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零五章 暴露行踪

  同罗斜也有什么不对吗?

  黄明诚不明白高震为什么有这样的变化,附耳问道:“大当家的怎么了?”

  高震轻声说道:“这个同罗斜也是主公的老朋友了,当初就是主公灭了他两次,可惜都让他本人逃脱了。没想到他这么顽强,又咸鱼翻身,回了漠北,还建了这么一套制度。”

  高震有些明白同罗斜也为什么能扫清旧势力,建了这么一套连中行说、卫律等人都完成不了的制度,那是因为他的部落根本没有什么守旧势力。他是从一开始就用这套制度建部的,当然不会有人反对。

  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因祸得福。

  高震又问道:“既然你说你们是同罗部,那你们不是应该在弓卢水吗?怎么又来到了赛音山?”

  “我们······”

  高震眼一瞪,胡吉立刻不敢乱说话。

  “族长带着人打败了赛音山的突厥人,解放了所有的奴隶,建立了斜也部,我也是那个时候加入部落的。后来族长说是要北上争夺同罗部的族长位置,便带着主力大部都离开了,只留下豁真一人守卫赛音山。对了,右军白旗就是豁真的部落。”

  高震知道豁真在突厥语中一般指公主,同罗斜也自然没有女儿,倒是有个妹妹,看来应该是此人。

  “再后来,豁真下令,部落由斜也部改成同罗部。”

  高震心道,由斜也部改成了同罗部,说明同罗斜也已经夺去了同罗部的权利,登上了族长的位置,这才能够将同罗、斜也二部合并。

  高震心中无比的沉重。

  没人比他再了解同罗斜也,他恶如豺狼,狡如银狐,悍如猛虎,狠如苍鹰。原本在漠南一人就能搅动这么大的局势,现在回了漠北,又比其它部落制度先进,若是假以时日,便是最大的祸害啊。

  高震基本上弄清了同罗部的底细,不喜反忧。

  让人将胡吉带下去,让刑讯人员继续核实这些俘虏所说的真假。

  而高震则不无忧虑地对黄明诚说道:“明诚,要把这个信息尽快送回丰州,迟则生变啊,出了同罗斜也这么一个变数,看来漠北的局势要有所大变了。”

  黄明诚虽然知晓厉害,但还是不相信单凭一个同罗斜也就能改变整个漠北的局势。

  “大当家的是不是高看了这个同罗斜也?先不说这些制度在同罗部能否顺利实施,会不会有守旧派反对,单说现在的草原,还是突厥人的势力最大,而铁勒诸部是一盘散沙,彼此相互仇杀多年。同罗部基本盘太小,很难统一整个铁勒诸部。而且兄长不是说铁勒诸部的拔也古部族长屈古棱是个枭雄之人,有他在,同罗斜也没那么大能力搅动局势吧。”

  高震摇摇头。

  “话虽然如此,但这个同罗斜也素来不循常理,常常做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而这恰恰就是最大的变数。你要知道,当今世上,能够从主公手上逃得性命的人只有同罗斜也一人,这还不足以让人重视吗?”

  黄明远的声名太厉害了,众人敬仰如神。拿黄明远来做比较,这世上能从黄明远手上两次脱逃的猎物还真只有同罗斜也,哪怕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黄明诚也重视起来。

  既然黄明诚杀了对面数十骑,哪怕没留下破绽,对方很快就会发现。

  而让“一阵风”一鼓作气杀上赛音山明显不现实。不说赛音山的地形有多险峻,光对比双方的实力,这个目标就难以完成。虽然“一阵风”有近三千人,而赛音山的同罗部也有三千多可战之兵,这样硬战,即使能够拿下对方,也很可能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

  高震北上不是来大杀四方的,他麾下补充不易,自然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买卖。

  高震马上下令全军立刻后撤,除了派出一部前往阴山老营汇报此地的情况,大部主力绕过赛音山后向西待命。

  很快“一阵风”的大队人马匆匆离去,亦如他匆匆而来,仿佛从未出现一般。

  ······

  只不过赛音山上,同罗部很快发现在南面巡逻的队伍消失,最后同罗部的骑兵沿着巡逻路线找到了他们战斗过的痕迹。

  这件事直接被上报到同罗朵儿那里。

  同罗朵儿看着打扫一空的战场,眼皮止不住的在跳。闻着风中夹杂的血腥味,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很熟悉这支部队的气息。

  “是隋军!丰州的隋军!”

  同罗室娄听了一惊,赛音山离着丰州有数千里之遥远,丰州隋军又不是鸟,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豁真确定是丰州的隋军,可是没道理啊。”

  同罗朵儿看着已经烽烟消散的战场痕迹,凝重地说道:“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丰州隋军的味道,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就是他们。他们果然还是找到了这里,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是凑巧来到赛音山还是故意针对我们?”

  同罗朵儿马上令同罗室娄派出侦骑四面打探周围的情况,防止隋军的突袭。

  同罗室娄派出的骑兵前出了上百里,将整片草原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隋军的影子,只得回报同罗朵儿尚无隋军情报。

  同罗娄室不相信是隋军的突袭,现在看来更像是那个部落背地里的所为。若是丰州军,怕是会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向赛音山城推进了。

  “这就怪了,难道真是我猜错了?”

  但是同罗朵儿不敢放松,当年的教训太惨痛了,惨痛到她每每夜里还会被惊醒。

  同罗朵儿有些畏惧黄明远,那是一个恶魔,现在的同罗部仍不足以抵挡黄明远的兵锋。所幸的是现在双方相隔千里,对方很难突然打过来。

  很难吗?

  同罗朵儿对此又有些怀疑。

  同罗朵儿让人细查了隋军留下的同罗部骑兵的尸体,发现少了几人,同罗朵儿猜测应该是被对方俘虏了。若是其他部落还好,真要是隋军,同罗部的底细怕是也保不住。

  同罗朵儿马上去信兄长,应对此事。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隋军又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只是时光荏苒,白云苍狗,那个人现在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