接应奚道宜部。

  韩浚身先士卒,带领隋军蜂拥向前,与同罗部展开混战。同罗部死伤惨重,有数百人阵亡,连盾牌都统统被隋军夺取。而韩浚的头部、腿部都受了伤,但仍然坚持战斗。

  韩浚和奚道宜撤回浑义河南岸,再次据守。而同罗部几次疯狂出击,均被隋军赶下河。

  到了傍晚,双方激战了一下午,两军皆是疲惫不堪。

  这时同罗部大将同罗遏鲁率一千五百精骑从西南方向杀出。对方趁着双方大战的时候,绕过隋军的正面防御,偷偷从上游浅滩处渡河,避开了浑义河天堑。

  韩浚不是没想过对方会绕道出击,只是身边兵马太少,无能为力。

  同罗遏鲁率部直冲隋军阵后,而后阵正是陈四带领的民夫队伍,战力薄弱,组织性差,更不善骑战。若是让对方的骑兵杀入阵中,这些民夫则只能被屠宰了。

  侧翼的隋军赶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