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零六章 以胡制胡

  高震的信使一路向南,很快便到达丰州。

  高震的密信都是由北斗直传到黄明远的手上,不经过任何人过渡,算是整个丰州极少数有此项权利的人。

  这是黄明远模仿的清朝的密折制度,只是没有普及开来,有此项权利的人不多。

  对于这封数百里急奏,直趋黄明远案前的迷信,黄明远很是重视。这还是高震第一封如此高规格的信件,之前俘获都速也只是按例派人送到总管府的。

  打开高震的信,黄明远立刻就被信中的内容所震惊。

  创设文字,制定法律,建立有效的中央集权制度,这是一个游牧部落向封建王朝的蜕变,其意义之巨大,是无法形容的。

  历史上的吐蕃、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的突然崛起,无不是因为这些封建制度的建立才导致的。

  原本的草原游牧部落,哪怕再是强大,只是一条腿发展,很容易就因为内部无尽的倾轧而衰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草原民族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就是因为很多民族的强大只是依靠着某一位领袖的才能威望,一旦这个领袖死去,部落立刻被打回原型

  但建立封建制度的草原部落不一样,文字与制度的最大特征就是可以沿袭,哪怕这一代领袖死了,下一代人继续使用,部落便仍有竞争力。像契丹、女真、蒙古等部落,内部光政变便爆发了无数次,死难的皇帝都不知道有多少,其仍旧存在便是这些制度的作用。

  黄明远陷入了沉思。

  似乎自己的蝴蝶效应呼扇的太大了,尤其是在北方,很多人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而这个结果有好有坏。

  这个同罗斜也只是黄明远消灭的无数草原部落领袖中的一个,早被抛之脑后了,黄明远对其印象还不如与黄明辽发生纠缠的同罗朵儿深。

  现在看来此人有大智大勇,光这份改革之方略就不是常人可以办到的。要知道从匈奴时期到现在,汉胡对立上千年之多,能看到这种开阶立极的好处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无数的草原霸主试图推行封建制度改革,进行中央集权,但能成功的寥寥无几,且大多都是妥协中的阉割产物。像同罗斜也这样彻底,这么快速的还真没有。

  别压死了启民可汗,又养出另一个庞然大物。

  黄明远让人唤来李子孝和陈远、李节三人,一同商议此事。这种单纯的政事,黄明远都不会避讳李节。

  众人来到之后,看完高震的信件,脸色都狠凝重。

  各自看看了,李子孝照旧先开口道:“同罗部已经成了一大祸患,宜速消灭,否则若使其成势,则必贻害无穷。”

  众人对此都狠敏感,就像中原的土匪,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在山上喝酒吃肉,哪怕你穷凶极恶官府也有可能不会管;但一旦这个土匪不甘寂寞,准备建个政权,分封官职,那官府拼命也要将其剿灭。

  其原因便是前者不过小打小闹,影响不了大局,而后者则可能成为祸患,发展壮大。

  “仲长和子克的意见呢?”

  二人皆是一躬身,说道:“玄贞所言极是,同罗部势必要消灭。”

  黄明远点点头,刚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消灭对方,哪怕发兵直袭同罗部,也要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只是后来想想,这么做恐不现实,从丰州到弓卢水,相隔万里,其间千难万险阻隔,想要出兵,绝非易事。

  黄明远看了看众人,问道:“诸位所言极是,只是这消灭之事,恐非易事,其策尚需斟酌,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陈远先说道:“主公,我军直接发兵弓卢水自是不可能,毕竟双方相隔太远,我军准备也不完全。直接对同罗部动武不成,当以胡制胡为上。”

  “何为以胡制胡?”

  陈远说道:“这开阶立极之事,其好处自不用说,但主公可知为何这数百年来,为何并无几个部落能完成这份壮举?”

  黄明远似乎明白了陈远的意思。

  陈远接着说道:“盖因要建立新制度,必要打破旧制度。这草原之上,虽然各部有族长,但族长下边有大贵族,大贵族下边有小贵族,小贵族下边还有骑士,一层一层的统属,这才形成了胡人部落的统治基础。也就是说族长虽然为一族之长,但贵族的私人部众也不会听他的指挥。

  而现在同罗斜也建立新的制度,将整个部落一层一层的分割、掌握,哪怕再是手段高超,但那些旧有的势力又如何愿意呢?

  之前同罗斜也的成功是因为他的部众都是草原上的零散势力,主力军队都是被解放的奴隶,不存在旧有的统治关系。现在他为了增强部众的宗族向心力,兼并了同罗本部,大大提升了内部实力,但随之而来的,同罗部的这些混乱关系可是要存在的,这其中能没有他的反对者。

  现在同罗斜也靠着兵锋能威慑众人,一旦军事上有所失败,必然会遭到这些反对者的反攻。

  所以我以为第一条便是要密遣奸细,联络同罗斜也的反对者,挑拨他们与同罗斜也的关系,在关键时刻扎同罗斜也一刀。”

  黄明远点点头,说道:“仲长所言极是,现在的同罗斜也看似强大,一旦失败,必然万劫不复。只是此计太缓,如果留给同罗斜也的时间太长,等他完成了对部落的整合和清洗,那成功的可能性便很小了。”

  陈远接着说道:“同罗斜也大张旗鼓的变革,周围铁勒诸部难道不担心。现在屈古棱已然成了铁勒诸部之首,而同罗斜也如此大规模改制,必然会挑战屈古棱的地位。我军可间使屈古棱对同罗斜也动手,不管双方谁胜谁负,必是一场生死大战,也可影响同罗部的改制进度。”

  黄明远说道:“仲长所言不错,现在的同罗部一改制,就像鸡窝里飞来一只凤凰,其它母鸡能不紧张。屈古棱这个人,野心勃勃,好容易熬灭了韦纥部,是不会容许其它的部落挑战他的地位的。”

  “主公明鉴!”

  陈远又说道:“这第三条,便是需要用启民可汗制衡同罗部,主公需要跟启民可汗改善关系了。”

  李子孝和李节听了皆是一惊,启民可汗可是黄明远的死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