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三十章 卧榻之侧

  黄明远赶到临戎北的这个屯田点时,已经到了深夜。雄阔海建议黄明远先前往临戎戍待一夜再返回,但被黄明远拒绝了。

  临戎戍在此地东南,隔河相望,不过二十余里。

  可黄明远心惊肉跳,不能自已。

  望着二十多个坟包,黄明远愤怒地问吴增:“你们就没有收到半点消息吗?”

  吴增很是尴尬,不过这不是他的错。

  黄明远很快就明白,自己是不允许北斗监视内部官员的。往常陆贞在的时候,还可能违规操作,秘密安排一群人监视这些要害之地。但吴增可没有陆贞这么大的胆子。

  吴增原任胜州司马,胜州被省并之后,黄明远便表他为榆林令兼丰州牧监,只是他从不管理榆林之事。

  吴增又兼着纠察署总纠察,还掌管着缇骑,虽然名义上黑白面的监察权都归他管,但他这个总纠察也就是个虚职,纠察署也是直接向黄明远负责。

  黄明远也知道不能怪吴增,是自己没有制定好制度,才会发生这种事,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自信了。

  这个屯田点的老百姓看到黄明远,抱着黄明远的大腿哇哇大哭,撕心裂肺,令闻者莫不流涕。

  虽然此事他们也有可恨之处,但黄明远身为丰州的保护者,就要保护丰州百姓不受伤害。

  黄明远在此地待了一夜,安抚了这些备受创伤的老百姓,同时向他们保证,绝不会将他们迁走,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众人欣喜若狂,直呼黄明远为“圣贤”。

  夜色如烟海,苍暝缥缈。

  黄明远夜不能寐,难道自己到底得走这一步。

  到了第二日,高震终于带着人赶到了此地。黄明远虽然没有通知他,但屠中泽地区毕竟属于他的管辖之地,黄明远到临河已经一天多了,他要是再没发现就可以直接辞职了。

  高震打马前来,看到黄明远的脸色,心中一惊。他知道事发了,黄明远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高震离着黄明远还有五百步就下马跑了过来,行到黄明远跟前,便“扑腾”一声跪在了黄明远面前。

  “末将高震叩见将军,末将有罪,请将军责罚。”

  高震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要和黄明远争辩,此事已然事发,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认罪。

  黄明远走到高震跟前,冷冷地问道:“高车骑是威风八面啊,屠中之事,一言决之,八方百姓,皆仰你鼻息,你有什么罪啊?”

  高震知道此时的黄明远的怒火已经到了决口的边缘,根本不敢还嘴,不住地叩头道:“末将鬼迷心窍,瞒了将军,请将军责罚!请将军责罚!”

  黄明远再也忍不住,一鞭子抽到了高震的身子。高震如针扎一般,打了个寒噤。

  “混账东西,二十多条人命,在你眼中被当成了什么?可有可无的东西吗?”

  “末将有罪!”

  黄明远手中的鞭子却没有停,一直抽了二十多鞭子才停手。

  高震挨了打,这时才松了一口气,黄明远打他,说明即使处罚再严重,还会饶了他;但若是不处置他,那后果怕是高震也承受不起。

  黄明远打累了,丢了马鞭,便冷冷地说道:“在这跪着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起来。”

  高震一喜,这份惊涛骇浪总算过去了,他什么时候起来不取决于他什么时候想明白,而取决于黄明远什么时候想让他起来。

  黄明远回到了帐中,静静地坐下,他准备等斛律晟的到来。一事不能二罚,这是军中规矩,所以虽然高震混账,但狼山府做的处罚,黄明远还是认的,他也不会再处置朱浑部了。

  但是朱浑部杀了二十多个汉人,绝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的脱难。

  屠中五部,以斛律部为首,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到了尾大不掉之势。之前黄明远与斛律晟是兄弟,所以有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便放过去了。但他不会允许在丰州的腹心位置,有一支不受自己约束的军队,他怕对方会随时捅到自己的心脏。

  斛律晟和高震合谋,犯了黄明远的忌讳了。

  卧榻之侧,启容他人酣睡,有些事情是该解决了。

  ······

  斛律晟很快也赶到了此处,他知道不管黄明远是怎么知道此事的,今日怕是要有个决断。

  二人一直以来相交莫逆,情如骨肉,恩若兄弟。但确实是各有各的立场,有些东西,身不由己。

  进了营寨之中,斛律晟就看到高震跪在地上,满身鞭痕,甚是狼狈。

  高震抬头看了斛律晟一眼,二人都没有说话,斛律晟径直进入黄明远的帐中。

  “阿晟来了!”

  黄明远起身热情欢迎道,完全没有受到此前之事的影响。

  黄明远可以装作不知,但斛律晟不能,斛律晟心中一顿,便立刻跪在地上说道:“拜见兄长!”

  黄明远赶紧上前拉着斛律晟的手,将其扶起,又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阿晟这是做什么?你我二人恩若骨肉,还用如此见外。”

  斛律晟面色一暗,有些紧张地说道:“兄长,阿晟有事要向你请罪。”

  黄明远故作不知地问道:“阿晟这是说得什么话?你跟我还有什么罪要请?”

  斛律晟说道:“之前朱浑部跟前来开荒的汉民因为争抢牧场发生了矛盾,大打出手,双方皆是死伤惨重。我自作主张,求了高将军,自行处理的此事,还请兄长恕罪。”

  黄明远脸色一脸玩味地样子。

  “处理完了就好,处理完了就没事了。”

  斛律晟知道黄明远心中肯定不是如此想的,又跪下道:“兄长,高震将军都是受我劝说才犯下大错的,还请兄长饶了高震将军,若是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帐外的高震一听心中一紧,斛律族长还是不了解将军。若是斛律族长不为自己求情还好,今日斛律族长开了口,自己怕是还得有顿责罚。

  黄明远笑道:“我哪有责罚高震,是他自己责罚他自己。”说着还伸出头向高震问道:“我责罚你了吗?”

  高震立刻说道:“是末将有罪,末将自行请罪。”心中却是想着,过会但愿将军不要想起他。

  斛律晟知道黄明远故意跟自己绕圈子,但是黄明远装傻,他也不能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