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三寸之舌

  此时的同罗斜也也不好过,同罗斜也无时不牵挂在赛音山的妹妹,只是他也陷入危难,根本无力支援。

  当日李节离开登利部之后,便在高震的保护下前往拔也古部。

  拔也古部,铁勒诸部之一,位于整个蒙古草原最东边,传说其后裔就是巴尔虎蒙古人。其部游牧于黑水与弓卢水下游,居地千里,与靺鞨为邻,是铁勒种少有的大部之一。自从韦纥部没落之后,拔也古部便成了铁勒诸部的领头羊。

  拔也古部虽然也是游牧民族,但是部落也有少量农业,盛产马与精铁,冬乘木马逐鹿于冰上。

  拔也古部的族长屈古棱是个雄才大略之辈。

  当年都蓝驱逐突利,屈古棱便巧妙的利用局势,驱逐了东部草原威胁最大的对手染干。后来冠军侯山一战,他又利用隋军与突厥的矛盾,带领着铁勒部落逃离了冠军侯山地狱,因此威望日显,基本上算是获得了铁勒人的盟主地位。

  屈古棱有很大野心,他想完成当年韦纥部特健俟斤没有完成的梦想,带领铁勒推翻突厥人的统治,成为草原霸主。

  此时的屈古棱的思想更像是春秋时代霸主国家的思想,并没有准备翦灭其他部落,而是对霸主地位的追求,这和同罗部君主集权制国家有本质的区别,也有天然的矛盾。

  此时意气风发的屈古棱还没有发现自己最大敌人的出现。

  李节的到来恰到时分。

  对于大隋,屈古棱应该是述求最少的,大隋对东部草原影响力太有限了。不过他也知道若是想统一草原,打败突厥,少不了大隋的支持。双方因为之前黄明远相释的原因,关系并不恶劣,所以屈古棱对李节的到来更多的是好奇。

  拔也古部的士兵带着李节进了屈古棱的大帐,倒是没有折辱李节。

  此时的屈古棱年约三十余岁,正是男子的好时光。其人威风凛凛,倒是有几分王者之风。

  “隋人,你们的冠军侯派你来干什么?”

  屈古棱也听说过黄明远的外号,不过他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冠军侯?他们可不承认黄明远的地位。屈古棱的话更多的是对李节的戏谑。

  李节面色突然一凝重,对着屈古棱数道:“族长大祸临头而不自知,怕是拔也古部时日无多。”

  上来就说人家要死了,谁能高兴的了?

  屈古棱的脸色也难看起来,站起来指着李节说道:“隋人,我敬你是使节,对你礼遇三分,你竟然敢羞辱我,难道你以为我拔也古部的刀不锋利吗?”

  说着屈古棱两眼紧盯着李节,若是李节说不出什么,便要把他丢出去了。

  李节闻言“哈哈”大笑。

  “族长的确为当世枭雄,能一手合纵整个铁勒诸部,威望凌驾于诸部之上,怕是整个草原,除步迦可汗之位,无人可与族长比拟权利。”

  听到李节一番马匹,屈古棱脸色才好看。

  可李节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可是我汉人有句话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族长知道拔也古部现在最大的敌人?”

  屈古棱不明白李节的意思,只得说道:“你是说突厥人吗?”

  李节摇摇头,说道:“突厥人是外患,虽然强大,但无法覆灭拔也古部。我们汉人还有一句话叫做‘小国亡于外,大国亡于内’,现在拔也古部最大的敌人不是突厥,而是铁勒诸部内部的盟友。”

  你们汉人怎么那么多话?

  屈古棱不明白李节的意思,冷冷地问道:“隋使这是要离间我于诸部关系吗?”

  李节不回答屈古棱的话,反而问道:“族长知晓同罗部新换了族长吗?”

  屈古棱点点头。

  “同罗契的儿子同罗斜也抢回了族长的位置。”屈古棱不明白李节的意思,有些疑问的说道,“你是说我的敌人是同罗部。”

  “正是。”

  屈古棱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之前大家差不多,但同罗部几次大败,单论实力,较之拔也古部已经相差甚远。

  “同罗部势力大衰,怎么可能威胁于我?”

  李节正色地说道:“族长,同罗斜也不是一个人返回同罗部的,他还带了一个实力不弱于同罗部的部落,与同罗部合并。”

  屈古棱一愣,两个同罗部合并,有些麻烦,不过较之拔也古部,仍有不如。拔也古部有四万帐之多,骑士高达五万人,可谓突厥之外,草原第一大势力。

  “单凭如此,他同罗斜也也不敢说灭我拔也古部吧。”

  铁勒第一大部,屈古棱的底气和豪气还是有的。

  李节接着说道:“族长说得的确不错,单凭一个同罗部,哪怕实力再增加一倍,也不可能打败拔也古部,毕竟族长是铁勒人的领袖。只是现在的同罗部,可不仅仅是从前的那个同罗部。同罗部的信族长同罗斜也到漠南转了一圈,回到部落他便开始了改革。”

  屈古棱一愣,顺着李节的思路问道:“什么改革?”

  “中央集权。”

  看到屈古棱有些不明白,李节便说道:“族长,同罗斜也已经打破了部族旧有的势力划分,设置了军民分领的新制度,从此以后军队便一级一级完全从属于族长。同罗斜也还仿照我大隋建立中央官职,任用汉人为谋士,制定法律,建立监察制度,现在的同罗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部落,除了同罗斜也还没有打出旗号,他跟一个制度严密的国家已经没什么区别。族长,这样的同罗部你觉得还是不是威胁?”

  屈古棱一愣,这些日子他把目光全放到突厥人那里,倒是忽视了身旁的这个小兄弟。

  其实改革这件事的主要措施相当于略,而具体实施这些措施的办法才是术。术有不同,而略其实是相似,所以身为草原上少有的雄才大略的领袖,屈古棱很明白同罗斜也做的这些改革的措施,若是成功了其结果会有多么可怕。

  只是并不是改革就会成功,知道中央集权的草原之主不知道有多少,可到现在真没几个成功的。至于同罗斜也,算是勇气可嘉,但屈古棱还真不相信他会成功,更不相信他能一统铁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