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十九章 宣华夫人

  今夜不能入眠的人有很多,宠冠后宫的宣华夫人陈氏也是一个。

  宣华夫人住在大兴宫中轴线上的甘露殿,其位置在中华殿以北,这也是她独得盛宠的一个标志。

  事实上宣华夫人并不是突然在独孤皇后去世之后才冒出的,作为亡国公主的她很早就入宫被配入掖庭为宫女,后选为杨坚为数不多的几个嫔妃之一,只是之前有独孤皇后在才声名不显。

  说杨坚不宠爱她,但宣华夫人专房擅宠,掌管后宫。独孤皇后在世时,杨坚的后宫罕得进御,唯有陈氏能够得到宠幸,独树一帜,连当年慜太子的废立她也曾插嘴过;但若说杨坚宠爱她,宣华夫人同胞的两个兄弟到现在还在西北种地呢,家族更是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受宠而改善境遇。

  在中华殿受阻的宣化夫人回到宫中,并没有因为刚才受了冷遇而脸色有异。在宫里十多年,她早就熟悉了宫里的生存法则。她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她就是一个嫔妃,杨坚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独孤皇后,对她只剩下了欲。

  在杨坚这里,嫔妃看似地位崇高,但对上那些于国大益的臣子,什么都不是。

  昨日,其母施姬进宫探望女儿,曾言黄家六郎拜访陈氏,馈赠颇丰,并有帮助陈氏改善生存环境的意思。宣华夫人感受到黄明远的浓浓善意。

  宣华夫人虽然未见黄明远其人,却是已经知黄明远其名,甚至还对黄明远有恩情。

  就在杨坚怀疑黄明远的时候,忍不住向宠妃陈氏抱怨黄明远的煞神体质,而时为杨广盟友的宣华夫人便替黄明远说好话道:“黄明远才不过二十余岁,待其成为国之巨擘,亦一二十年之后,到时是忠是奸,实难预料。想当初汉末酸枣会盟,诸侯各自明哲保身,唯有曹孟德荥阳大战,誓死向西,唯愿死后为一汉征西将军,不亦忠臣乎?奈何身在其位,时事所致,终为汉逆,盖不能以现在之情况而忖度十数年之后事。

  黄明远国之利器,安定边疆,忠臣也,重臣也,当以恩遇待之,而使群贤归心。我大隋国运昌隆,万民归一,想黄明远再是武功卓绝,此生也只能为一顶尖名将,无复孟德、符子之事。”

  宣华夫人的一番话让杨坚有些震动,国运昌盛,群贤毕至;国运倾颓,国无忠臣。与其有的没的想黄明远会不会作乱,还不如用其才能,束其身躯,难道黄明远还能及得上杨素,不一样被自己圈养在朝廷之内吗?

  此后,杨坚遂不再怀疑黄明远。

  而今日,黄明远在大兴宫与杨坚待了一日,更让宣华夫人起了结盟黄明远的心思。宣华夫人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子,想到这些日子长安内外的传言,再看黄明远的待遇,想来黄明远北伐帅位怕是要定了。

  “阿姊,你觉得丰州总管黄明远如何?”

  宣化夫人的贴身侍女方娘是其同族堂姐,乃高祖陈霸先之侄南康郡王陈昙朗之女,早年寡居,陈亡之后便入宫在宣华夫人身边为婢。二人虽为主仆,但亦是堂姐妹。方娘今年约有五十,没有子女,因此待宣华夫人如亲女一般。

  “公主觉得要让人拉拢黄明远?”

  宣华夫人点点头,说道:“黄明远年少功高,几次都成为朝廷内外角力的重要人物,再加上他与太子、魏王特殊的关系,将来地位必定显达,需要早早拉拢,引为强援。你觉得大兄家的六娘怎么样?”

  方娘听了一惊,宣华夫人不是疯了,陈后主的六女儿也是公主?难道要给泥腿子出身的黄明远做妾。

  “公主,六娘也是公主,再说公主不是准备要将六娘嫁给太子吗?”

  宣华夫人摇摇头,说道:“阿姊,哪有什么公主,不过是一群破家的犯人,再说贺若弼、杨素都能娶公主为妾,黄明远又如何不能?”

  方娘连忙回道:“杨素、贺若弼都是隋国的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