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五十九章 丧心病狂

  过了一会,吴增终于开口说道:“主公,这范府的老仆曾经说过,三个月前,有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在深夜里曾偷偷拜访过范楷,二人谈了许久,直到快五更天此人才离开,之后范楷在书房坐到天明,等他第二日去叫范楷时,范楷形容枯槁,令他生疑,只是后来,此人便再没再出现。

  还有一件事,便是范楷死之前十天,家里的书房年久失修,竟然被风雪冲击不住,破了个大洞。这次范楷没有办法,只能从工曹的仆役中招了几人,给他修缮房子,他还因此事向李录事请示一番,李录事允了才去修的房子。”

  吴增有些困扰的摸摸头,看主公眼神发亮,明显是有什么所得,但自己为什么感觉这不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吗?

  黄明远赶紧上前,看看屋子。墙面上新摸了一层粉,因此漏雨将墙冲刷露出了里面的夯土了。而天花板上有一片颜色跟其它不同的区域,一看便知这处之前是不小的一处窟窿。

  “搬个梯子来。”

  吴增赶紧搬过来一个梯子,就要爬上去。黄明远制止了吴增,自己亲自爬上去。沿着横梁摸索了一下,没有什么东西,又仔细敲了敲新补的房顶,并无异常。

  “吴增,派两个人上去,把新修的那片房顶全拆了。”

  “诺!”

  吴增这会也看出黄明远是怀疑范楷将证据留在了新修的房顶上,赶紧派人前去屋顶寻找。

  黄明远下了梯子,又来到新粉刷的那面墙跟前,仔细地敲了敲那面墙。接着他抽出绑在靴子里的匕首,沿着青砖的纹路一道道划开。终于黄明远划到一处不衔接的地方,黄明远心中一顿,这两块砖与砖之间是活的。

  黄明远接着使劲划开四面,终于将那块砖取了出来。果不其然,这是一块断砖,砖后面藏着一卷册子。范楷让人给他修房子,就是为了掩饰这面墙和这圈册子。

  黄明远打开册子,里边的东西,让他看了也是怒气冲天。

  册子中,范楷先是仔细的把李节跟他勾结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是勾结,不过是李节用范楷的家人威胁于他。范楷是一个寒门子弟,不过是跟着崔家下属的一个小家族混了个一官半职,对于来自陇西李氏的威胁,哪敢不从。他也清楚,此事之后,无论如何崔家不会放过他,他留下这卷册子,便是希望有朝一日黄明远能够发现,保护他的家人。

  天德城一案并不复杂,之前一直让众人不解的是范楷等人是怎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天德城修成一个豆腐渣工程的。毕竟天德镇长史皇甫惟一直看着,他可是黄明远的心腹。

  当时,供给天德镇的青砖是工曹衙门在大同城以西的新工曹坊做的,再运到天德城。范楷是个老工曹了,对于这些活计很是擅长。他先是故意改变温度,将青砖烧得及其脆,一碰就成石粉了。然后装上车,再用好的青砖附在上面,到了天德镇,皇甫惟也只是检查上面的青砖,都是精品,哪能发现下面的奥妙。

  建筑的大师傅,都是老人,也没人敢多说话。虽然他们感觉青砖有问题,可谁敢提,就这么大家心知肚明却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而青砖之间的夯土土坯,范楷在土坯成型后,偷偷往里面注水。这些土坯建成城墙后,不能承重,相当于地基不稳,一旦两侧的青砖倒塌后,没了支撑,根本立不住。

  城墙每垒高半米,往里面注半米土,再垒半米土坯,再注半米土。土是冻土,看起来好似跟做好的夯土土坯没什么两样,也挺坚固的,但一旦受到重击,根本不顶用。

  但毕竟此时天寒地冻,这些土石冻在一块,也能支撑个三五个月,直到来年春天。而为了让天德城的城墙立刻坍塌,李节竟然想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他先让范楷以修城墙的名义在城墙上打了上百余木桩,这是为了好施工才这么做的。城墙修完后,拔出木桩,填上青砖,便跟没打过一样。毕竟那个时候没有吊塔,人靠着这些桩子,搭上板子上下。但范楷不仅没有拆除,反而用泥浆等物将这些桩子活活封死在城墙上。

  到了风雨交加的那夜,狂风怒号,不能视物。李节偷偷找来数百匹马,每匹马身上绑着绳子,另一端系在木桩上,李节命人驱赶马匹,生拉硬拽之下,竟生生将天德城的城墙给拉塌了。

  众人趁乱解开绳子,驱赶着马匹跑了。若是以后有人发现这些木桩,也以为是工程刚完工,还未来得及拆除,而里面的劣质材料却是暴露在众人面前。

  范楷知道自己逃不脱一死,这贪赃枉法,导致边防重镇工程的坍塌,死一百次也足够了。所以李节让他当着众人的面指控崔君素,同时当堂自杀,他根本没有反对。他知道,走到这一步,他已经无路可走。李节答应给他两个弟弟一个小官当,还给他的母亲一大笔钱,把他们送到崔家报复不了的地方。用自己的一死,换家族的平安,换亲人的荣华,足了。

  范楷也是跟着黄明远一起参加过大同之战的老人,内心里是倾向于黄明远的。可是因为那个依附于崔家的自己主家的要求,他没有办法,只得投奔了崔君素。

  李节暗访他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但他知道,如果不从,他自己一家都活不了。之后,他便在崔君素一党中活跃起来,让众人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崔党,又因为他帮着崔君素积极从李节手上抢修缮城池的权利,竟也让崔君素渐渐把他当成了心腹。在大同城内,众人都认为范楷是崔君素的人。

  虽然他怎么样都不会有个好名声,但冥冥之中,他还是希望黄明远能够找到他留下的证据,毕竟此事让他太内疚了。他虽然不得不屈服于李节,但还有一份仅剩的良知尚存。他也怕李节翻脸不认人,留着这份证据,好歹是个威胁。

  他在这份证据内,还详细的将李节、崔君素等人贪腐的情况一一记录下来。工程的油水太大,二人都不干净。这些有用的信息,都是留给黄明远,期盼能够求个安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