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六十九章 撕破脸皮

  杨昭看了看众人,然后直接了说出真凶是蜀王。

  “哈!哈!哈!哈!”

  杨谅大笑起来,他捂着肚子,笑着笑着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杨谅用手一摸眼睛,指着杨昭说道:“你父子二人真是好个贤孝之人,这是觉得弄死我一人还不够,还想着再把四兄也拉下水,到时候我们都死光了,整个大隋不就都是你们父子二人的吗?我的太子二兄,你打的真是好主意啊,你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啊,省得还折腾的这么麻烦。”

  杨广脸色无比难看,可他任凭杨谅的诋毁就是不发一言,今天他把台子搭起来了,戏是要杨昭去唱的,换了别人都不好使。

  “益钱,你眼中要是还有我这个阿娘,就给我住嘴!”

  独孤皇后强忍着没有一巴掌抽到杨谅的脸上,这熊孩子,太欠揍了。

  “阿娘!”

  杨谅握紧双拳,最终没有再说什么,义愤填膺的他最后只得一屁股做到了地上,独自生闷气。

  杨坚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用波澜不惊的声音说道:“昭儿接着说。”

  杨坚最信任的儿孙就是杨昭,这孩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什么秉性他都清楚。杨坚相信杨昭没有信口开河。

  “对方一开始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五叔身上,就是想挑起阿耶和五叔的争斗,还能够渔翁得利。”

  “凭什么说是四兄?”

  杨坚看了杨谅一眼,杨谅不敢再插嘴了。

  杨昭突然被杨谅打断也不生气,接着说道:“大理寺经过查证,指使人毒死吐奚子柔的人叫孙二,是薛国公府的下人,后来成了四叔的护卫;前往夏州和张从珂见面的人是四叔身边的亲卫刘丰,已经被大理寺的人抓获,对于他的罪行他也供认不讳,承认是四叔安排他去见张从珂的;最会一点便是吐奚子柔明面上亲近我阿耶,其实是十四年前为四叔相救;事前半年,蜀王府的人曾找过吐奚子柔;此事之前的三个月,也是四叔从长安弄到一张调兵堪合,而夏州那张就是这张。”

  说着杨昭从身上拿出一张调兵堪合。

  杨谅听完后有些不以为然,他还以为杨昭说得证据确凿是什么呢?

  “不过都是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就凭这些也可以指认一位亲王有罪。阿昭,你这就有些武断了吧,怕是担忧几个叔叔不早死啊。”

  杨昭不理会杨谅的诋毁,接着说道:“如果说这上面的几条中某一条单独出现的话,当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现在这几条都出现在一起,若是凭借这些还不能认为四叔牵扯其中,五叔觉得能够让人信吗?”

  杨谅被杨昭逼得语塞,他再是想胡搅蛮缠,也不敢拍着胸脯替蜀王保证。虽然他俩小时候关系不错,但是自蜀王就藩之后,他们之间的联系早就疏远了很多,蜀王会不会拿他做筏子,然后一石二鸟,坐收渔翁之利还真不好说。

  看到杨谅说不出话来,杨昭继续说道:“孙儿还查明蜀王府有死士居于王宅之中,请祖父派人突袭,定可有所获。”

  此时始终不发一言的杨坚突然一拍桌案,大声喝道:“这个逆子,杨安,你立刻带人前往蜀王府,查抄王宅,但有死士,一律处死。”

  杨坚也不看几个儿孙,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独孤皇后怕杨坚气出什么好歹来,回头瞪了两个儿子,赶紧追了上去。

  此时杨坚正坐在一处宫殿台阶上生闷气,独孤皇后上前偎在他的身前,有些无奈地说道:“那罗延,你说此事到底是谁做的,真的是老四吗?”

  杨坚望着远处的天空,只得长叹一声道:“是不是,再看看吧!”

  杨坚夫妻走后,杨谅和杨广父子自是不会再待在这里。

  杨谅走到杨昭跟前,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阿昭真是好手段,人皆道你是个贤德仁义之人,今日看来,阿昭对付亲叔叔的手段也真是不枉多让,深得你阿耶的遗传啊。阿耶最不爱的就是四兄,阿昭这么说,就是不是四兄干的,四兄也得脱层皮。”

  说完不待杨昭回话,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杨昭听了一愣,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杨广过来拍拍儿子的肩膀,父子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明白。今日和杨谅撕破脸皮,等到当今天子百年之后,杨谅必是大患。

  回去的路上,杨昭心中不断想着杨谅的话,有些难以释怀。

  杨广看到儿子的脸色,知道他还记挂着杨谅的话,便劝慰道:“昭儿切莫将杨谅的话放在心上,你我父子秉公执法,绝无任何理亏之处,难道就凭着杨谅几句闲话,就能不顾法纪纲常?”

  杨昭突然问道:“父亲也觉得此案是四叔做的吗?”

  “昭儿何有此问?”

  杨昭乃说道:“大父素来不爱四叔,其亲昵程度较之五叔远矣。怕是四叔真的陷害成功,阿耶和五叔都受了重罚,大父也不可能考虑将那个位置传给四叔。而且四叔常年受大父忌惮,在朝堂上根本没有什么势力,他想要上位,除非大隋没有能承继的人了,否则怕是比登天还难。四叔这些年奢侈浮华,追求享乐,志气早就丧失殆尽了,如何能设计如此精妙的计划。”

  杨昭说得似乎很有道理,可杨广并没有听进杨昭的话去,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到底是不是杨秀做的。杨秀、杨谅都和慜太子交好,但其实杨秀才是真正的慜太子一党,杨谅此人志大才疏,可野心也磅礴,跟杨勇并不是真的一心。

  而慜太子死后,杨秀心怀忧惧,对此事很有意见,还发了不少的牢骚。

  杨广知道此事后,便暗中安排杨素访察杨秀的过失,让其随时在杨坚面前讲杨秀的坏话。这一次有必杀之机,他如何能够放过。

  杨安对蜀王府的突袭很顺利,措不及防的蜀王府死士被一网打击。作为杨坚的一条忠狗,他是完全执行杨坚的命令,毫不顾惜人命。整个蜀王府血流成河,被杀者达数百人之多。

  杨坚知道消息之后,马上令人前往蜀中招杨秀入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