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七十一章 蜀王被废

  杨秀到达长安后立刻就被关押入内侍省。

  杨秀求见杨坚,但杨坚根本不见他。对于杨秀最大的来说,最大的悲剧是我把你当父亲,你却不把我当儿子。

  这时才有人把杨秀之罪偷偷告诉他,诅咒天子,结交异族,谋杀大将,构陷兄弟,结党营私,截杀官差,蓄养死士,图谋不轨······杨秀感到天旋地转,这怕是天底下有的罪都加到他的身上了,真是罄竹难书啊。

  杨秀不禁自言自语道:“我真有这么坏吗?”

  说他是逆子,他认了;说他有天子制式的车队,他也认了;但是说他搞那么些旁门左道,要整死父亲和弟弟,那是绝无可能,他死也不认。

  杨秀整日在内侍省大吵大闹,终于激怒杨坚。杨坚派人痛斥杨秀的罪行。

  杨秀谢罪说:“我承受国恩,出京当藩王,不能遵守法令,真是罪该万死!”但是杨秀坚决不承认自己的罪行。

  次日朝会上,杨坚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了杨秀的罪状,他显得愤怒无比,在朝堂上扬言要处死他。

  杨广这时候立刻在朝堂上痛哭流泪,代杨秀谢罪。杨谅见自己这位兄长如此狡诈,心中鄙夷,然后也跪在地上,请求代杨秀之罪。

  “阿耶,念在四弟年幼的份上,就饶了他吧!”

  “阿耶,四兄不过是一时糊涂,绝无害阿耶之心!”

  兄弟俩两个好助攻,一番表演,赢得了满堂喝彩,却是把杨秀的罪给坐实了。杨秀是悲愤莫名,却是说不出话来。

  众人也劝杨坚要慎重,毕竟杨秀罪状也清,很多东西都是主观臆断。

  杨坚这时候早就不听劝了,便对众人说道:“往日秦王杨俊浪费财物,朕用为父之道训导他。今日杨秀阴谋作乱,朕要用为君之道惩处他。”

  杨坚这逻辑,真是神了。杨俊那里就是为父之道,到了杨秀这里就成了用为君之道。惩处儿子用为君之道,说明杨坚根本没有把杨秀当成亲儿子。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也没人劝说,你父子之间的事,你自己处置就好。

  这时开府仪同三司庆整劝谏道:“慜太子已被废黜,秦孝王已经去世。圣人儿子不多,何必如此处治?而且蜀王生性耿直,被严肃处理,恐怕不能自我保全,望圣人网开一面。”

  也不知道庆整到底是谁的人,劝人是直接往杨坚心口上捅。杨坚听到庆整的话是勃然大怒,大骂道:“若不是朕网开一面,早应当将杨秀推到街市斩首,以便向天下百姓谢罪。”

  庆整跪在地上不停地叩首,杨坚便让人捉拿庆整,要割掉他的舌头。众人劝谏乃免,但再也没有人敢替杨秀进言。

  因此杨秀被交与执法人员审讯,杨坚命令杨素、苏威、牛弘、柳述、赵绰等人,详细审问,严肃处理。

  其实详细审问也没有什么可审问的,除了“违犯制度,超越规格,车马服饰,均比照天子所用样式添置”这些罪状,杨秀其他事一概不承认。

  杨素故意把杨秀怨怼的话送给杨坚,杨坚看到气得直言:“天下难道有这样的事吗?”

  七月十日,杨秀回京第六日,被问罪第三日,杨坚以杨秀“心含怨怼,阴谋作乱,违逆人伦”的罪名将杨秀废黜为庶人,同时将其软禁在内侍省,不得与妻子儿女相见

  也不知道杨坚心中到底是多变态,竟然派遣丑陋凶恶的婢女二人,供他驱使。受杨秀牵连获罪的有一百余人。

  杨秀虽然被废,却是死活不认罪。对于朝廷对他的控诉他一概不承认。杨素没有办法,只得令人不断地羞辱杨秀,以折磨他的意志。

  后来杨秀实在撑不住了,便给杨坚上表道:“我因为幸运,成为圣人的儿子,承蒙父母抚养长大,九岁就得到了荣华富贵,只知富贵享乐,从未忧惧过。我轻易地放纵我这颗愚笨的心,落到这个地步,我辜负圣人山岳一样高的大恩,心甘情愿地去死。不料天恩还可让我有余漏,到如今这地步,我才知道愚心不可放纵,国法不可触犯,我扪心问罪,真是来不及改过自新。我还想分身有术,竭尽余生,稍稍报答一下父母的养育之恩。但因神灵不保佑,我的福分爵禄完了,夫妻团聚,不可能了。只怕我长辞人间,永归地府,伏请圣人,赐我怜悯,在我死之前,让我与我的儿子瓜子见上一面。然后请你赐我一个墓穴,让我的尸骨有个去处。”

  杨瓜子便是杨秀的小儿子,最是得其宠爱。

  杨秀也是害怕,当初杨俊死后,杨坚甚至剥夺了杨俊儿子丧主的身份。他怕自己沦落到和三兄一样,落得个死了儿子都不能主祭的下场,孤零零踏上黄泉之路。

  杨秀这份信,有怨怼,有乞求,不过他已经不是亲王了。作为杨坚的亲儿子,杨坚怎么也得显一下慈爱之心。

  可惜杨坚真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于自己的儿子简直就跟仇人一样。五个儿子亲手搞死三,四个弟弟,除了亲手养大的杨爽,都跟他关系不睦。杨坚这种人,天生的孤家寡人,不当天子都可惜了。

  也不知道杨坚到底怎么这么嫌弃杨秀,竟然回应了一番话,将他里里外外地不是,全部都数落了一遍。

  杨坚下了一封诏书驳斥杨秀:

  你从地位上说,是臣又是子;从感情上说,与家又与国相关。庸、蜀是重要的地方,朕让你去镇守。你却触犯纲纪,心怀恶意,幸祸乐灾。你小看皇宫和太子宫,等着这里发生灾祸。你容纳不法之徒,交结异端分子。朕有什么不和,你便等着,指望朕死了,你就起异心。皇太子是你的兄长,按长幼顺序也当立他。你却假托妖言,说他不能终其位。你装神弄鬼,又说你可惜不能入主东宫。你自称骨相不该当人臣,品德、功业应当皇帝。你胡说青城出圣人,想用自己当其位。你诈称益州出现了龙,假托是什么好兆头。你重述“木易”之姓,又修成都的宫室,胡说“禾乃”之名,以当“八千”年的皇运。

  胡编京师有什么妖异,以证明父亲兄长有灾。妄造蜀地有什么吉祥,以说明你有什么祥瑞。你哪里不想国家遭恶,哪里不想天下大乱?你还建造白玉王廷,又作白羽箭,你的服饰车马与天子无异,哪里像有我的样子?你纠集旁门左道,用符书压镇朕和汉王。汉王和你,是亲兄弟,你却画他的形像,写上他的姓名,缚手钉心,枷锁杻械。还说要请华山的慈父圣母的神兵九亿万骑,收杨谅的魂魄,闭在华山之下,不让魂魄散开。朕对于你,是你的亲父亲,你却又说要请西岳华山的慈父圣母开化朕夫妻二人,让我们回心转意,欢欢喜喜。你又画朕的形像,缚手撮头,还说请西岳神兵收杨坚鬼魂。如此这般,朕如今不知道朕和杨谅是你的什么人?

  包藏祸心,图谋不轨,这是叛逆之臣的罪证。希望父亲遭灾,以此为幸事,这是贼子的毒心。怀着非分之想,对兄长放肆毒心,这是悖弟的行为。嫉妒小弟,无恶不为,无孔怀之情。你触犯国法,到了极点。你多杀无辜,这是豺狼的暴行。你剥削百姓,酷虐到了极点。你只求财货,这是市井小民的勾当。你专门侍奉妖邪,这是顽嚣的本性。你辜负了我的重托,是个不成器的东西。凡此十罪,灭天理,逆人伦,你都作了,坏到了极点。你还想免除祸患,长守富贵,怎么可能呢?

  一份诏书,宛如一封断绝父子关系书,杨坚之狠决,对亲子之无情,一点一滴都浸住在这封诏书中,割得人心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