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八十二章 等待再战

  八月三十日,诏以天下学校生徒多而不精,唯选留国子学生七十人,其它太学、四门学及州县学并废。殿内将军河间人刘炫呈上奏表恳切劝说,杨坚不听。七月底,改“国子学”之名为“太学”。

  这件事在历史上并不起眼,但杨坚贬斥四学,已然是在为科举制度的扩大化做准备。

  这件事涉及之光,几乎包括所有七品官以上之人,因此引起熏染大波,而之前种种大事,立刻也就成了昨日黄花。

  九月一日,当东升的第一缕太阳光照到立政殿时,杨昭的长子也于此时降生。

  大隋皇室第四代的第一人,杨坚夫妻是无比的欣喜,所有封赏如流水一般送到立政殿。

  杨坚亲自赐名曰“佶”。佶,正也。同时还有健壮的意思。

  杨坚以一个佶字,确定了杨昭父子嫡长的地位,同时也希望这个孩子不要像其父一样羸弱,要健壮。

  当然历史上杨昭的长子叫杨倓,倓者,安也。杨倓是杨昭的小妾大刘良娣所生,其身份为庶子,自然不会像杨佶出身、赐名这般隆重。

  当晚,杨坚下诏:封重长孙杨佶为雁门王。雁门地处北疆,封号地位并不显,不过杨广第一个爵位正是雁门郡公。杨坚以此封号给杨佶,其寓意便很明显了。

  而且大隋皇室人数不多,这爵位封的也不多,王爷的地位还比较崇高。而杨昭的长子出生第一日就被封王,也是破了纪录了。

  一时间,巴结杨昭的人更是不绝如缕,至于之前有人言杨昭要失势的话早就被人抛诸于脑后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般封赏让整个魏王府都与有荣焉。

  不过唯有杨昭,却是心存忧虑,夜不能寐。他不觉得这是一项无上荣光的封赏,反而如利剑一般让人压抑。

  大父有了重孙高兴没错,但自己之前犯了错,这时候大父责罚或者敲打自己才属正常,怎么可能如此重赏自己。

  至于说捧杀杨昭想到没想,以杨坚的地位、手段,根本没这个必要。

  这些日子杨昭都在担心崔氏产子的事情,雍州州衙那边已经几次来人问询事务。按照天子的要求,此时杨昭应该前往雍州赴任。虽然并没有出大兴城,但是与之前上朝不同,这一次杨昭便要如普通官员一般常驻雍州府衙任事。

  至于佐官是杨俨和柳肃,杨昭并不担忧,他是州牧,难道另外二人还能越过自己不成。

  杨昭要上任,陪着他的自然是黄明襄。

  对于杨坚的任命,黄明襄跟杨昭解读道:“王爷,圣人是欲以熙王为石而磨砺王爷。

  今圣人以为王爷过于仁善,不够心狠,乃使熙王这位手段狠厉,心性残忍之辈置于王爷身边。此如与狼共舞,与虎同行。王爷若不能将狼驯服,将虎袭杀,则未来也不过一位平庸之君,圣人却是不会完全将整个天下交付于王爷的。

  只有王爷如宝剑之光辉,从磨砺中崛起,达到圣人的要求,才算是通过这番考验。”

  杨昭豁然开朗。

  杨昭虽然是一州州牧,但对于雍州州衙,毕竟是人生地不熟,若是没有什么亲信,怕是要步步受阻。

  下边的人固然不敢违杨昭之意,但是阳奉阴违、坏杨昭之事却是可能的。

  黄明远建议杨昭拉拢陈孝意、狄孝绪、柴孝和三人为之所用。

  杨昭允之。

  为了拉拢众人,也为了筹众人之功,杨昭乃上表举荐三人,最后陈孝意被任命为从五品下大理寺司直,此职掌出使推按,凡承制推讯长吏,当停务禁锢者,请鱼书以往,为大理寺要害职务,算是杨昭在大理寺的一枚楔子;狄孝绪为雍州功曹参军事;柴孝和为长安县丞。

  同时杨昭又表黄明襄为雍州录事参军事,算是钳制柳肃。

  杨昭和黄明襄在筹划雍州之事的时候,杨俨也没有闲着。不过他不是在与谋士商议,而是被谋士处罚。

  杨俨的老师徐旷从荆襄回来了。

  徐旷,字文远,洛州偃师人。南齐司空徐孝嗣玄孙。其父彻,南梁太常卿,尚梁元帝女安昌公主。江陵陷落后,徐彻被俘,举家迁居河南偃师,贫困无依,靠其长子徐文林在集市上卖书维持生计。徐旷,酷爱读书,每天都在徐文林的书店里读书。

  徐旷博览五经,尤其精于《春秋左传》,学问渊博,为人正直持重,成为一代师表。他可以说是整个隋唐时期最厉害的老师了,因为杨谅、窦威、杨元感、李密、王世充等隋末风云人物都是他的学生。

  上边这一群人可以看出,徐老师出品,必属反贼。

  徐旷先是任太学博士,后来便为慜太子杨勇讲授五经,也有此机缘成了杨俨的老师。

  慜太子被废后,徐旷坐慜太子党,远徙岭南,直到今时才因杨俨求情,遇赦而还。

  “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杨俨跪在徐旷的身前,低着脑袋。徐旷教了杨俨十余年,于他而言如师如父。自父亲死活,他活的越发坚强,也只有在老师跟前才稍显天性。

  “你错就错在根基不稳,不想着去培植势力,反而盲目出手。”

  杨俨有些不服地说道:“先生,阿耶已死,又是叛逆,我已无继承皇位之资格,不离间太子、汉王等人的关系,如何浑水摸鱼。”

  徐旷眼一瞪,说道:“你是当今圣人之孙,谁跟你说你无继承皇位资格?大势说有就有,圣人也无法违逆。”

  杨俨说道:“徒儿知错,只是事到如今,徒儿已走投无路,又该怎么做?”

  “你如何就走投无路,你的路很宽广,谁都挡不住。”

  “师父?”

  杨俨有些不解。

  “圣人没处置你,就还有机会。既然你已经暴露于众人眼皮底下,索性立出

  旗帜,光明正大的与太子相争。”

  “我今实力远弱于太子。”

  “你没有实力,但柳述、元岩他们都有实力。你只要立出旗号,所有畏惧杨广登基的人都只能投奔到你的麾下,再加上天下的偏向,到时候未必没有一争之力。

  圣人不处罚你反委任你为雍州别驾,是想让你做磨刀石磨炼魏王,只是是石折还是刀折,却不是圣人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