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攻守同盟

  崔仲方还不习惯黄明远说得这么直白,不过细细一品,有些一愣又有些窃喜。黄明远没有拒绝他的提议,只是他需要从双方的合作中得到利益。

  君子言于义而耻于利,不过黄明远可从不是君子。

  崔仲方有了主意,既然黄明远有述求,那就不怕不能用金钱砸晕你。

  崔仲方说道:“明远此言差矣,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若是朋友多了,遇到大风大浪才能顺利渡过。明远这几年声势的确不小,但那结怨的李家、于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明远还是要多多在意啊。”

  崔仲方赤裸裸地引诱黄明远,他们能够给予黄明远庇佑,但黄明远也不是善与之辈,光靠嘴上好听的话,黄明远绝不会轻易允诺的。

  “外叔祖所言极是,只是好话易说,好事难办,明远也不想为了一个区区的名声去上一艘不知深浅的船。而且明远肩膀小,身子弱,承担不了什么大事。若是有人要拉着明远一同在船上死扛,明远却是扛不住的。”

  崔仲方暗骂一声小滑头,想要关东世家给他实在的好处,又不愿跟关东世家绑死,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明远言重了,这世上不过是我无害人之心,人有害我之意,我等苟延残喘,不过只是要自保而已,哪还敢奢谈进取,更怎么会死扛呢?”

  黄明远看了崔仲方一眼,说道:“外叔祖如此说来倒是让明远放心了。现在朝堂上奸臣极多,窃据高位,意图不轨,正是需要我等贤良、正直之辈为国锄奸。外叔祖看得上明远,明远自当效力,义不容辞。明远一介武夫,别无所长,能做者唯一身之武勇。不过丰州穷困,明远时运多舛,也是朝不保夕,勉强度日,一旦有什么难处,还要外叔祖搭把手才是啊。”

  “明远大贤,天下良士自是义不容辞。”

  双方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结盟可以,但要是把自己当傻子那黄明远可不答应。

  黄明远又说道:“叔外祖,明远年幼,也不太懂朝堂之事,往日在军中惯了,只是习得一个信字。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刀枪。谁要是背后对不起我,我自是哪怕追他三天三夜不睡觉也得弄死他。”

  崔仲方当然明白这小王八蛋的威胁,只是现在用得着他,不得不受其威胁。

  崔仲方尴尬地笑了笑:“明远说笑了,明远说笑了。这哪有敌人,都是朋友,都是朋友啊。”

  崔民寿等人听着黄明远与其父的对话云里雾绕的,不知底细。但崔民干好似明白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黄明远又坐了一会便要离开,初次见面,没必要太上赶着。

  崔仲方一个劲嫌黄明远不在家用饭,黄明远只得道声歉意。

  这次崔仲方亲自将黄明远送到二门外,拉着他的手说道:“明远,过些时日,我为你引荐一下关东贤良,明远到时可别误了时间啊。”

  “外叔祖放心,只要贤良多多,明远自是钦慕之心不改,到时必准时而来。”

  祖孙二人一片相得。

  从崔府离开,黄明远手中捏着薄薄的一张纸,然而却重如万钧。黄明襄刚想说兄长与崔家结盟是不是太仓促了,黄明远随手便将这张纸递给了黄明襄。

  黄明襄接过纸细细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上面写着“良马三千匹,田地三百顷,僮仆两万人,庄园五处,粮食二十万石,钱五万万······”

  这些东西加起来简直是富可敌国了,世上能够拒绝这些友谊的人当真是不多啊。虽然如此,但兄长不是一个会为了这些金钱折腰的人。

  “大兄,难道崔家早就准备好了等着我们上门吗?可即使他们再看好大兄也没有必有下这么大的本钱吧?”

  面对黄明襄的疑问,黄明远摇摇头。黄明襄虽然天资颇高,但对朝堂政局了解还是有效。

  “这些东西不是崔家一家的,而是整个关东世家所准备的。包括博陵崔家、清河崔家、荥阳郑家、范阳卢家等豪门怕是都会尽一分力。而且他们也不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他们这些都是为下一个可能撬动关陇世家军权的人准备的。只是没想到崔仲方这么快就选择了我。”

  黄明襄一愣,有些吃惊地问道:“大兄,难道这些人还心念故齐,贼心不死,意图拖兄长下水不成?”

  黄明远回头看看弟弟,脑洞还真大。

  “当然不是,这群人若是真的心念故齐,当年的齐国也不会被这群人扔到垃圾箱里了,他们这是在为下次天下动乱作准备。六郎,你可知道当今天下六百个骠骑府、车骑府,关陇世家的人占了几成。”

  这种数据统计黄明襄自然是不知道的,甚至杨坚也没有专门统计过。

  黄明远自说自话道:“这其中关陇世家的人足足占了七成还要多,还不论京中的十二卫府军,那里的关陇世家的人更多。崔家、郑家再是千年氏族,也怕刀枪啊。”

  “这怎么可能?”

  黄明襄吃了一惊,脱口而出道。在他心中关陇世家的势力的确庞大,但也没看出真正力量啊,要不然也不会被兄长打的节节败退。

  看着弟弟吃惊的样子,黄明远接着说道:“你以为真的是大兄天赐福运,战无不胜,面对李家、于家都连连得手?其实若不是上面有一个拉偏架的圣人,你大兄早就死无数次了。”

  “圣人?”

  “不止是关东世家恐惧,这样一股可以翻江倒海的力量,圣人能不惧怕吗?无论是杀虞庆则、王世积、李彻等人,都是圣人对关陇世家的试探。”

  “所以才有了大兄的崛起?”

  “对,在我能够彻底压倒关陇世家之前,我只要一直保持与关陇世家的敌意,做圣人和太子对付关陇世家的一把尖刀,我就是安全的。”

  “可这怎么解释今日崔家的举动?”黄明襄有些不解,单论军事上关东世家根本没有太大力量,光靠一个黄明远值得他们下这么大力气。

  “很好解释,因为关东这些人都没有把现在当成太平盛世,也不想跟关陇世家争夺这些军权,因为他们怎么也争不过。他们是在酝酿着下一场风暴,一场足以夺回他们对天下统治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