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跋扈飞扬

  不得不说,史蜀胡悉的确算是一个人物。

  黄明远一脸不屑,笑道:“你们突厥的兵戈利不利我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们大突厥快要灭亡了。我好心来救尔等一命,尔等却不识好歹,看你今日在此跳的再欢,来日也脱不得一死啊。”

  黄明远的话把启民可汗也激怒了,他算看出来了,黄明远今日是来找事了,他今日就是拼着得罪大隋,也得狠狠地教训黄明远一番。

  启民可汗抽出腰间的弯刀,指着黄明远大骂道:“黄明远,你如此欺人太甚,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黄明远眼看戏份到了,知道该收一收了,否则会过了。

  今日来启民可汗的府上,黄明远就打定了主意,一上来就要先声夺人,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虽然是要谈两家交好的,但以现在双方的关系,谈那些虚的怕是对方也不信,反而会弄巧成拙,还不如双方打开天窗说亮话,就照着双方的利益来谈,反倒能谈得下去。

  黄明远对着启民可汗侧目道:“染干,你以为我想来你这里,我可是来救你突厥的,你今日却对我刀剑相加,恶语相言,你真的想要突厥败亡吗?”

  黄明远最后一句猛地大吼一声,让启民可汗心中一震。黄明远这个贼子虽然可恶,但他的话却很少有虚言。

  启民可汗把脸一拉,说道:“黄明远,你口口声声说我大突厥要灭亡,如此咒我,我自是不能与你善罢甘休。你今日若是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还自罢了;可你若是不能自圆其说,那我今日非得让你血溅五步。”

  启民可汗一副要与黄明远同归于尽的样子,倒是演的不错。二人都是演技派,所以谁也不愿意弱了气势。

  黄明远一脸不屑的拍拍桌子,说道:“说之前也得先喝口茶吧,我都给你说了三遍了,还没人来上茶,如此不知道礼节,真是蛮夷到家了。”

  启民可汗被黄明远堵得语塞,只得让人给黄明远准备茶。

  黄明远看着启民可汗,冷冷地说道:“染干,你知道同罗部吗?”

  染干一愣,忙说道:“你说的可是铁勒的同罗部,我记得前族长是同罗契。”

  黄明远点点头,接着说道:“同罗契早被我杀了,我想说的是他有个儿子叫同罗斜也,你可是知道?”

  “嗯!”

  黄明远的语气让启民可汗很不舒服,只是最后还是认可了此事。

  黄明远卖足了关子,引得染干心里直痒。

  “既然知道那就好办了,同罗部当年跟着都蓝入侵大隋,兵败之后同罗契父子都被留在了漠南。同罗契身死,而同罗斜也则一直在漠南流窜,我之前剿灭过他一次,没想到他这次又借步迦可汗大败的契机东山再起了。”

  启民可汗听得糊里糊涂,黄明远怎么跟他讲起同罗部的事情了。同罗部虽然实力不弱,但也只能算是一个大部,其势力根本不足以影响整个草原的局势。

  这时候史蜀胡悉觉得不能再让黄明远掌控聊天的局势,所以站出来打断道:“黄总管,有什么话就请直说,我家大汗虽然好客,但也没有时间听总管在这讲故事。”

  说着,史蜀胡悉还一副嫌弃的样子。

  黄明远头也没抬,冷冷地说道:“突厥真是好规矩,主子还没有说话,狗就出来狂吠,这启民部是染干当家还是你这只老狗当家。”

  史蜀胡悉被噎的语塞。

  启民可汗自然不会让黄明远如此羞辱自己的谋士,乃说道:“我突厥的事,更容不得黄总管插手。”

  黄明远脸色一变,立刻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边走还边说道:“染干,这是你的意思,这个时候,你觉得我黄明远有功夫在这里跟你闲扯不成?好,既然你们如此不在意,那么哪天亡种灭族之时,别怪我黄明远没有提醒。”

  黄明远走的很毅然,连头不回,这可惊住了启民可汗。黄明远这个人,虽然是敌人,但的确是百年难遇的人才,他既然说突厥有亡种灭族的危险,不管是真是假,都决不能忽视。

  启民可汗见史蜀胡悉弄巧成拙,看黄明远离开的决然,不像是装样子,知道这时候只有自己出面,才能拦住黄明远,圆了他的面子。

  启民可汗忙站出来说道:“黄总管且慢走!”

  他快步上前,走到黄明远的跟前说道:“黄总管莫恼,刚才是本汗言辞不当。刚才史蜀胡悉恼了总管,我一会必会责罚于他。总管有何事,但且长谈,染干必洗耳恭听。”

  黄明远玩味地问道:“可汗这会有时间了?”

  启民可汗忙说道:“有,有,黄总管是启民部的朋友,本汗无论如何也有时间陪着黄总管。”

  这时候史蜀胡悉也上前行了一礼,说道:“刚才是小人无礼,请黄总管莫怪。”

  黄明远也不理他,反身坐下,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立刻吐了。

  “什么茶叶,跟泔水一样。”

  黄明远故意说道:“可汗,你这偌大的可汗府,不会连点好茶都没有吧?”

  “有,有,总管且稍等。”

  启民可汗与史蜀胡悉被骂地脸色一阵青紫,也知道黄明远故意羞辱他们。启民可汗打定主意,若是黄明远待会说不出个一二三四,自己必会给他好好看。

  黄明远闹了个够,这次懒洋洋地说道:“这个同罗斜也可不是个常人,不知从那得到了高人的指点,这同罗斜也在草原上不断解放奴隶,发展势力,靠着一支奴隶军占领了赛音山,凭借着步迦可汗在此囤积的粮食,渡过了寒冬,一飞冲天。

  然后这同罗斜也开始重用汉人学子,建立官职,制定律法,重新编制部族。

  去年同罗斜也北上,抢回了同罗部的族长位置,连同旧部,其势已经带甲数万人。他在部族内大肆改革,取消旧有贵族的权利,建立军旗制度,设定中央集权的官府,修订法律,还开始创设文字······”

  说到这里,黄明远忽然停顿下来看着启民可汗说道:“可汗应该听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