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三十八章 大战秃发

  送走斛律敏儿之后,黄明远让伏延部的信使告诉伏延旺荣将大军向两侧分开,给隋军留出决战的战场来。

  伏延旺荣知道他们若是再直冲向隋军,对方绝对不会管自己是谁的。所以伏延旺荣马上下令众人脱离战场,分别从隋军的左右两翼绕过去。

  伏延部的军队战力不怎么样,逃生的本事却不错。马上依令一分为二,左右散开,而中间就留给了秃发部的士兵和隋军。

  此次追击伏延部的秃发部领军将领是秃发什寅与秃发左南二人。

  秃发左南为人精明谨慎,是秃发若能的堂弟。其父曾经和秃发若能争夺族长之位被杀,因此他不得秃发若能重用。

  秃发左南知道秃发部有结好隋军的意图,不可轻易与之为敌,因此并不愿与隋军交战。

  而秃发什寅身为主将,又是秃发若能的心腹,却是不这么认为。他残暴厮杀,又性格桀骜,对面虽然是隋军,但其并不畏惧。又见隋军装备精良,竟然打起了这支隋军的主意。

  秃发左南劝秃发什寅切莫乱了秃发若能的布置,可是秃发什寅竟然大言不惭地说道:“我秃发勇士,名冠河西,如何畏惧隋军小卒。况且族长要我们斩杀伏延旺荣首级而还,如果现在返回,怎么向族长交代?今隋军不过百余人,而我有千人之多,以我之勇,将士之多,击隋军兵少势寡,必可大胜。”

  当然,秃发什寅说得冠冕堂皇,不过就是想发笔邪财。

  秃发左南苦劝无果,而秃发什寅才是一军之主,他也无法阻止对方。眼看对面的隋军挡路,秃发什寅下令部下不计一切的向隋军冲去,斩杀这支隋军。

  黄明远看到对方竟然不管不顾的杀来也是一愣,这才不过大半年时间河西诸部就忘了自己的威名了吗?现在敢如此挑衅丰州军的部队真的不多了。

  黄明远端坐马上,韩浚在前一抬手,众人便拿起马前的弩机,对向了胡人。

  然后隋军也迎着对面的秃发部杀去。

  双方相聚有六七十步,韩浚一声令下,隋军手中的弩如飞雨一般射向对面的秃发部。虽然只有二百支箭,却是满天飞雨,洋洋洒洒,扑向了秃发部的骑兵。

  不时有胡人中箭落马,摔倒在地,又冲撞的队伍七拐八扭,不成阵列。

  第一轮羽箭打击完毕,狼牙精骑将手弩放回马前,然后随手抽出腰间的狼牙马刀,指向了对面。

  这批狼牙马刀怕是最后一次出现在战场上了,黄明远已经命令齐公冶按照狼牙马刀的样子,打造一批宿铁刀。到时候狼牙精骑骑着大宛良驹,拿着神兵利器,怕不是要战无不胜。

  每一个狼牙战士就是一个精密的战争仪器,每一刀抬起落下犹如一幅精美的暴力图画。刀刀带血,刀不容情。很快就在秃发部的主阵上凿出一个洞。

  众人沿着打开的缺口,不断地往里涌动,口子撕的越来越大。

  隋军本就各着精甲,刀剑又利,远不是秃发部这种没落部落可以相一战的。秃发部人多,却如一块长布,虽能遮蔽整个战场,却不能转化为攻击力,反而处处是破绽。

  而隋军却是如一柄锋利的锥子,从秃发部的中间将它直接撕开,然后再逐个地分解对方。

  秃发什寅被隋军给打的有些发懵,眼看自己的队伍不堪一击竟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想到对面的隋军这么可怕。

  秃发左南上前拉住秃发什寅劝道:“隋军势大,我军已不堪再战,请将军快快撤离。”

  此时的秃发什寅又犯了糊涂,他觉得他们人数优势巨大,虽然现在隋军势强,但只要挡住隋军这波攻击,便能转守为攻,击败对方。

  要是这么狼狈的逃了,岂不是说明秃发左南才是对的,是他的愚蠢才有了此败,他怎么跟秃发若能交代。

  秃发什寅像疯了一样不断要部下反击,要求部下向隋军主攻方向反进攻。

  秃发左南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秃发什寅自己找死,自己可不会给他殉葬。因此秃发左南一勒马缰,调转马头,下令自己的亲信部署立刻撤出战场,向西撤退。

  此时秃发什寅还不知道后院起火了。

  眼看秃发什寅在前面大呼小叫,冲在最前边的雄阔海提起大斧,连劈带砍,终于冲到了秃发什寅的面前,照着秃发什寅的脑袋狠狠地劈去。

  秃发什寅毕竟还是肉做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一道利光向他袭来。

  “啊!”

  秃发什寅被击杀之后,整个战斗就只剩下一边倒了。秃发什寅的另一个副将不断试图收拢军队,但在溃兵的裹挟之中,被拥着向后推动。

  整场战斗耗时不到半个时辰,狼牙精骑以一敌五,干净利落的击破了秃发追兵。不过黄明远手上兵少,也没办法扩大战果,眼看对方逃了,便停止了追击。

  这时伏延旺荣屁滚尿流的来到黄明远的面前,一听领头的竟然是草原上止哭的杀神黄明远,是两腿打颤,牙齿发寒,口不能言。

  这种小部落黄明远是不放在眼里的,也就是看在对方救了斛律敏儿的情面上,顺手救了对方。对方真提不起来,也就如此了。

  幸好伏延旺荣还算机敏,知道此时是请求内附的良机,若是今日错过,怕是要抱憾终身。况且他们得罪了秃发部,鹈泉怕是回不去了。

  伏延旺荣立刻跪在地上叩首道:“求天朝上官救我伏延部一命。”

  黄明远也看出这小部落得罪了大部落,若是自己走了,恐怕也存活不了。也算他结了一个善缘,黄明远便问道:“你们是想去丰州?”

  “诺!诺······”

  伏延旺荣连忙点头称是,这就是丰州最大的神,他们能不能去丰州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此时的伏延旺荣对黄明远跪拜的虔诚度堪比敬神。

  黄明远又问道:“来丰州可以,不过来了丰州只能编户齐民,你就不再是族长了。当然丰州也不会亏待你,会给你一个前程的。”

  不过出乎黄明远的意料,伏延旺荣想也没想,立刻便叩头道:“谨遵上官吩咐,我伏延部愿编户齐民,世世代代做大隋天子的臣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