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天下安康 > 第九十三章 恩逾慈母

  看样子,萧氏是在这里专门堵自己呢?

  萧氏穿着一身素雅的大袖衫,不施粉黛,脸色比之前都清减了许多。萧氏尽可能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些,但阴郁了好几日,又受到兵变的惊吓,再加上之前的病,萧氏异常消瘦,脸色蜡黄,倒像是大病未愈的样子。

  黄明远小时候天真可爱的样子很得萧氏喜欢,萧氏也是把黄明远当半个儿子看的。但后来因为杨清儿之事和杨暕对黄明远的构陷,萧氏对黄明远的感情渐渐由喜欢转为厌恶,这两年的关系早就没有往日的融洽了,也疏远了许多。

  不过黄明远无论是人前人后都对萧氏很尊敬。

  萧氏不仅婉顺聪慧,知书达礼,而且精通医术,颇知占侯,是个令人敬重的女子。

  看见萧氏在前,黄明远赶紧起身行礼。双方再是分道扬镳,但萧氏都是长辈。

  萧氏虚扶起黄明远,欲言又止。

  黄明远猜到萧氏可能要说些什么,不过这件事自己明面上还真没有什么发言权,萧氏怕也是病急乱投医,求自己只能让自己为难,黄明远准备以躲为上。

  萧氏见黄明远要告退,终于理智战胜了情感,一咬牙拦住了黄明远。

  “明远,之前朔州的事我也是才知,是我管理不严,治家无方,所以才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也让明远为难了。我代阿孩给明远赔礼了”

  说着,萧氏弯下身子,重重地向黄明远行了一个礼。

  萧氏深得隋文帝夫妇欢心和丈夫杨广宠爱,全天下有资格受萧氏一礼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黄明远又不能伸手去拉萧氏,赶紧麻溜的跪在地上。

  黄明远“扑腾”跪在了地上,向萧氏说道:“王妃折煞明远了,明远幼年失怙,养于王妃膝下,王妃如我母一般教养于我,如何能够拜明远?”

  萧氏见黄明远也跪下了,心中一慌,本来是想让黄明远替杨暕求情的,若是弄得双方难看了还怎么开口。

  双方一起这样跪着也不好看,萧氏只得起身。

  她看着眼前的黄明远,也不住地感慨,好像黄明远之前还在王爷跟前做个小跟班,没想到转眼之间就成了大隋举足轻重的人物。

  “明远之前都叫我娘娘的,没想到现在也疏远了很多。”

  黄明远不好回话,总不能说自己以为亲王的妻子就该称呼为娘娘,哪晓得这是到了宋朝之后才出现的称呼。但是怕出丑,年纪也小,只能这么叫着,还被人家以为黄明远想拜萧氏当母亲呢。现在若是这么叫怕会被人笑话。

  看黄明远不说话,萧氏知道双方嫌隙已深,不是今天自己一两句话可以解开的。

  看黄明远急着欲走的样子,萧氏说道:“我也没想到阿孩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可他年纪小,不懂事,但子债当母还。这里是五十顷庄子和一个卖身契,请明远替我转交给郑将军,聊表歉意。”说着递过来两张纸。

  黄明远接过一看,心中一震,这五十顷的淮南田庄本就价值不菲,更重要的是这份卖身契正是郑言庆祖父在郑家的卖身契。

  郑言庆是郑家家奴出身,当初叛出郑家也是因为祖父被郑家冤死,没奈何才一骑一枪千里逃亡,就是为了混出个人样给郑家看看。双方结了如此大仇,这祖父的卖身契就成了郑言庆的一大心结。自己曾几次写信请求郑家放了这份卖身契,但郑家豪门大族,如何肯卖黄明远的面子,郑家就是为了脸面要置这一番气,死活不肯撒手。

  萧氏真是厉害,不仅仅是能让郑家放手,更是直接打到了郑言庆的七寸上,之后别说再提杨暕陷害的旧事,就是郑言庆也得承萧氏的情。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萧氏好算计。

  黄明远旁的还能推脱,但这卖身契是万万拒绝不得的,只得将卖身契放好,又给萧氏回了一个礼。

  “王妃仁义,明远在此代言庆谢王妃了。至于朔州之事,都是为了王爷效忠,言庆就是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双方自始至终也没提萧家的事情,但都是心知肚明。萧家此次不仅耍了自己一刀,也把杨广父子玩弄于鼓掌之间,以杨广的性格如何能忍。即使现在碍于萧氏的面子,但之后决不会轻易放过萧家。

  现在正在风紧浪高的时候,黄明远也不想引人入目,既然杨广下手不会轻,那自己暂且把萧家的事一放吧。

  萧氏见黄明远不卑不亢,也松了口气。她就怕黄明远咬住萧家不放,那就麻烦大了。萧家身为南梁皇族,本来身份就比较尴尬,做什么都战战兢兢,可不敢让杨坚认为有异心。

  这时萧氏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杨暕大错铸成,多亏明远不计前嫌,本该万分庆幸。本来我是无言开口的,可是昨个杨暕被王爷打个半死,又关在柴房里一夜受了冷风,眼看就奄奄一息,众人皆不敢劝。我一个做母亲的担心孩子,只能厚着面皮请明远帮忙,请明远在王爷面前给杨暕求个情,饶他一命吧。”

  说着萧氏又要行礼。

  黄明远赶紧阻止。黄明远僵硬着身子,也不敢使劲,他这受伤的身子一上一下的,疮口要是裂开了,还得费事。

  见萧氏黄明远也不禁无语,这种事你找我算什么事,不知道自己跟杨暕是敌人吗?指望自己大义救敌。不过杨广下手这么狠,黄明远也没有想到。

  其实等到杨广得胜的消息传来时,杨暕和萧家就已经坐不住了。萧瑀也知道这个姐夫的厉害,赶紧想法子将此事和萧家撇开,全推到杨暕的身上。

  但在杨广心中孩子是自己的好,杨暕是被萧家引诱的,萧家就是主谋,哪能这么轻易放过萧家,萧家自作聪明了。

  杨广先密派心腹回京,联络还忠诚于自己的部下,慢慢收网,将杨暕还没有消化干净的情报系统给偷偷清理干净。这些原本投降杨暕的,本来就是墙头草,不过是之前担心杨广回不来了才被迫选择倒戈的,现在杨广回来了,谁还真心忠诚于杨暕。

  因此,杨广还没有回京之前,基本上夺回了自己的情报系统。当然这情报系统成什么样子那就不好说了。