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二十一章 民生银行(下)

  黄明远也不再和夏安恂兜圈子,便说道:“文嘉也应该知道丰州最近在实行新的制度,官府平价租赁老百姓口粮、粮种、农具。”

  夏安恂点点头,这个政策刚出现的时候,他还为之赞叹。官府平价,则锁死了高利贷者经营的空间,很多过不下去的老百姓则不必卖儿卖女,使君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黄明远接着说道:“不过在实行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些隐患,官吏为了自己的政绩,容易将自愿行为变成强制行为,伤人伤己。为了在以后使这个政策能够更好的发挥作用,我准备在丰州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执行此事,我将其命名为银行。李录事向我推荐了你去做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

  夏安恂没想到黄明远安排他做一件从没做过的事情,有些迟疑。

  “使君,这银行之设,怕是自古从未有过。”

  “民曹在汉时也不叫民曹。”

  不过是个名称,夏安恂也不纠结这个,不过他仍旧有些犹豫。

  黄明远立刻看出了夏安恂的犹豫,便问道:“文嘉有什么问题吗?”

  夏安恂便问道:“使君是想设立一个机构就为了管理租赁事务,还是要这个机构发挥其他作用。”

  黄明远这时候变得很满意了,夏安恂一句话就说到问题的点上,自己大费周章,怎么可能只是设个管租赁的机构。

  “文嘉问的不错,这个机构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管理租赁事务,总的来说,他是一个用来调控金钱的机构。这是我写的关于银行建设的一些方案和措施,这是李录事拟的一些条陈,你都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说着把一些文卷递给了夏安恂。

  夏安恂一看黄明远这态度,看来这事摆明了要交给自己。

  “文嘉,未来这个银行至少要承担四个功能。一是存放款,贷款。以后整个丰州所有士兵、官吏的俸禄、饷银都要通过银行发放;百姓的租赁、贷款也通过银行。”

  夏安恂一愣,脱口而出道:“连俸禄、饷银也通过银行?”

  “对,官府发到每个人在银行的账户里,个人凭账户来领取和汇款。这样从根本上杜绝了克扣饷银的可能。”

  夏安恂立刻说道:“但是这中间漏洞就太多了,若是有人拿着别人的账户来领钱呢?”

  黄明远玩味地说道:“那就看你们银行的制度。”

  夏安恂没有再问,若是黄明远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自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接手银行。

  “第二个功能是铸币。”

  夏安恂更惊呆了,按律私自铸币可是违法的。

  看到夏安恂的错愕样,黄明远便说道:“你们要铸的不是铜钱,而是银钱。我也不瞒你,丰州准备大规模开采位于贺兰山以西的银矿。”

  对于金银,一般官府没有什么要求,很多家族都私自铸带有家族印记的金银,有点跟后世的勋章差不多。金银大规模官铸得等到明朝后期拉丁美洲的银钱大量涌入中国。

  “第三个功能是调节物价,除了粮食以外包括盐、铁、牲畜等物资都纳入这个范围内。”

  夏安恂一听更是头大,忙说道:“可是银行并不经营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控制这些物资的价格。”

  “那是你们银行的事。”

  调节物价对于黄明远来说太重要了,丰州必须要成为一个稳定的经济体,物价就必须死可控的,黄明远可不希望有人来丰州剪羊毛。

  “第四个功能是发展典当业和运输业。”

  这个看起来很庞大的事务反而是最好完成的,借助四海商团的途径,无论是典当还是运输都能顺利铺开业务。

  夏安恂听完之后,心中不住地震动,好一会才平静下来。黄使君果然是天资英才,要是按照黄明远的设想,这个银行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若是按照朝廷部门来比的话,将是太府寺、民部、司农寺、少府监、工部等多个部门相关权利的集合体。

  当然要想实现这些功能也很难,黄明远是管杀不管埋,定了基本政策,具体内容要夏安恂自己填充。

  夏安恂镇定下来,想了想,问道:“使君,建设这个银行前期可能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不知您是希望这个银行成为一个官府的机构,还是一个有官府支持的商团。”

  官营还是私营?黄明远一愣,自己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银行到底算政府机构还是一个企业。若是中央银行,那肯定是政府机构,可其他进行商业活动的银行,能够算是一个政府机构吗?他们充其量只是国家完全控股的一个企业,除了完成国家赋予给他们的责任以外,本质还是以营利为目的的。

  黄明远忽然想到自己漏算了自己和银行的关系。

  如果这个银行是个政府机构,那以后它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成了一个能够控制丰州地区经济的庞然大物,那若是自己有一天走了,这个银行又该听谁的。他可不是军队这样有自主选择能力,银行是个死的,如何施政全看当政者的政策。

  会不会有后来者借助这个庞然大物驱逐黄明远的势力,亦或者自己走后这个银行制度便会人走政消?

  黄明远马上想明白了此事。至少现在,银行还不是收归国有的时候。

  黄明远马上说道:“它不是一个官方机构,是由我个人出资的一家商团。和丰州官府是合作关系。而文嘉你本人,我会表你为山阳郡公府录事参军事,全权负责此事。”

  这样一来,夏安恂就要有丰州官员变成黄明远的家臣了。

  “诺!”

  但夏安恂并不拒绝,他其实也拒绝不了。

  “安恂必不辱使命,建好这个银行。”

  看到夏安恂的态度,黄明远很满意,一个有能力的经济人才入彀,可不比得一良将差,黄明远手上不缺良将,但是缺少夏安恂这样的人。

  送走夏安恂,黄明远对李子孝说道:“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这个银行是我目前做的最大的试验,一旦它开始运转,就是丰州地区最重要的经济推手,容不得半点闪失。夏安恂虽然有能力,但未必做事那么周全,玄贞也要多盯着银行,切勿出了纰漏。”

  “诺!”

  黄明远本身不是经济行业的专家,这次银行的试验就像是一个嗷嗷降生的婴儿,是用自己的心头血滋养的,不可不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