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四章 石炭推广

  时近六月,九原的天气开始要炎热起来。不过河套地区毕竟位置靠北面,有山川阻隔,倒没有南方那么湿热。

  黄明远是会制冰的,以前在扬州的时候,江南多梅雨季节,湿热难耐。每当这个时候,黄明远常利用盐水制冰,还做出冰沙、冰棍给杨清儿吃。初、高中老师教的那点化学知识,他全用在泡妞上了。

  后来黄明远也曾大规模制冰,利用夏天制冰技术做个奸商。不过常期在布满冰的房间对身体不好,所以黄明远从不欲贪凉而用冰。

  往日黄明远都是让人从在里放几个寒瓜,每每酷热难耐,他便以此解暑。

  总管府也有制的冰可用,但黄明远却让人将他们都送到各官署衙门、学堂使用,自己一概不留。

  有人劝黄明远也留下一些自己使用,众人怎么也能省出黄明远用的,不过都为黄明远拒绝。

  黄明远对身边人说道:“众将士冒着酷热值哨、训练,尚且不觉辛苦,我在树荫下办公,又有寒瓜吃,如何就不能忍受这点热。”

  有下吏进言劝黄明远只是在总管府用冰,外面之人也不会知道。

  黄明远皱着眉头对众人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人知。”

  经此一事,众人皆叹服黄明远的自律。

  后来杨坚也听说此事,对身边人说:“黄长屏坚如钢铁。”众人也因此给黄明远取了一个新的外号,谓之“钢铁将军”。

  这日李子孝来跟黄明远汇报煤炭的使用情况。

  看李子孝惹得满头大汗,黄明远忙让人送两个寒瓜来解渴。

  李子孝一边吃着寒瓜一边笑言:“主公不用冰,下吏亦不敢用,倒是便宜了学堂的学子了。”

  “身居高位,还是不要那么舒服为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享受惯了,怕是很难再经历以前的困苦,我还不到享乐的年纪。”

  黄明远摇摇头,突然笑言道:“其他人我不管,但你可不能热到了。你要是中了暑,羊家表妹不得打上门来。”

  李子孝被黄明远话锋转的,一时无言,但心里面却是暖意满满。

  两人闲聊了两句,便开始说起煤炭推广之事,情况不容乐观。

  煤炭,此时还叫石炭或者石墨。

  黄明远之前为了减少丰州对树木的需求,也为下一步工业发展做准备,便决定在丰州推广用煤取暖,一旦丰州的用煤量大幅增长,采煤业也便可得到长足发展。

  不过百姓之前并不习惯用石炭,所以黄明远为了做到自上而下的推广,便在总管府和刺史府各下属机关进行进行试点。

  不过推广的情况并不乐观。

  大家普遍的说法是这石炭使用起来不易点燃,烟尘还大,比起木头来差远了。州府仓曹有一个小吏在家做饭的时候没散好烟,中了烟毒,当场便昏了过去,幸亏发现及时才幸免于难。

  虽然没闹出人命,不过这也使得石炭变得妖魔化了,现在很多人都是谈石炭而色变,这石炭也便无法推广下去。

  黄明远听到这,才发现自己做的太不细致了,光让大家用煤炭了,却把最重要的煤炭使用工具给忘了。

  没有铁皮炉子,这煤炭当然没法用,众人也发现不了他的好。

  人们总是喜欢使用熟悉的东西,不愿意贸然做出改变,因为不熟悉的东西让他们本能的感到不安全。如果新事物不能让人们感到收益的话,人们凭什么舍弃旧事物而再去适应新事物呢。

  黄明远想通这一点,决定得让众人亲身感受到煤炭使用的好,才能将煤炭推广出去。

  很快众人发现,黄明远这些日子似乎也歇了烧火的心,最近几日一直在总管府待着,连政务都交给下边人处理了。

  荣毗两次前往总管府要面见黄明远,每次匆匆一瞥都被黄明远推诿到李子孝那里。若不是之前黄明远名声极好,也无懈政前事,荣毗就要以懈怠政务为名,直接弹劾黄明远了。

  不过黄明远的反常还是让人好奇,毕竟作为丰州的军政首脑,黄明远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丰州未来的发展和众人头上的帽子。

  没道理黄明远几日不出门啊。

  这日,黄明远召集麾下文官前来总管府议事。

  众人到了总管府,黄明远并没有出现,反而由府上的下人领着众人前往后院。黄明远的家眷没来丰州,众人倒也没有什么避讳。

  下人把众人引到一处房间,让他们在此等待,便关上了门。

  这时候众人也不知黄明远葫芦里卖什么药,各自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讨论,跟放鸭子一样。

  荣毗坐在上首,遏神闭目,也不说话,他想看看黄明远到底想做什么。

  众人各自坐在座位上,刚开始还有心情讨论,不一会便感觉房间内有些热,甚至有人还汗流浃背了。众人有些纳闷,这六月的天,再是热,怎么跟下火一样。

  有几个人已经忍不住热的汗流浃背,浑身难受,想出去透透气,也被门口的侍卫给拦住了。

  众人立刻傻了眼,他们怎么跟被软禁了一样。有机灵的立刻心思不停地转,嘀咕着黄明远到底要做些什么,他们又该怎么办。

  这时王文同也是浑身快湿透了,不住地用袖子擦脸上的汗。他的一左一右正好是荣毗和李子孝,荣毗和他同属于州府系统的,但他跟荣毗八字不合。荣毗认为王文同是个小人,不怎么搭理王文同;王文同也觉得荣毗太桀骜,也不愿意和荣毗说话。

  他便转过头向李子孝问道:“李录事,你知道黄使君这时要做什么?不会是图穷匕见吧。”

  李子孝脸色一凛,正经危然地说道:“王司马慎言。”

  王文同本来想看看李子孝这个黄明远的心腹知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一番调笑不仅没有问到话,反而弄了个没趣。他又热的嗓子快冒烟了,只好坐在位置上不说话。

  过了一会,雄阔海走到门口,对众人说道:“总管在外边有请诸位。”

  众人一听,如蒙大赦,忙一窝蜂地向门外逃去。

  此时黄明远正坐在院子里等着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